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海毅然转型:绘“中国制造2025”蓝本

2015-03-11 15:46:54
从拒绝传统制造业到引进装备制造业。全世界都在追捧工业4.0,中小企业云集的中国也不例外。

时代周报记者 梁为 吴筱羽 特约记者 高扬 发自广东珠海

3月,整个中国南方都笼罩在湿冷的水汽之中。在珠海市斗门富山工业区,南中国海边上的工业区雨雾迷蒙,在瓦锡兰玉柴发动机有限公司的1号车间内,一台一层楼高的发动机正在组装中。近日,由瓦锡兰玉柴生产的首台二冲程低压双燃料船用发动机刚刚交付使用。

这个情景的背后,是珠海这个南方城市的新兴制造工业的发展梦想。在广东新时期的发展语境之下,珠海被赋予了珠江西岸核心城市的定位,未来的“重工业”中心,或将为广东制造业的转型升级提供路径。

更大的背景是,全世界都在追捧工业4.0,中小企业云集的中国也不例外。在机械工业研究院战略研究所所长(以下简称“机工战略”)石勇看来,中国的企业千差万别,远远不同于企业基本都处于3.0自动化阶段的德国,很难用统一的标准来定义中国的整体工业化水准。“我们国家很多产业还在1.0和2.0阶段,甚至在1.0前的还都有,一把锤子一根钉子也就干上了,千差万别。我们做过一个大概研究,现在真正在3.0、能够向智能化迈进的中国企业可能只有10%,如果连一个机床都是手摇的,怎么可能信息化,很多基础装备的改造,都需要一步一步地走。”

2014年6月起,机工战略接受珠海的委托,派出团队实地考察调研,帮助珠海制定装备制造业发展战略。在更早前的2012年,机工战略已经帮助珠海做过高端制造业的发展规划。

珠海的“海陆空”制造

耸立在时代周报记者前方的那台一层楼高的二冲程低压双燃料船用发动机源自于芬兰瓦锡兰的技术,全球最顶尖的船用发动机制造技术。

2012年,玉柴与芬兰瓦锡兰签订合作协议在珠海建厂,两者各占50%的股份,两年后的2014年9月2日,工厂正式投产。按计划,珠海工厂主要生产瓦锡兰品牌W20、W26、W32中速柴油发动机。两者在珠海的合作,使得全球顶尖的船用中速柴油机实现了“广东制造”。

瓦锡兰玉柴一名工程师对时代周报记者说:“瓦锡兰玉柴基地将会成为国内最先进的船用柴油发动机生产基地。”得益于从芬兰瓦锡兰引进的技术,玉柴—这家中国的发动机制造商,已经覆盖了船用发动机高速、中速及低速全方面的顶尖技术。

“瓦锡兰的柴油发动机对我们国家来讲非常重要,它解决了我国工业的动力问题—其实我国在动力这块非常落后,这是我们发展的方向。”机工战略所长石勇对时代周报记者评价道。

珠海想要的显然更多。瓦锡兰玉柴只是其船舶与海洋工程装备制造的企业之一。在整个高栏港经济区内,因为中海油、三一重工等企业,以及平沙游艇产业园的存在,珠海已经逐步形成了整个船舶与海洋工程的全产业链。这也仅仅是珠海装备工业的一部分,在某种程度上,珠海的装备工业制造已经实现了“海”、“陆”、“空”三方面的全布局。

富山工业区内的中国北车珠海基地内,一系列“无辫”有轨电车正在车间里安装。2014年11月,从意大利安萨尔多百瑞达公司原装进口的国内首款“无辫”现代有轨电车已经完成改装,并在珠海市梅华路进行了试运行。因为北车的到来,珠海将成为国内有轨电车、地铁、城际轨道列车以及地面供电系统的制造与服务商。在计划中,珠海北车基地未来将生产有轨电车年产量100列、地铁300辆,时速250公里的城际动车年产量50列,年产值100亿元。

从富山工业区出来,沿G72国道往南,便是珠海高栏港深水大港。在高栏港南侧的金湾航空产业园,有中航通飞等公司的基地。

中航通飞制造基地大厦的一楼,展出着由其研制设计生产的各种型号的飞机模型,包括西锐SR20、西锐SF50、领世AG300等。SR20,这款飞机的原型在2014年5月28日完成了从珠海机场飞往广东阳江、罗定的飞行,那是中国首条低空航线的飞行。西锐SF50则已获得500架飞机的订单,首款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领世AG300也已飞向蓝天,而正在研制的全球最大的水陆两栖用救援飞机被命名为蛟龙600,有望在今年完成整装。

这是珠海高端装备制造业布局的另一重点。园区内,以中航通飞、摩天宇、翔翼等20家重点企业为核心,形成了航空运输、物流、加工、培训等产业基地。2014年,这个航空产业基地总产值突破100亿元,而据珠海市政府的预测,2017年,总产值将达到250亿元。

如此,环绕着珠海高栏港,从船舶和海洋工程、航空航天到有轨电车制造,珠海在装备制造的“海陆空”三方面都完成了布局。这一切都几乎发生在近年。3年时间使得这座城市日渐在广东的高端制造业版图中拥有了一席之地,更重要的是,它以装备制造的“重”工业特色填补了珠江口东岸的“轻”制造。于是,珠海便被赋予了广东制造转型升级示范的新使命。

为什么是西岸?

