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通”成标配,最快理赔9分钟,山西暴雨检验保险业灾情应急响应机制

刘星志
2021-10-16 09:22:29
来源: 时代周报
保险业几乎是第一时间奔赴了战场

遭逢40年不遇的暴雨灾害,救灾工作成为山西各界的一场战役,保险业几乎是第一时间奔赴了战场。

2021年10月13日,山西省大同市,降雨基本停止,空气仍然潮湿,但天气已然有放晴的迹象。大同郊外的一处农田地间,几乎看不到受灾迹象。附近煤矿企业也正在有序开工,一辆辆运煤车奔驰在同煤专线上。

微信图片_20211016085508.jpg

(大同郊外的农田 时代周报记者 刘星志/摄)

而地处山西南部汾河下游的临汾、运城,才是本次受灾较为严重的地区。“上次见到这么大的雨还是在1998年。”有山西当地人向时代周报记者形容道。“十万亩良田啊,有些现在还泡在水里。”中国人寿财险河津市支公司总经理郭辉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微信图片_20211016091024.jpg

(河津市受灾农田 )

本次山西所遭遇的暴雨灾害呈现区域性的特点,越往南灾情越严重,越是乡镇灾情越严重。“尤其是泄洪口附近。”郭辉补充道。

而另一个特点是“渐进式”,这也是此次山西暴雨灾害与之前河南郑州“7.20”特大暴雨最大的不同。前者是连续降雨导致的灾情,可以给各种防灾工作留出时间;而后者则是短时间大量降雨,给应急抢险工作带来巨大的困难。

区域性、渐进式的灾情特点,也给了保险公司一定的反应时间,针对承保标的提前进行防灾减损,也使得灾情显现后,各家险企得以第一时间集中力量进行理赔和救灾相关工作。

中国人寿财险山西分公司办公室主任潘晓华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本次灾害早有预兆。9月末天气预报显示,国庆期间山西有强降雨天气,10月2日公司已经对承保标的进行排查,督促防灾防损和标的转移。

另一方面,根据中国银保监会公布的数据,河南郑州“7.20”特大暴雨中,保险业接到报案数超50万件、估损超百亿人民币,这也为行业敲响了警钟。潘晓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国寿财险山西分公司理赔部门曾在7月进行过应急情况演练,以应对可能出现的灾情。

平安产险一位员工也于10月4号、5号在朋友圈提醒客户注意车辆涉水风险。平安产险山西分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负责品宣的员工会在群里发布相关宣传材料,各部门的同事会及时提醒客户注意防灾防损。

微信图片_20211016085517.png

(平安产险员工朋友圈)

10月8日,山西银保监局办公室发布了《关于做好当前防汛救灾金融服务工作的通知》(下称“通知”)。通知中强调保险业应及时启动绿色理赔通道,简化理赔流程和办理手续,做到应赔尽赔、早赔快赔。

截至目前,根据公开资料统计,包括中国平安、中国人寿、太平洋保险、众安保险等多家保险公司在第一时间启动了灾情应急响应机制。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发现,各家险企应急机制的举措不尽相同,但在具体措施层面,通知中强调的绿色通道、早赔快赔,成为各家险企理赔的“标配”。

例如,平安产险针对本次灾情推出的7项应急举措,就包含开启绿色理赔通道,针对受灾出险客户,简化业务手续和索赔单证,包括减免气象证明、减免或后补其他部分理赔申请材料,取消定点医院、自费用药、住院延期、残疾鉴定等限制条件。

这次灾情发生后,各家保险公司也尽可能提高了赔付效率,做到“早赔快赔”。据平安产险山西官方公众号披露的数据,截至10月9日,线上远程团队承接案件2159笔,案均时效0.75天,最快12分钟结案;另据山西国寿财险官方公众号数据,截至10月10日,国寿财险接到线上报案2660笔,314名客户通过资助方式进行保险理赔,平均获赔时效1.4小时,最快理赔时效9分钟。

