人大校长刘伟履新十日 不回避谈压力与责任

2015-12-01 09:47:03
11月30日傍晚,中国人民大学校长刘伟这样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在电话的那一头,副部级干部刘伟显得谦逊而随和,“刚刚到人大几天,调研也刚刚开始,不能下车伊始就乱说,还是得认真听听

时代周报记者 刘巍 发自北京

“人大与北大有何不同?我还没来得及体会。”

11月30日傍晚,中国人民大学校长刘伟这样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在电话的那一头,副部级干部刘伟显得谦逊而随和,“刚刚到人大几天,调研也刚刚开始,不能下车伊始就乱说,还是得认真听听。”

此时,离刘伟从北京大学党委常委、常务副校长的位置出任人大校长刚好只有10天。过去的十天,刘伟的工作时间倒没有变得更长,但他感觉到,自己的工作性质和内容,以及责任和压力显然变了。

11月20日,人大在原校长陈雨露调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快一个月的时候迎来了新校长:今年58岁的经济学家刘伟。当天上午,在中国人民大学全校教师干部大会上,中组部副部长潘立刚在宣读中共中央、国务院有关任免决定后,对刘伟评价道:“在北京大学工作期间,刘伟协调化解方正公司危机,做了大量富有成效的工作。”

这多少打破了人大校长出自自家的惯例,也使原本可能在60岁退休的刘伟,因升级为副部级校长而继续延长了自己的工作时间。

“十八大以来,在干部任命中的刚性年龄因素限制确实在淡化,对刘伟副部级校长的任命体现了这一点。”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外界都在期待刘伟开启人大“新的五年”,而刘伟本人的表态则是,他很荣幸成为人民大学的一员,“能够成为中国人民大学的一员,与同志们一起建设人大,备感荣幸,更深感责任重大。”

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的采访时,刘伟对于自己的“延迟退休”并没有避讳。他坦言,意外和惊喜倒都谈不上,从北大常务副校长到人大校长,自己现在感觉到的是“责任很大,压力也很大”。

“作为主管干部,主要行政责任在你这儿,和做副职完全不一样。自己没有经验,也不熟悉情况,挑战肯定有,”谈起压力何在,刘伟对时代周报记者说,“还是责任啊,大家对你期望那么大,人大又是著名的大学。方方面面的期望值又很高,能力又有限,要付出很大的努力”。

北大和北大荒的孩子

有媒体报道,刚刚成为人大校长的刘伟直言,中国“实际GDP(增长)确有可能是4.5%”。当时代周报记者向刘伟求证此事时,他表示“GDP增长4.5%”的说法是记者提问的内容。

“如果说可能性,那当然有,”刘伟说,但是根据他的专题研究,中国当下的GDP增长应该在6.5%-6.9%之间,“我们看到了很多预测,差别都不超过0.5个百分点。”

在履新人大之前,刘伟已经在北大度过了37年的时光,且获得了中国顶尖经济学家的美誉。

1978年,21岁的刘伟进入北大经济系。刘伟在高考报志愿时,填的是“北大图书馆学系”。因为他不知道大学里还有经济学系,也由于“那个年代不重视经济”。

1957年1月,刘伟出生于河南商丘,他的祖籍是山东蒙阴。但他觉得自己是北大荒长大的,而北大,则塑造了他的品格,并赋予他力量。“到现在,我真正生长过的地方只有这两处(注:指北大荒和北大)”。

“文革”期间,刘伟随父亲下放到北大荒。在那里,刘伟度过了他的少年时光,并初入社会,“在当时叫做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三师20团5营5连做农工”,直到21岁。

“虽不是出生在那儿,但确是长在那儿。在北大荒时间不长,却深刻影响了我的人生观形成。”刘伟在一篇文章中说。

在北大荒将录取通知书拿到手里时,少年刘伟一阵茫然,他不但不知道大学经济系是学什么的,甚至对通知书上写的“北大普通本科生”是何含义,也一无所知。

后来刘伟在文章中自嘲:“也可能是由于高考考得不是很好,所以被调剂到北大经济系,如果那时经济学像现在这样吸引人,或许就轮不到我来学经济学了。”

在终于进入北大时,迎新的老师刘文忻帮刘伟把行李送到37楼宿舍,见到她,刘伟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经济系学什么”?

在刘伟步入北大的同一年,时年23岁的李克强也踏进了北大的大门,进入北大法律系。在人才高度浓缩的“老三届”,刘伟是一个典型代表。

北大经济学院的“老三届”中,除了刘伟,还有央行副行长易纲、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局长毕井泉、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张晓强,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丘小雄等人。

据公开报道,刘伟身上带有浓厚的老三届烙印,给人以低调务实的学者形象。他很少出席大型社交活动,却是经济论坛的常客。

刘伟曾在文章中说过一段动情的话,表达了他对于社会公平的追求与感恩。

“那个年代的北大荒人与自然间的争斗之残酷,使得人们首要的是回答如何面对自然,尊重的是在大自然争斗中的强者,因而不太承认人们相互间社会背景的差异;那个时候的北大,人与科学间的对话之艰辛,使得人们首要的是回答如何面对科学,尊重的是在科学探索中的收获者,因而不太关注人们相互间社会身份的不同。北大荒和北大共同推崇着一个事物:公平。”

而作为那个时代的强者,刘伟也获得了快速的成长和成熟。在北大的37年中,刘伟从本科读到博士,从助教成为教授,又从经济学院副院长一路担任至北大常务副校长。

经济学“京城四少”之一

时代周报记者在人大的官方网站上看到,11月25日至26日两天,刘伟先后到人大研究生院、教务处和人事处调研。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刘伟亦表示,自己目前主要的精力,还是在调查研究人大的情况。

