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年轻人新财富故事:村里迈巴赫上千辆,相亲不问车房只问网店

涂梦莹
2021-07-26 11:21:04
来源: 时代周报
铁观音之外,还有铁艺

福建泉州安溪县,被称为“中国茶都”,同时也曾是多年的贫困县,如今却凭借铁艺产业,势超“宇宙中心曹县”。

安溪尚卿乡有7个铁艺家具淘宝村。难以想象,一个深山里的村落,村里上百家常驻村民个个是厂长,一边做铁艺,打磨产品;一边开网店,“冲浪”淘宝。

去往安溪县灶炕村的山路崎岖,车子沿着环山路前行,经历十余次的连续绕弯,才到达稍微平缓的村落中心。从高处放眼望去,这里有高低起伏、沟壑纵横的丘陵地势,四周群山环抱,溪水从中流过,多数房子依山而建。

WechatIMG6235.jpeg

(安溪县灶炕村 时代周报记者摄)

50岁的灶坑村村长黄永中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他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由于地形宛如一个铁鼎放置灶上,灶坑村的名字由此而来。同时,因地形导致的交通闭塞,使得此前数十年,灶坑村发展落后,“贫困户不少,小伙都很难讨到老婆。”黄永中表示。

如今,这里的变化翻天覆地。

走进灶坑村,会发现几乎大部分不起眼的居民房一楼,都是铁艺工厂。村里自发形成高度细分的生产分工,不管是木板、油漆、焊接、打磨,还是包材物流、电商营销,完整的产业链条早已打通。

每天清晨,各个铁艺加工点铁棒火星四溅,焊接声此起彼伏,不一会,焊接、打磨、上漆一气呵成;午后,村道装着各种铁艺家具的小货车熙来攘往;夜幕降临,打包好的货物被一辆又一辆大货车拉走,销售往全国各地。

WechatIMG6236.jpeg

(铁艺工厂加工现场 时代周报记者摄)

黄永中透露,依靠铁艺家具产业,村里大多数人从脱贫走向致富之路,全村都能住上小别墅,家家户户都在县城有房、有车,甚至,还吸引来贵州、重庆等外省人涌入淘金。

目前,凭借茶叶和铁艺,安溪是全国少有的同时拥有2条淘宝百亿产业带的县城,成为2021中国县域电商竞争力百强县。

与茶叶对比,安溪的铁艺产业显然更低调,但交易数据不容小觑。根据阿里研究数据统计,铁艺家具近一年交易规模达200亿元,收割全国90%的铁艺家具需求。618开门红战报显示,安溪铁艺在淘宝天猫商家运营中心深度运营的百条产业带,增长速度第一。

在安溪,每个人的致富之路都在一路开挂。有人靠铁艺还清400万元高利贷,日后小目标是赚一个亿;发过专利的医学硕士入行,高学历人才入局分羹市场;90后厂二代打造原创品牌,决定要做国潮与联名。

靠电商发家的新财富故事,正在迅速膨胀。

铁艺厂厂长吴辉杨:欠过高利贷 开过垃圾车

2006年左右,我投资茶叶生意失败,欠了将近400万元高利贷,在那时,这简直是天文数字。还不起,说实话,只能先跑路。

我先是去做焊工,之后去厦门机场开垃圾车,后来觉得开大货车工资会高一点,就跑去开拉集装箱的牵引车。

开货车送货最长的一次,我一个星期都没上床睡觉,只能在上货卸货时休息一会,每个月工资都拿去还钱,但还是感觉无论怎么辛苦工作都没办法还完。

2010年,我的一个表兄弟在做铁艺家具的生意,也是在淘宝上卖货,我就回到安溪跟着他学,开始一点点摸索怎么用电脑上产品的图片之类的工作。

2012年左右,我感觉可以自己单干了,就自己开店运营,到现在已经有一定规模了,欠款早就还清了。目前,我有两个团队,大概50多人,工厂在安溪,电商运营团队在泉州,一个星期我会过去泉州两到三趟。

今年天猫618,我没有上新品,而是在店铺挂了一则寻人启事,想找到当年的一位差评客户。谁知道这事被媒体采访后,就突然上了微博热搜。

很多人都问我为什么要找当年那个差评客户,其实那是一个转折点,当时那个客户拍了一件衣帽架,但是收到货后不满意,收到他的建议之后,我开始不断改进那个衣帽架,这个产品之后的订单量就蹭蹭往上涨了,算是从那时候开始真正赚钱了。

我的店铺第二个转折点是马赛克桌椅。这是铁艺家具里面比较细分的产品,可以说在整个安溪做的人不多,就算有人做也没有人卖的比我好。挖掘这个品类是因为我发现马赛克风格的桌椅在国外的市场已经非常成熟,属于十分经典的家具,但在国内的市场还没有火起来。

