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巨鳄天洋控股:高调接盘沱牌舍得

2015-09-01 08:02:21
辗转十余年,沱牌舍得(600702.SH)的混改终于尘埃落定。8月19日,天洋控股集团以每股23.51元的价格拿下沱牌舍得70%的股份,成为沱牌舍得的“接盘侠”。

坐拥两家境外上市公司  横跨地产、金融、文化、医疗等行业  大到可以成系
神秘巨鳄天洋控股:高调接盘沱牌舍得

时代周报记者 汪喆 发自北京
      
辗转十余年,沱牌舍得(600702.SH)的混改终于尘埃落定。8月19日,天洋控股集团以每股23.51元的价格拿下沱牌舍得70%的股份,成为沱牌舍得的“接盘侠”。

8月19日,沱牌舍得发布公告称,接到射洪县国资局的通知,西南联合产权交易所已于2015年8月19日上午组织符合条件的意向受让方按照网络竞价方式进行了公开竞价,最终确定天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天洋控股”)作为沱牌舍得集团国有股权转让及增资扩股的受让方。

天洋控股的竞价为每股23.51亿元,总价38.22亿元。相比今年第二次挂牌底价,沱牌舍得的最终受让价格增值17.9亿元,溢价率高达88.08%。

受外界争议的是,天洋控股这家名不见经传的企业,如何有能力接盘沱牌舍得。时代周报记者致电沱牌舍得董秘办,该董秘办相关负责人证实,目前双方尚未签署合约。

此次股权转让虽有可疑之处,天洋控股的实力却不容小觑。时代周报记者调查发现,天洋控股旗下有两家境外上市公司,分别在香港和加拿大。而其业务横跨文化、科技、互联网金融、地产、医疗等多个行业,产业布局之大,并不逊色于当前炙手可热的大型民企。

时代周报记者致电天洋控股北京总部,但该公司公开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随后,时代周报记者致电天洋控股总裁办公室主任孔晓亮,对方在电话中称不需要接受采访,并挂断电话。

溢价88.08% 拿下沱牌舍得

沱牌舍得作为四川的王牌酒企之一,从2003年起就谋划混改,但其股份受让之路却一波三折,今年推出的转让方案已是其第四次推出混改方案。

2003年10月,沱牌舍得集团前身沱牌集团发布拟改制公告,射洪县政府拟将其持有的沱牌集团100%股权转给受让方。随后与索芙特、德隆国际、北大未名签署转让协议。但2004年6月,射洪县政府以受让方未能严格按照协议约定时支付股权转让款为由,宣布结束转让协议。

2013年3月,沱牌舍得再发公告称,射洪县政府拟引入战略投资者,对沱牌舍得集团进行战略重组。随后在2014年9月对外称,由于市场、法律时效性等多方面原因,重组一直未能有效推进。但同时沱牌舍得称,射洪县已再启引入战略投资者程序,随后便再无消息传出。  

今年1月,沱牌舍得大股东射洪县人民政府决定让出大股东位置,并将沱牌舍得集团38.78%的国有股权转让及增资扩股事宜在西南联合产权交易所挂牌,挂牌价12.19亿元。但由于对受让方的标准设置得过高,3月16日,沱牌舍得宣布未征集到意向受让方将终止转让事宜。

在今年1月份的受让中,沱牌舍得要求,受让方即投资方或其实际控制人最近一年末经审计的总资产不低于人民币100亿元,且净资产不低于20亿元;同时,2011-2013年连续盈利且每年盈利不低于2亿元。此外,沱牌舍得大股东射洪县人民政府还要求,意向投资方要承诺做大沱牌舍得酒业,2020年沱牌舍得销售收入力争实现100亿元,税收20亿元。

“沱牌舍得目前还只是白酒行业的二线品牌,离百亿目标尚远。”白酒行业资深分析人士文静认为,1月的接盘条件对投资方提出了巨大经营压力。

6月,沱牌舍得再启混改。通过前述混改失败的经验,射洪县政府降低了受让方条件,要求意向受让方或其实际控制人最近一期末经审计的总资产不低于40亿元且净资产不低于20亿元,2012-2014年连续盈利即可。

7月7日,射洪县在西南联合产权交易所再度挂出沱牌舍得集团38.78%股权转让及增资扩股项目,总挂牌底价为20.32亿元。其中,射洪县政府持有沱牌舍得38.78%股权的转让底价为5.52亿元,增资扩股底价为14.81亿元。

竞价当天,经过203轮的激烈报价,最终编号为“G 20150819282”的投资人以23.51元/股的价格成功竞得,折合总价为38.22亿元,增值约17.9亿元,溢价率达88.08%。随后,沱牌舍得公布,该投资人为天洋控股。

 “对,现在还没签约。”竞价结束一周后,沱牌舍得董秘办相关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关于和天洋控股详细的交易情况,该负责人称“这个事情都是由国资局负责的,他们最清楚”。

随后,时代周报记者致电射洪县国资局办公室,该办公室工作人员则表示,沱牌舍得股份挂牌转让事宜由射洪县国资局局长张博一手操办,但张博办公室的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低调神秘的“接盘侠”

天洋控股,在此一役后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一直以来,名不见经传的天洋控股都表现得极为低调,除出来为旗下地产项目宣传,很少见诸报端。但实际上,天洋控股可以称得上是一家实实在在的“隐形跨界巨鳄”。