“不敢说每天都在调研,但大部分时间都在调研,两三个月能把情况了解好就不错了。”刘伟说,他需要和各个老师、学校各级领导都谈一谈,“听一听他们的想法,看大家目前最希望(学校)做的是哪些事。”

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刘伟已经拿了两次“孙冶方经济学著作奖”。而在今年,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鹤也获得了此奖。

刘伟的研究领域相当广泛,但都聚焦于剧变中发展的中国经济的现实需要。

政治经济学中的社会主义经济理论,制度经济学中的转轨经济理论,发展经济学中的产业结构演变理论,以及经济增长和企业产权等问题。发表学术论文逾两百篇,出版学术著作数十部。

除了“孙冶方奖”,他还两次获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经济学一等奖(第六届)、二等奖(第二、三届),获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成果一等奖(第四、七、十一届),获全国首届青年社会科学成果一等奖(1995年)等。

作为中国著名的经济学家,他曾承担国家开发银行等多家单位的科研课题。

比如,2003年,刘伟担任教育部重大课题攻关项目“中国市场经济发展研究”首席专家;2008年担任“我国货币政策体系与传导机制研究”首席专家;2009年主持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我国中长期经济增长与结构变动趋势研究”项目。

1991年起,刘伟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1997年入选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跨世纪优秀人才培养计划”(首批);2004年入选人事部、科技部、教育部、科学院等部委联合组织的国家级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2006年被聘为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在仅仅35岁时,刘伟就被破格晋升为北大社会科学部各院系中最年轻的教授,与钟朋荣、樊纲、魏杰并称为“经济学京城四少”。

情商极高的协调者

在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负责人陈敏燕看来,自己曾经的上级刘伟“情商极高”。她刚刚得知刘伟出任人大校长的消息,对此表示祝贺,同时也有些不舍。

在北大担任常务副校长期间,刘伟的主要工作是协助校长负责全校学术、学位工作,负责文科学科建设、文科科研、继续教育、体育工作、产业技术开发及管理,分管社会科学部、继续教育部、科技开发部(产业技术研究院)、校办产业管理委员会办公室、图书馆、体育馆、出版社,还兼任北大社调中心理事会会长。

刘伟展现出来的对于复杂局面的把控和沟通协调能力,显然对他被任命为人大校长影响不小。

“如何把一流的新生培养成一流的毕业生?”在任职演讲中,刘伟说,需要三方面的追求,“第一,正确价值观和人文精神的培育,人文精神在于担当,在于社会责任感,在于对人类、对祖国、对家庭、对事业、对亲人的爱。”

“科学知识和科学方法的训练”、“审美素养和艺术想象力的塑造”则依次被排在第二与第三。

从上世纪90年代起,人大的多位校长都出身经济学专业背景,刘伟也不例外。

但不同的是,刘伟此前任北京大学党委常委、常务副校长期间,还兼任北京大学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院院长—他显然将对于人文的重视带到了人大。

对于指责高校培养“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的说法,刘伟跟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自己之前没听到过。

对于为何将价值观和人文精神放在对学生要求的首位,刘伟表示,你培养的是人,不是动物或者机器,人当然有价值取向,包括是非善恶好坏的判断,“首先是人,然后才能谈得上才能”。

潘立刚表示,刘伟政治素质好,坚持社会主义办学方向,熟悉高等教育和高校情况,特别是对文科院校改革发展有研究。

“刘伟同志沟通协调能力强,他头脑清楚,遇事能很快抓住主要矛盾,处理问题比较稳妥。”潘立刚透露,在北京大学工作期间,刘伟负责培育多个协同创新中心,清理和规范继续教育,协调化解方正公司危机,“做了大量富有成效的工作”。

今年1月5日晚,方正集团官网发布集团通告称,1月4日,方正集团三位董事魏新、李友、余丽应相关部门要求协助调查。

而在1月5日召开的方正集团中层干部会议上,时任北大常务副校长的刘伟表示,保证方正集团的和谐稳定,是北京大学肩负的担当,也是各方共同利益之所在。他多次重申,方正是北大的方正,方正的成就也与几代方正人的努力分不开;北大将一如既往高度重视、大力支持方正集团的工作。

刘伟曾担任北大校办产业管理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在任常务副校长期间,还分管校办产业,而北大方正集团正属于北大的校办企业。

潘立刚表示,刘伟为人正派,敢于坚持原则,他作风民主,性格开朗,尊重师生,有亲和力,“中央认为刘伟同志担任中国人民大学校长是合适的”。

值得关注的是,这是北大在一年内向全国各大著名高校贡献出的第四名书记、校长。

张彦,曾任北大党委常务副书记、副校长,在北大学习工作了26年后,于2014年底出任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同时也成为了全国最年轻的副部级干部之一。

陈十一,曾任北大副校长。这位中科院院士于今年1月出任南方科技大学校长,成为朱清时之后,该校第二任校长。这位在职北大领导转任南科大,也被外界视作南科大政治地位的提升。

鞠传进,曾任北大副校长,2013年3月调任教育部办公厅巡视员,今年9月成为中国海洋大学党委书记。

“刘伟看问题挺犀利,有眼光。”陈敏燕说,刘伟是老北大人,对北大的人文精神十分了解。

刘伟自己则在就职演说中说道:“如果校长一届任期为5年的话,那么到2020年的这五年,对国家而言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后决胜的五年,对于中国人民大学而言,则是我与同志们共同努力,实现人民满意世界一流目标的决定性的五年。”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贝壳找房婚房消费调查出炉,婆婆压力是丈母娘的4倍
时代银行观察 | 贵阳银行AB面:ROE连年居首,疫情下不良压力陡增
生存压力骤增 区域白酒企业自救不易
业内详解创业板改革细则:科创板面临分流压力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