所以很长时间里我都专心来做马赛克市场,在产品细节上去打磨,我们每一张马赛克桌椅的制作都是纯手工的,因为要求平滑度和舒适度。目前,马赛克桌椅一直是我们销量最高的产品,在淘宝天猫上长年霸占马赛克桌椅市场销售榜第一,去年一整年销售额在3000万元左右,大部分也是这个产品贡献的。

WechatIMG6237.jpeg

(马赛克桌椅制作过程 时代周报记者摄)

安溪的铁艺家具为什么能够发展这么好,是因为安溪铁艺制作的产业链非常完整,即便工厂规模不大,生产加工的速度也非常快,能够在短时间内生产出定制的产品,这是国内其他地方不具备的能力。

这么多年下来,我感觉安溪铁艺家具的变化不仅是从小件到大件,也开始从单一的产品到多元化转变。现在安溪安溪铁艺家具的产品种类很多,说有数十万种都不夸张。

虽然有钱了,但是也有很大的压力。以前是考虑自己生存,现在更主要考虑的是店铺、工厂怎么去生存,怎么保证底下的员工有饭吃。未来的话,我想首先要突破的还是营业额,三年内怎么也要到七八千万或者一亿元。

转行的医学硕士廖金城:曾研发抗癌药物 如今做铁艺运营

我决心进入铁艺家具行业的原因很现实,就是为了买房。

2011年,从厦门大学硕士毕业后,我先是去了上海的一家医药公司做抗癌药物相关的研究,之后又回到厦门,在一家生物医药公司做管理以及研发工作,从事医药行业期间也出过4、5篇国内国外关于药的专利文章。

当时在厦门上班的年薪大概是十几万元,但单靠薪水在厦门买房还是很难,所以就开始想着自己做点兼职或者做点其他副业。

我是尚卿乡人,看到家乡的铁艺家具发展还不错,就利用工作后的空余时间研究淘宝。做着做着,铁艺家具电商带来的收入比我上班还要高出很多,我才正式辞职创业。

一开始,我和安溪的亲戚搭档,我主要在厦门负责运营,亲戚在安溪负责工厂,我们最早卖的是偏美式的家具,受众不算多,但是第一年也有几十万的营业额。

但是像铁艺家具这样的产品,正常情况下3—5年可能就会经历一个产品风格或者类型的趋势变化,在竞争激烈的品类,这个变化周期可能更短。

2018年年底,我们正在做的美式家具开始走下坡路,对我们打击比较大,只能忍痛转型,把原来那块砍掉,相当于从零开始。

但也正是因为这一次打击,我开始吸取教训。现在,整个团队都会提前进行一些数据研究和相关测试,每年定期做新产品的开发,匹配后面可能遇到的市场变化。

创业到现在,也有5、6年的时间了,我更倾向轻资产模式,我负责的厦门运营团队,基本都是年轻人,而安溪工厂那边大概是5个人左右,负责包装跟发货。在产品方面,一般是设计完之后会申请专利,再委托工厂帮我们加工,之后再自己包装发货。

WechatIMG6234.jpeg

(铁艺家具加工现场 受访者供图)

2020年,店铺的销售额大概有近1000万元,还在努力中,我认为,至少要先达到3000万元的目标,再去考虑规模扩张的问题。

其实在产品研发上,因为我之前在医药行业就是做研发的,所以我个人也比较擅长研发,对产品创新还是比较有信心的。一般会参考一些在整个市场比较前沿的风向,学习最新流行的产品元素,再把这些元素融合本土的技术,打造出新的产品。

很多人问我,为什么一个医学硕士要来做铁艺?其实我身边的朋友,不管是硕士还是博士毕业,未来在他们所处的行业肯定也会成为中流砥柱,在声望或者经济上都会有很好的发展。这对个人来说,只是一个取舍问题,我能够接受我选择的这条路,也希望能做出不一样的东西。

安溪县电商协会会长郝健佐:网店是当地年轻人的相亲资本

我原先是在体制内工作,更早是在银行里当码农,来安溪是因为被调来负责这边的一个国家级的数据栽培中心,然后逐渐转变为负责安溪茶业的电商运营,服务本地产业。

安溪电商协会是在2013年4月成立的,可以说是见证了安溪整个电商发展的历程。不论是之前对茶叶行业的宣传,还是后来对铁艺家具产业的带动,协会都会在技能、营销和运营上,给予一些实质性的帮助。

一开始,安溪铁艺家具产业最主要集中在淘宝,再后来逐渐转成天猫系,其他平台就像一张白纸、一片蓝海,但疫情后更多延伸到其他的平台,比如像拼多多、京东都有涉及。以拼多多为例,疫情后的一年时间,安溪铁艺家具的商家在该平台至少突破了5000家。

