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元有望与人民币挂钩

2009-12-22 19:09:15

张维迎教授预言港元将会在20年内消失,香港财经事务及库务局长陈家强则说,根据基本法,港元不会消失。张教授提出了一个出于经济分析的判断,陈局长做出了一个基于法律条文的反驳。两人讨论的虽然是同一个港元硬币,但分析的却是这个硬币的两个侧面—张教授分析了港元变动不居的发展趋势;陈局长阐述的是港元背后隐藏着一种高度稳定的盯住机制。因此这场当前热议的讨论不太可能达成共识—用香港的俗话来形容,这讨论的双方是在“鸡同鸭讲”。

港币会消失吗?老实说,这个问题不好回答,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港元从未存在过,至少从未以一种完全独立的货币姿态存在过。

在成为英国殖民地之初,香港直接使用英镑,随后为了适应与中国大陆的贸易结算需要,开始和当时的大陆一样实行银本位,使用白银作为货币。1935年,因为白银外流,银本位无法维持,港元改为盯住英镑。二战后,英镑大幅贬值,其国际地位一落千丈,港元随即在1972年改为与美元挂钩。不过,由于与美元挂钩的浮动汇率机制下,港币币值不稳定,影响经济发展,故而在1983年改为与美元挂钩的固定汇率制度,实行7.80港元兑1美元。现在,随着香港与内地的贸易不断增加,香港融入内地经济的趋势越来越明显,大多数人承认港元与人民币挂钩更具合理性。不久前,香港特区行政首长曾荫权表示,一旦人民币成为可以完全自由兑换的货币,香港政府将考虑港元与人民币挂钩。

因此,不妨简单地说,港元的发展历史就是不断选择一种合适货币然后再“挂钩”的历史。

而港元当前与美元挂钩的模式颇为有趣:港元的纸币由汇丰银行、渣打银行和中国银行三家发钞行发行,而发钞行在发行任何数量的港币时,必须按7.80港元兑1美元的兑换汇率向金管局交出美元,记入外汇基金账目,领取了负债证明书后才可印钞。因此,很多人在私下讨论时常常把港元说成是美元的代用券。如果未来港元与人民币挂钩的方式继承与美元挂钩的模式,那么把港元说成人民币的代用券也不算过分。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张教授的分析没错:港元与人民币挂钩的趋势明显,而一旦与人民币挂钩,港元离消失或融入人民币的距离,就只有一张港元纸钞的厚度了。

但是,就是这一张港元纸钞厚度的距离,维持了港元的存在本质。港元的本质不是一种货币而是一种机制,一种根据贸易或经济发展需要,不断选择一种合适的货币,然后“盯住”这种货币的联系汇率机制。

香港金融管理局总裁任志刚先生曾经表示,实行固定汇率政策时所选择的挂钩对象,理论上最好是最重要经济伙伴的货币。这其中有两个大的考虑方向,其一是贸易结算方面的需要,其二是货币政策方面的需要。在联系汇率制下,港元盯住某种货币,其实也盯住了这种货币的货币政策。从现在的发展趋势来看,香港与大陆的贸易不断增加,两地的经济周期日益同步,选择与人民币挂钩,应当是大势所趋。

因此,陈家强局长的反驳没有直接否认港元将与人民币挂钩的趋势。但他的反驳里面隐含了即便将来港元与人民币挂钩,也不排除在更远的将来,在港元与人民币挂钩的必然性削弱之后,港元与人民币脱钩的可能。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陈局长捍卫的不是港元的存在,而是港元选择与谁挂钩的权力。

那么港元的前途是什么?大概是盯住但不融入人民币。因为,这种行为最符合香港基本法第109条所规定的内容—“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提供适当的经济和法律环境,以保持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

作者系本报经济评论员、经济学博士生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人民币汇率短期波动不改长期稳定趋势
携程发布2020Q1财报:实现营收47亿人民币 高星酒店引领复苏潮流
人大代表徐诺金:加快资本项下人民币交易的开放
国际货币体系洗牌 香港离岸人民币枢纽地位渐显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