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金波:“笨蛋,重要的是政治!”

2015-03-24 03:25:55

宋金波

希腊总理齐普拉斯(Alex Tsipras)周一(3月23日)对柏林进行首次正式访问,且为与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五天来的第二次会面。对于希腊在欧元区的未来而言,本周可能是决定性的一周。该次会谈还包括北京时间周二(3月24日)凌晨01:15举行联合记者会。默克尔盟友的公开质疑使得媒体将此次会面描述成一场西部决斗。

几年来,“希腊脱离欧元区”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一直高悬欧洲人头顶。至少在德国看来,这就是讹诈。“欧洲无法承担希腊退出欧元区的代价”,是讹诈的前提。普鲁士有首民歌:“失去一个铁钉,便失去一只马掌;失去一只马掌,便失去一匹战马;失去一匹战马,便败了一场战役;败了一场战役,便失去一个国家。”对这首歌,德国人领会得很好。

但眼前德国人似乎受够了。这次希腊重提赔款,使两国信任赤字暴涨。原本希望希腊留在欧元区的德国出租车司机,也愤愤然表示“不能把我交的税浪费在希腊人身上了”。至少从公开表态上看,德国已经准备承担代价。

希腊问题中,影响因素太多,其中一些具有很大偶然性。任何因素的变化,都可能让局面反转,所以任何预测都只是占卜而已。比如德国经济,目前还算差强人意,但一旦有风吹草动,民意压力就会把默克尔压扁。但墨菲定律正在接管局面。只要博弈方仍敢于以最坏结局作为筹码,“最坏结果成真”的危险就大概率地存在。

欧洲是个巨人,希腊正是欧盟的阿喀琉斯之踵。如果目的单纯是为了改革和重振经济,希腊暂时退出欧元区,倒可能是一个相对更合理的选项。恐惧不是基于经济因素,而是政治因素。首先是西班牙与意大利的效仿。当然,这两国经济本底与希腊差别甚大,政府也有长远眼光。但别忘了,2015年是欧洲的大选年。西班牙目前支持率最高的政党(30%)是新型左翼政党Podemos,意为“我们能”。该政党反对欧盟主导下的紧缩政策,并承诺一旦当政将减记西班牙部分债务。

不巧的是,过去一年欧洲发生了很多事情,让欧洲人重陷惶惶不安。既然克里米亚可以“回到”俄罗斯,还有什么事情是在想象之外呢?一个失控、无力的希腊,一个左翼的希腊,如果接受了俄罗斯的橄榄枝,是什么局面?

是的,忘记那句“笨蛋,重要的是经济”吧。无论究其原因还是预判影响,希腊问题都是政治的,或者说,会政治化。

甚至对万里之外的中国而言,也是如此。假使希腊真走到离开欧元区这一步,中国在欧投资或会受损,但在其他方面,却可能获益。反倒是对那些关注希腊移民政策的国人来说,仍留在欧盟的希腊若不再使用欧元,而重新使用注定大幅贬值的德拉克马,会是一个纯粹民生的福音。

作者系财经作家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藏在《权游》人物身高中的政治经济学:乱世矮个儿出强人
藏在《权游》人物身高中的政治经济学:乱世矮个儿出强人
新华时评:5G不能被政治化
大型文献专题片《我们走在大路上》希腊语版在希腊主流媒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