天洋控股的官方网站显示,目前公司涉足文化、科技、互联网金融及产业地产等多个领域。时代周报记者调查了解到,天洋控股涉足的产业远不仅仅如此。

天洋控股分别在香港、洛杉矶和北京设立了全球总部、北美总部和北京总部。其中,位于香港的全球总部是战略中心、策略重心、资本中心和全球创业中心,同时也是天洋控股旗下港股上市公司天洋国际(00593.HK)总部所在地;洛杉矶的北美总部是全球投资和主体公园、影视动画业务的桥头堡;北京总部是天洋的根基,是天洋企业文化的主要载体,也是集团战略的主要执行者。

资料显示,1993年,以湖南衡阳人王小舟和周政在秦皇岛市创立的秦皇岛太行音像服务部为开端,天洋在20多年的成长史中快速蜕变。

1996年,秦皇岛天洋电器有限公司正式成立;1999年,天洋成立百货公司,进军百货业;2000年,天洋成立房地产开发公司,进军房地产;2005年,天洋将集团总部搬迁至北京,并成立天洋控股有限公司。同年正式进军矿业领域,成立天洋矿业有限公司和国腾投资有限公司。

工商注册信息显示,天洋控股注册时间为2006年3月,注册资本3.5亿元,法人代表为杨宏光。经营范围为项目投资、投资管理、投资咨询以及信息咨询等。天洋控股仅有两个自然人股东,即周政、周金两兄妹。

目前,天洋控股旗下有两家上市公司。除了在香港上市的天洋国际,天洋控股旗下还有一家在加拿大上市的公司。2011年,天洋控股收购加拿大矿业上市公司“Hawthorne Gold Corporation”,并更名为中国矿产有限公司。

天洋国际注册于2011年12月,由天洋控股投资成立,注册资本2.1亿元,法人代表为杨宏光,经营范围为投资管理、投资咨询、经济贸易咨询、房地产开发、销售自行开发的商品房以及物业管理。

根据善颐养老的公告显示,2013年10月,善颐养老控股股东狄亚法有同意向天洋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出售其待售股份及待售认股权证,每股现金8.61港元,总价14.74港元,折合人民币11.59亿元。此后,天洋国际收购成功并将善颐养老更名为天洋国际。

 除了两家境外上市公司,天洋在国内也有多家子公司。其中,天洋投资有限公司作为天洋控股旗下的战略投资主体,一直在投资领域扩张版图。

据公开资料介绍,近年来,天洋投资依据天洋控股的发展战略,先后投资和管理了十几家矿业公司,主要从事有色金属等矿产产品的投资与开发,目前在全国11个省和自治区已有各类有色金属矿的探矿与采矿权20余个。

此外,天洋投资还涉足私募股权投资领域,2009年作为董事合伙人参与筹建富汇投资管理有限公司、FDS私募股权基金和中矿联合基金。

产业之大可以成“系”

目前,天洋旗下只有两个对外公开的网站,即天洋控股和天洋国际。两家公司的官方网站内容几乎一模一样,在对外公布的产业中,天洋控股仅在官网上挂出了文化、科技、互联网金融和产业地产四项。事实上,天洋涉足的产业远非这些。

根据天洋官网信息显示,目前其主推的产业是旗下文化娱乐品牌—梦东方和首个创业孵化器“超级蜂巢”。据介绍,梦东方作为天洋控股文化娱乐品牌,业务设计主题公园、影视动画、舞台秀、游戏四大领域,以“轻资产+重资产”的模式,形成完整产业链。“超级蜂巢”是天洋旗下的创业孵化器品牌,目前一共两期项目,分别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和房山区,总面积达61万平米。

互联网金融业务,则主要以天洋投资为依托,以矿业领域的投资起家,并先后涉足私募股权和文化产业的投资。值得一提的是,地产业务可以算是天洋从商业零售走向跨界大鳄的最大功臣。其自2000年进军地产行业以来,以秦皇岛为开端,先后在京津冀多个城市和地区开发了多个地产项目。

除了官网上重点推的几大产业,天洋旗下两家上市公司,还分别涉及矿产开发和医疗设备服务等领域。而天洋发家的商业零售领域也一直在稳步经营中。

据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天洋在河北省还有至少7家子公司。其中,又以商业零售和地产为主。天洋百货和天洋电器在秦皇岛当地具有相当大的知名度。

值得一提的是,天洋在河北的地产项目中,还有与地产大鳄万科合作的项目。万科官网介绍称该项目是“万科携手秦皇岛知名房地产开发企业—天洋集团共同开发的”。

如果此次收购沱牌舍得集团顺利,天洋将顺势进军白酒行业,产业版图再次扩大。

时代周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天洋控股对媒体一直采取较为封闭的态度,在多次拨打天洋控股北京总部电话无果之后,时代周报记者通过一份内部通讯录直接致电天洋控股总裁办公室主任孔晓亮,但对方以不需要采访为由直接挂断了电话。而该通讯录上的多名高管,包括原天洋控股执行董事施亮、原天洋控股战略委员会委员兼总裁助理赵军均在电话中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已经从天洋离职。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见诸报端的相关报道中,对天洋控股现任董事局主席周政及副主席周金的报道居多,而天洋创始人之一、原董事局主席王小舟却报道甚少。

根据工商注册信息显示,天洋旗下所有可以查到的以“天洋”命名的子公司中,几乎所有公司的自然人股东都以周政、周金兄妹二人为主,而创始人之一的王小舟却不见踪影。

此外,令人疑惑的是,2014年3月中下旬,周政将天洋控股及天洋旗下所有子公司的法人代表身份都转让给了其他人。根据工商登记信息显示,转让时间多集中在2014年3月18日和3月25日,但具体原因并不得知。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低调的张勇和高调的平头哥--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阿里
海外布局再下一城 百岁山高调赞助塞尔维亚男篮
哥本哈根气候大会:中国高调出击
高调归来 王健林重构中国足球?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