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影业“三驾马车”新模式:《赘婿》火爆却争议颇多,网文IP影视化最后一环成关键

李馨婷
2021-03-01 12:36:38
来源: 时代周报

时代周报记者 李馨婷

古装网络剧《赘婿》的热度居高不下。

2月28日,郭德纲一句“郭麒麟还是个孩子”,又让话题#赘婿#登上微博热搜。截至3月1日,赘婿的微博话题阅读已超26.5亿,讨论超过110万。

WechatIMG5621.jpeg

截至3月1日,在骨朵剧集排行榜、灯塔专业榜与猫眼专业版三大影视数据平台,《赘婿》在网络剧一栏热度分别排名第一、第二与第三;在独播平台爱奇艺上,《赘婿》也同时位列总榜、热搜榜与电视剧类热播榜第一。

WechatIMG5612.jpeg

尽管播出数据喜人,但《赘婿》的改编却引发舆论争议。

自播出后,多名原著粉丝在该剧豆瓣条目下表示,剧版人物设定单一、情节套路化且整体格局被弱化;剧版粉丝也予以反击,在评论区里“吵翻了天”。

图片 1.png

图片 2.png

毁誉参半的《赘婿》,体现了出品方之一阅文集团(00772.HK)的网文版权运营瓶颈。

事实上,此前,由阅文集团参与出品的旗下网文IP改编影视剧《诛仙》《武动乾坤》与《择天记》,均有不同程度的争议。

2月28日,熟悉网文IP改编业务的制片人雪莉(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阅文参与出品并不代表参与制作。大部分时候,阅文未必深入把关了IP的具体呈现。”

如仅仅只是话题争议,或许不足以成为“中国第一网络文学平台”的隐忧,但版权运营业务收入有所下降,已在财报数据上有所表现。

根据阅文集团2020年中报,2020上半年,集团版权运营及其他收入同比下降41.5%至人民币7.6亿元。与此同时,集团旗下主要业务为影视制作出品的新丽传媒2020上半年净亏损9710万元。

2月24日,时代周报记者就《赘婿》争议以及公司运营问题发函阅文集团,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网文影视化良莠不齐

网络上,读者、剧迷对《赘婿》争论不休,并屡次提及2019年热播的电视剧《庆余年》。事实上,《庆余年》与《赘婿》制作阵容高度重合,由新丽传媒、腾讯影业与阅文集团参与,且两剧都由阅文旗下网文IP改编。但就呈现效果而言,《庆余年》的口碑高于《赘婿》。

屏幕快照 2021-02-26 上午10.30.45.png

屏幕快照 2021-03-01 上午9.55.08.png

梳理阅文旗下IP影视改编作品不难发现,出品质量不稳定是常态。有《庆余年》《将夜》等优质剧作,也有《择天记》《诛仙》《武动乾坤》等口碑平平甚至“扑街”的作品,部分影视作品因剧情、选角与视效等各方面原因,豆瓣评分在5分以下。

尽管手握大量经典网文IP,阅文将网文IP影视化后的作品口碑却良莠不齐。在雪莉看来,如果阅文只是参与了投资环节,那么改编后具体呈现如何,要看制作方在改编、服化道、选角方面的操作。“因此,对于IP最终呈现水平,阅文不一定具有主要决定权。”

上述背景下,2018年8月,阅文集团发布公告,以不超过155亿元人民币的价格全资收购新丽传媒,目的则是为完善IP业务结构,将内容实力向下游延展。

通过成立与收购影视公司,阅文试图提高旗下网文IP的影视化效果,然而新丽传媒近三年来的表现却并不乐观。

对于新丽传媒在IP影视化方面的水平不稳定,2月24日,易观分析互娱行业分析师李思佳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新丽在IP运营上还没能做到规模化与流程化。“这是一个长期问题,近两年尚未能完善。”

李思佳认为,从电影《诛仙》口碑“扑街”,可以看出新丽此前还存在盲目应用“流量+IP”公式获利的问题;而《赘婿》目前所面临的改编争议,则涉及到网文IP在改编时需要平衡原著读者与电视剧观众口味的难题。

“以《赘婿》为例,该剧原著读者多为男性,改编成剧时则需要照顾女观众的观感,呈现效果难免受争议。”李思佳说道。

WechatIMG5615.jpeg

雪莉认为,网文IP多为玄幻、仙侠、盗墓、穿越题材,影视改编时如何让这部分题材在过审同时保留原著精髓,是很大的难点。同时,这部分题材在呈现时需要大场景与大特效,对拍摄成本与制作团队的要求很高。

新丽业绩亏损

除了作品呈现方面的问题,业绩层面,新丽传媒成为阅文集团的“拖累”。

根据阅文集团2020年中报,2020上半年,集团在线业务收入同比增长50.1%至24.95亿元,然而版权运营及其他收入却同比下降41.5%至人民币7.6亿。同时,新丽传媒2020上半年收入及经营业绩未达预期,受此影响,叠加其录得商誉及商标权减值拨备人民币44.1亿元,阅文集团净亏33.1亿元。

具体到新丽传媒的业绩。在2018年收购新丽传媒之时,阅文与新丽设有业绩对赌条款:新丽传媒在2018年—2020年期间,每年净利润需不低于5亿元、7亿元及9亿元,即合计21亿。然而在2018—2019年,新丽传媒仅分别完成承诺净利润的64.8%、78.4%。而根据最新财报,2020年上半年新丽传媒录得收入约1.29亿元,净亏损9710万元。

如放观全局,李思佳并不担心阅文的版权运营前景。

阅文集团上市以来的财报显示,集团收入来自在线业务和版权运营业务两部分,2018年及2019年,阅文的版权运营及其他业务全年收入分别为12.1亿元与44.2亿元,占集团总营收比重从24%上升至55%。

“阅文的版权运营收入应该会沿袭2018—2019年的趋势,呈正向增长。”李思佳判断。

根据中国电影家协会编剧教育工作委员会与北京电影学院中国电影编剧研究院联合发布的《2019—2020年度网络文学IP影视剧改编潜力评估报告》(以下简称《报告》),2018年、2019年309个热播影视剧中,来自网络文学改编的有65个,占比约21%。在热度最高的100个影视剧中,网文改编作品占比高达42%。

其中,根据《报告》中2018—2019年度网络文学IP改编影视剧用户评论满意度排名,《庆余年》《天盛长歌》《陈情令》等12个网文IP评分较高,而榜上绝大部分IP都属于阅文。

屏幕快照 2021-02-26 上午10.50.40.png

图片来源《2019-2020年度网络文学IP影视剧改编潜力评估报告》

在李思佳看来,由于受众对网文IP认知度较高,IP影视化时在放映前期对收视率的拉动作用依然很大。“人们还是会为了某个IP而看剧,只有作品水平不及预期时,才会弃剧。”

但李思佳同时表示,网文IP影视化改编效果不好,短期内会影响这一IP的运营价值。“举个例子,假如一个玄幻题材的IP改编后口碑不好,该IP一段时间内可能不会被开发成游戏与动漫。”

2020年10月19日,腾讯影业、新丽传媒与阅文影视联合举办的2020年度发布会上,腾讯集团副总裁、阅文集团首席执行官、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腾讯动漫董事长程武表示,将通过上述三家公司,协同推进影视业务和网文、动漫的“耦合”,让影视为后续的IP开发创造更多可能。

这对于提高阅文旗下IP的影视化水平,或许是个机遇。

编辑 洪若琳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