珠海的装备工业发展充满了中国经济发展的特色。由更高层政府主导,进行顶层设计、拟定战略,以政策带动投资,引入龙头企业,再逐步完善产业链。2014年,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不止一次视察过珠海高栏港。实际上,这位广东主政者不止一次地视察过珠海、江门、阳江、佛山等市。他把珠江西岸视作一个整体去思考。胡春华曾提出,珠海要充分发挥高栏港深水大港的资源优势,找准定位,明确方向,切实加大招商力度,打造沿海沿江先进装备制造产业带。而对于整个珠江西岸,则是以珠海为核心城市,形成自身的产业发展。这些都被写进了珠江两岸发展战略的《珠江三角洲地区改革发展规划纲要》,也写进了珠海的《珠海市高端制造业发展规划2013-2020》之中。

这一缩影便是2014年8月14日,广东省与工信部签约“共同推进珠江西岸先进装备制造产业带,并据此出台相关规划、政策”。这次签约仪式,有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工信部部长苗圩,以及珠海、佛山、中山、阳江等“五市一区”的主政者参加。珠海是这次签约的赢家,共获得36个项目、434.5亿元的新投资。

珠江口东西两岸长期存在着较大的发展差距。东岸的深圳、东莞甚至惠州在轻工制造业、信息技术产业方面的发展,远远抛离了西岸。而珠海,自建市之初便执着于发展高新技术产业、绿色产业,摒弃带来污染的传统产业。

石勇对时代周报记者说:“过去,很多传统产业珠海都没要,这存在一定的误区,因为很多传统产业的高端领域的利润比高新产业的低端领域利润还要高。后来珠海调整策略,不再局限于高新技术产业,因此,装备制造业在近年来成为珠海大力引进的产业。”

如今,珠海的转型初见成效。2013年,珠海装备制造业规模以上企业实现工业总产值1322.82亿元,占全市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的38.2%,增速则达到了12.1%,高于广东全省的平均水平,并且这种增速在不断加大。

不过,在装备制造业的发展上,珠海的优势和劣势同样明显。石勇认为,重大基础装备运输起来非常困难,珠江口西岸的深水港是发展重大装备制造业的一个优势。但产业基础、产业链配套这些方面目前还有劣势。

这也是广东制造业的劣势。以浙江为例,浙江制造业的植根性很强,产品系统集中,产业链扎根于周边中小企业。“中小企业深深植根于每个家族,都有自己的特点,每一个产品都能在当地找到相应的零部件,完全形成生态,主导权在当地。这样产业转移相对难。”

“珠海这个劣势将可以通过整机来带动整个产业链的建设。一个整机的生产需要四五倍的零部件产值来配套,比如一个整机卖1000元,相应地得有四五千元的物件配套。未来通过整机带零部件的发展也可以是广东西岸的一条发展道路,因为没有完整的产业链,很难形成系统的竞争力。”更重要的是,这种“重”工业使得珠江西岸与东岸的“轻型制造”进行了差异化布局。

“制造业增长确实乏力了,需要新的增长点,我们研究发达国家和地区走过的路可以看到,不管到什么阶段,装备制造业都起着带动作用,它一般能以GDP两倍的速度增长,像纺织、轻工这些行业可能到了人均3000美元开始衰落,冶金业可能6000美元开始衰落—中国现在人均GDP大概7000美元。其实这是行业发展的必然规律,装备制造业和石化行业一般是经济发达国家的常青树,带动经济发展。”石勇分析。

中国制造2025

2014年6月的珠海之行,石勇和同事重点考察了三一重工珠海产业园、北车珠海基地、珠海中航通航、瓦锡兰玉柴、格力电器等制造型企业。

那次考察给石勇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对时代周报记者说,三一重工的海洋工程、轨道交通等,起点都比较高,但基础还相对比较薄弱,格力也不能固守现有的产业,需要转型。“全世界的制造业,以‘硬’为主的企业越来越‘软’,以‘软’为主的越来越‘硬’,如谷歌都开始造汽车,趋势是向相互融合的智能制造方向。”

《珠海市先进装备制造业发展规划(2015-2025)》于2014年底出台。2015年,珠海在争取的大型装备制造项目还有振华重工、兵器工业、徐工集团、中联重科、新兴际华、熔盛重工、法拉帝游艇等。在这份规划所描绘的蓝图中,2015年,全市装备制造业产值达到1900亿元,增速18%;2017年达到3000亿元,增速30%;而对于更远的2025年,则尚未给出具体的数据。

3月5日,国家总理李克强在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作了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在这份报告中,李克强正式提出“中国制造2025”的概念。“中国制造2025”的关键词是创新、智能、绿色”。这是中国在经济新常态下的发展策略,珠海也在其中。尽管,要想真正追赶全球追捧的工业4.0,珠海或者说中国,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延伸阅读

在德国,工业4.0的真相是什么



更多相关报道见

专题:Maker 中国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不设GDP增速目标科学合理
中国经济淡化增速,以保促稳
划重点!政府工作报告13个指标勾勒中国2020年目标
两会专访 奇瑞尹同跃:建立中国汽车技术新标准,把握市场竞争主动权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