在全平台增量背后,整个安溪的铁艺家具也经历了几次迭代更新。从最开始的纯摆件类的1.0产品,比如说像花架、鞋架、衣架等客单价比较低的类型,慢慢转变为结合木材、板材、石材的2.0大件类住宅家居用品;现在则是更重视实用性与观赏性融合,偏空间类的全屋定制3.0产品。

未来,安溪铁艺家具的4.0产品,将是结合智能化的产品,比如无线充电、自动烧水等智能功能的结合,让产品的附加属性价值更大一些。

在电商介入的过程,我发现安溪一直都有互联网基因,之前茶叶产业的发展中,安溪本地人就会用电话销售、QQ拿货以及视频卖茶,他们骨子里掺杂很多信息化的东西,不会对电商营销感到陌生。现在,直播做得很火,但是直播最早的雏形可能也是在安溪,当时的茶叶小妹经常会和客户通过视频看一看产品,那个时候就已经是一对一可视化的形式了。

如今安溪铁艺家具产品利用短视频带货,基本上会以场景营销为主。比如,你在一个短视频中看到了一个好看的空间搭配,里面你能看到家具产品,我们都可以卖,甚至不是家具,一个茶杯、茶叶,也可以一起带货。

在安溪做铁艺家具电商的年轻人越来越多,财富故事早已经不是秘密。安溪尚卿乡的灶美村,在成为第一批淘宝村的三年间,一个村子就有上百辆宝马,现在要是过去,已经不是宝马了,迈巴赫都估计得有上千辆了。

我还听说,有一些村子的年轻人相亲,需要打听家底,问的不是有没有车子房子,而是要问,有没有淘宝、天猫店。网店变成硬资产,一个网店一年的投入最少也在200万元左右,很多本地商家基本上都不止一家网店。

在安溪做电商的年轻人很有活力,想法也很多,如果可以遵循生态化发展,同行业内不要内卷竞争,未来能做到差异化发展是最好的。

对于安溪而言,整个铁艺家具供应产业链条比较长,每个人都可以参与到各个环节的分工中,目前发展比较良性,这是优势,但也是劣势,因为产业链越长成本越高,算是双刃剑。

90后“厂二代”朱灿煌:回去继承加工厂?我可受不了

我家族原来主要是做寺庙古建筑的,但主要是传统的加工,没有自己的设计,我大学读的是设计专业,如果让我去当加工厂的厂长,肯定受不了。

毕业后,我给很多酒店、民宿做设计,年收入大概在几十万元。进入到铁艺家具行业是因为在给酒店设计采购装修用品过程中,发现家乡的铁艺家具产业发展很有市场。

2014年,我正式“入坑”创业,专注做铁艺家具创新。当时开淘宝店、开工厂,都是靠自己,从资金到团队筹备,没有用家里的关系和钱,就想着自己闯一闯。

我想做出不一样的东西,所以花了很多时间研究用铁艺去融合新材料,比如,想要用树脂融入铁艺或者木头做家具,这些材料的性能,包括粘合度、硬度、透明度的配方,都是一点一点测试出来的。这在当时完全是全新的,很多材料,或者产品在安溪是没有的,很多加工环节受到影响,只能自己开工厂生产。

WechatIMG6233.jpeg

(铁艺融合其他材质的产品 受访者供图)

刚开始长达一年多的时间,没有任何盈利,整体的推广成本和制作成本都很高,前期一直投钱,感觉像无底洞一样。第一年的投入,从预计的100万元超额到600多万元。

有本事花出去多少钱,就要有本事赚回来,甚至更多。带着这个信念,还是坚持了下去,一直研发新品。第二年,产品开始上线推出,很快就稍微有点营收了。

从开店卖到现在,最高峰的时候,大概是三个半月卖出1000多万元的产品。在这之前,我甚至都没有财务人员帮忙,实在是一下子入账太多,才开始招聘财务。

目前,安溪铁艺家具还不算有真正走出去的品牌,我想往这方面去突破。我很钦佩藤艺创始人陈清河老师,他是安溪铁艺行业的鼻祖,一直无私推动这个产业的发展,我也希望自己不是一门心思想着赚钱,而是想做一些能够推动产业的事情。

如今,国潮是大众关注的话题,我认为国潮不是简单的一个词或是一个标签,它的内涵是中国元素符号,是古代与现代的对话。如何让产品更好的融入中国元素,再通过这些元素去讲故事,表明产品的定位,值得我们好好思考。

我正在跟四川的高校合作,想将三星堆元素融入相关的产品中。当然,还有故宫系列等。用中国文化与产品结合,做出不一样的铁艺家具品牌,宣扬中国文化。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灵感之味 共创万象 唐培里侬携手创意主厨 以舌尖悦动开启和谐新境
转发接力!节约用电,从身边做起!
开辟全球视野,构建中西厨房新生态:欧派厨房好物节第二季全球大牌好物再升级!
仅剩两日!投资者押注日本新首相,市场热情升至31年来新高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