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教第一股”红黄蓝承压:疫情影响未散,收入大降近40%,亏损超4000万美元

特约记者 余声
2021-05-27 19:47:18
来源: 时代周报
丑闻不断,亏损持续

“幼教第一股”红黄蓝(RYB.NYSE)五年来首次录得营业收入负增长。

2020年,红黄蓝营收同比下滑39.81%至1.10亿美元,净利润亏损额大幅增长,由上年同期的亏损219万美元扩至4118.3万美元。5月15日,红黄蓝发布的20-F文件披露上述信息。这也是红黄蓝连续第三年录得净利润亏损。

近年,红黄蓝遭遇“多事之秋”。今年2月,红黄蓝“躺枪”德勤员工举报审计不合规事件;4月,又被曝出教师存在不当行为。更为严重的是,在政策监管收紧的背景下,主要从事学前教育的红黄蓝,未来外延扩张受到严重制约。

时代周报记者多次以邮件方式联系红黄蓝,截至发稿,仍未收到回复。

自2017年上市以来,红黄蓝的股价跌幅已经超过70%。在业绩承压、政策趋紧的大背景下,负面缠身的红黄蓝在资本市场还有故事可讲吗?

Q4净利增长靠所得税收益

报告期内,红黄蓝的营业收入降幅为39.81%,而营业成本降幅为24.84%,相对刚性。毛利率由上年同期的14.67%转为-6.55%;净利率由上年同期的-1.20%变为-37.54%;净资产收益率由-2.35%变为-46.41%,盈利能力下滑。

分季度来看,2020财年第一季度到第四季度营收均为负增长,红黄蓝尚未恢复至疫情前的业绩水平。

财报披露,红黄蓝在2020年1月下旬至5月下旬暂时关闭了国内设施,自5月下旬才开始分阶段重新开放。截至第四季度末,公司在中国和新加坡的所有直营式幼儿园和玩学中心全部重新开业,超过80%的特许经营游戏和学习中心也恢复正常运营。

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第四季度,红黄蓝的营收降幅为7.22%,下降幅度进一步收窄,净利润同比增长1551.22%,达1086.50万美元。不过,公司第四季度的净利润增长主要归功于所得税收益贡献。财报数据显示,公司第四季度的所得税收益金额为829.8万美元,占净利润的比重为76%。

现金流方面,红黄蓝全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由正转负,为-652.60万美元,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净流出1485.70万美元。历史财务数据显示,这已经是红黄蓝连续三年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净减少,造血能力堪忧。

红黄蓝的收入来源主要是学费收入、加盟费收入、销售教育商品收入。从比重来看,学费收入是公司第一大收入,报告期内占比为83.9%,加盟费收入和销售教育商品收入分别占比8.3%和6.1%。

其中,学费收入只记录直营园部分,加盟费和销售教育商品收入则主要来自于加盟园。

2020年,红黄蓝直营幼儿园(kindergartens and student care centers)净增加6家至150家,增速较上年放缓。上年同期,红黄蓝直营幼儿园净增加数量为43家。本期加盟幼儿园出现减少,净减少3家至255家。总体而言,加盟园数量仍占大头。另外,红黄蓝还拥有5家直营、1158家加盟游戏和学习中心(Play-and-learn centers)。

学生人数方面,国内直营幼儿园的在园人数由2019年25808人增长至2020年的28648人,同比增长约11%。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直营幼儿园的在园人数增加,但年度递延收入金额(预收款)却同比下降4个百分点。

政策挤压,扩张受阻

2018年11月15日,国务院印发《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下称《意见》)。当日,红黄蓝股价暴跌52.97%,创单日历史最大跌幅。

《意见》明确提出,到 2020年,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公办园和普惠性民办园在园幼儿占比)达到80%,公办园原则上在全国达到50%以上。为实现普惠园占比80%的目标,全国多地出台政策鼓励民办幼儿园转普惠,并给予一定的补助和奖励。

北京市教委印发的《北京市普惠性幼儿园认定与管理办法(试行)》要求,普惠性幼儿园用于人员经费支出比例占保教费收费收入和财政生均定额补助收入之和的比例原则上不低于70%。

时代周报记者以家长身份致电北京多所红黄蓝幼儿园和亲子园,一家目前已经转为普惠性的红黄蓝幼儿园工作人员回应称,原来一个月学费要7千多元,现在转为普惠性幼儿园后每月学费为750元,外加餐费750元,共1500元。

另一家未转为普惠性的红黄蓝幼儿园工作人员则介绍,每月学费在8500-11000元之间(国际园)。而另一家加盟亲子园工作人员称,每月学费在5600元左右,三月一缴。

《意见》还提出,社会资本不得通过兼并收购、受托经营、加盟连锁、利用可变利益实体、协议控制等方式控制国有资产或集体资产举办的幼儿园、非营利性幼儿园;民办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营利性幼儿园,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营利性幼儿园资产。

政策的出台,对红黄蓝的外延并购之路提出挑战。事实上,红黄蓝的收购历程也证实了这一点。

财报披露,红黄蓝最后一笔针对国内幼儿园的收购是发生于2019年1月对Shenzhen Ranlo的并购交易。

在此之后,红黄蓝一方面通过收购GEH、Mulberry Alexandra等公司,以拓展新加坡地区幼教业务;另一方面则是寻找业务的第二增长点,分别收购了Shanghai Geleli和Beijing Xingqiba,其中Shanghai Geleli主要是经营儿童玩具和教具工具销售,Beijing Xingqiba则主要从事互动学习软件和儿童美术课程。

截至报告期末,新加坡地区的直营园(kindergartens and student care centers)有52所,国内有98所。红黄蓝表示,2020年学生注册人数的增长主要由更高的利用率和新加坡业务所贡献。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兴趣班崛起,上半年融资金额高达38.6亿元,在线美术教育成热门赛道
中公教育连续三年荣登北京民营企业百强榜
音乐比赛有猫腻?冠军是赛事艺术总监学生!主办方:诽谤,已报案
新东方在线断臂求生,关闭优播业务再裁员,CEO称要去山区支教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