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基金举报事件“案中案”,牵出子公司股权争议

宁鹏
2021-08-27 18:51:24
来源: 时代周报
银河基金高管近年变更频繁

前有“聊天记录门”,后有控股子公司银河资本原高管云雀实名举报,银河基金和董事长刘立达再次被推至风口浪尖。

对实名举报事件,银河基金日前回应称:查无实据或与事实不符,但仍有诸多疑点难解。举报人云雀身份关键,曾担任银河资本总经理。离职后,云雀仍然间接持股银河资本。她坚称举报内容属实。而银河基金称相关内容严重失实。相关方各执一词,事件真相愈发扑朔迷离。

image.png

与一个月前的“聊天记录门”一样,此次实名举报矛头直指银河基金董事长刘立达。对“聊天记录门”,银河基金此前声明已报案,事件余波已暂告一段落。后来警方查证系恶意伪造并传播,当事人刘某被行政拘留7日。而对于这次实名举报,该公司亦以声明直接回应。

image.png 

声明显示,举报事件约发生在两年前。

一名接近云雀的人士也向时代周报记者证实,确实是在2019年,云雀曾向中投汇金巡视组反映过相关情况。

尽管双方均证实举报事件发生在两年前,按相关人士表述口径,“已没有时效性”。举报信称,“在刘立达任职银河基金负责人以来,由于其渎职行为,导致银河基金2年内2次被监管部门停业处罚,2020年的处罚亦累及银河资本受罚。”显然,举报信出现在实名举报事件之后。

有资深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基金子公司从走马圈地到迅速衰败,不过几年时间,不少公司落下满地鸡毛,部分基金公司还陷入诸多法律纠纷,直到现在还在想办法善后。基金子公司的高管也面临从“大秤分金”到切割责任的转变。

或缘起银河资本股权

举报信牵出了银河基金被罚的陈年旧事。

举报信显示,过去4年,银河基金经历了两次停业整顿,其中一次停业三个月,一次停业事件长达半年。

“停业整顿的说法不一定严谨,监管机构通常采用的做法是停发新产品。”8月27日,一家基金公司合规部的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停发产品是对基金公司极为严厉的处罚措施。

诡异的是,在举报信所提及的被“停业处罚”的周期内,银河基金依然发行了不少新基金。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2018年一季度,银河基金分别发行银河睿达、银河嘉谊、银河庭芳以及银河鑫月等新产品。2020年上半年,银行基金亦有银河臻选发行。

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据目前所了解到的信息,“很难明确是银河基金拖累了银河资本,还是银河资本将银河基金‘拖下水’”。

天眼查信息显示,银河资本成立于2014年,银河基金为控股股东,持股70%;扬州保信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扬州保信)持股30%。扬州保信的架构颇为神秘。云雀持有扬州保信的份额超过15%,此外一家离岸公司持有超过76%的份额。

云雀曾在接受采访时候介绍银河资本早期发展状况。该公司在2014年刚成立时净资产仅为1000万元,但到了2017年便已超过1亿元。2014年,银河资本只有投顾类业务,但到2017年,除了投顾类业务,主动投资类业务、投行类业务也全面开花。截至2014年年末,银河资本的管理规模为80亿元,但到2017年第一季度末,管理规模即增至824亿元,实现了稳健快速地发展。

不过,放眼基金行业,子公司的辉煌基本都是昙花一现。以海南中学第一名成绩成为北大光华管理学院首批学员的云雀,同样也未能力挽狂澜。至今在裁判文书网上,与银河资本相关的诉讼文书多达数十条。

云雀在举报信透露,刘立达曾“指使”她污蔑银河金控纪委书记徐旭,称徐旭违规持有银河资本股权,私分国有资产。徐旭与银河基金渊源颇深,曾担任银河基金董事长。

高管频繁变更

据银河基金官网,该公司成立于2002年6月,是经证监会按照市场化机制批准成立的第一家基金管理公司,是中央汇金公司旗下专业资产管理机构。近年,银河基金高管变更极为频繁。2015年以来,即使总经理这一关键岗位就已发生5次变更。

今年8月13日,高见成为了银河基金的“前任总经理”,在任时间前后不足1年半。据基金行业惯例,基金公司总经理的任期一般为3年。

此次云雀举报风波再次暴露了银河基金的公司治理问题。举报信称,刘立达在云雀拒绝“捏造”徐旭持有银河资本股权后,曾授意银河资本其他管理人员举报云雀作风有问题。

刘立达2008年6月进入中国银河金融控股有限责任公司工作,历任股权管理运营部总经理、银河保险经纪公司董事、战略发展部总经理、综合管理部总经理等职。2016年2月,他加入银河基金,担任总经理,并于次年升任董事长。从经营表现数据看,银河基金在刘立达上任后确有所起色,2016年年中管理规模在300亿元左右,而现在已约为千亿元规模。时代周报记者复盘银河基金近年发展发现,其规模扩张主要源自固定收益,权益类基金的规模扩张并不明显。

在中小型基金公司中,银河基金曾经以权益投资著称。对于成长股牛市的把握,让该公司的权益规模从2010年的百亿元左右,上升到2015年年终的超过400亿元。在刘立达的任期内,银河基金规模发展呈“V”字型走势,一度缩水至不足150亿元。而在此轮基金牛市中,银河基金凭借旗下银河创新的不断膨胀实现了规模翻倍。一度规模不足2亿元的银河创新,在一年半的时间内扩张超过百倍,占据银河基金权益版图的半壁江山。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开咖啡店年入百万?独立咖啡馆老板:年轻人别做梦,资本疯狂紧追烧钱开店
“新股不败”神话破灭,资本市场改革驶向深水区!股民:这不是中签,是中弹
长期陪伴 嘉实基金为投资人打造精品货架
ESG投资之基金理财篇:双碳目标下最具前景的投资方向,业绩表现不俗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