理赔“线上化”是本次灾情中保险业提高赔付效率的重要手段。根据平安产险相关负责人提供的数据,截止目前,平安产险山西分公司接到暴雨灾害报案中,需要查勘员现场拍照的大案、复杂案仅412件,其他大部分报案可以在线上解决。“很多是水淹车案件,通过App线上就能完成理赔。”该负责人表示。

“和河南相比,山西整体灾情没那么迅猛,损失也没那么严重。”潘晓华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由于灾情本身特点,加之各界响应迅速,山西灾情带来的损失从规模上看远远小于7月的河南暴雨。

据山西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召开的新闻发布会消息,截至12日上午,强降雨致山西省11个市76个县(市、区)175.71万人受灾,因灾死亡15人,失踪3人,紧急转移安置12.01万人,农作物受灾面积357.69万亩,倒塌房屋1.95万间,严重损坏1.82万间,直接经济损失50.29亿元。

据河南政府8月2日披露数据,河南暴雨带来的直接经济损失达到1142.69亿;而据银保监会9月7日答记者问公布的数据,河南暴雨初步估损达124.04亿,整体赔付率在10%左右。

本次山西暴雨损失统计尚未完成,整体赔付率尚不清楚,但据业内人士预估,不会高于河南另据公开数据,汶川地震等自然灾害,保险的赔偿在损失中的占比大约在2%-5%之间,而国际平均水平大概在30%左右。

微信图片_20211016085529.jpg

(临汾市受灾车辆)

能够提前防灾防损,最大程度减少经济损失固然是好事,但每次灾害后赔付率数据出炉,也暴露了保险业目前的短板。“巨灾风险体系还没有建立完善,而商业化的家财险、农险投保率相对较低。”上述业内人士表示。

但相比千呼万唤仍犹抱琵琶的巨灾保险体系,提高一般财险的赔付率则相对切实可行。

本次山西暴雨一个重要特点就是农村地区受灾严重,而农村较城市保险意识更差,本次灾害中农险相关案件中,政策性保险占据很大一部分。

以河津市为例,为防止脱贫户因灾返贫,当地政府为1800余户脱贫户住房上了保险,保费60元,保额8.5万元。截至10月10日,共接到脱贫户因暴雨造成房屋受损案件63起,郭辉带领理赔人员,配合当地乡村振兴局,于11日下午3时全部完成结案,共计赔款到户15.83万元。

对于城市居民来说,晴天和下雨都属于“天气”,而部分农户则能切身感受到“灾害”。农作物受灾方面,14日,郭辉来到辖区内一处5000亩的玉米农场。“玉米泡在水里,积水较深,很多地方我们的查勘员没法进去定损。”

微信图片_20211016091016.jpg

(河津市受灾农屋 )

此外,据潘晓华介绍,今年早些时候,山西发生过旱灾,农作物长势本来就不如往年,而此次灾情正好赶上玉米收获,小麦播种的时间。“地里的玉米收不了,小麦种不下去。”

某险企地方支公司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目前农村房屋以及农作物投保,绝大部分是政策性的,保费来源于财政补贴。而其中政策性农业保险虽然承保面积较大,但一般只保成本,一旦遇到灾害,农民能够得到的补偿十分有限。

10月12日,记者从山西省财政厅获悉,2021年,山西全省农业保险保费总规模近16亿元,达到历史峰值。在省级政策性险种层面,山西财政将马铃薯收入保险纳入省级政策性农业保险补贴范围,积极推进省级政策性小麦玉米完全成本保险、产量保险、收入保险等首年度试点工作。

针对上述问题,潘晓华表示,本次山西暴雨过后,很多当地民众也开始意识到保险的重要性,未来也会结合具体理赔案例进行宣传推广,并加强新产品的研发,切实保障广大民众利益。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保费下降,叫停11年的驻点销售有望重启!银行:不看好
老龄化加速养老保险方兴未艾 平安人寿推年金新品守护金色晚年
信泰保险荣获“2021时代公益先锋奖”
继友邦之后,第二家外资独资寿险公司现身,“洋鲶鱼”能掀起多大水花?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