斥资4000亿美元,拜登发起“买美国货”行动

2021-01-27 20:24:20

时代周报记者:文岳

在奥巴马夫妇担任制作人的纪录片《美国工厂》中,曾真实地展示了美国制造业的困境。近十年来,美国制造业外流现象严重,数任总统为解决这个问题煞费苦心。

新任总统拜登走马上任几天后,便试图重振“美国制造”。

当地时间1月25日,拜登签署了《关于确保未来由美国工人在美国制造的行政令》,旨在敦促该国联邦机构增加对美国商品和服务的采购。

该行政令又被称为“买美国货”行动,要求美国联邦政府投入4000亿美元(约合25884亿元人民币)支持“美国制造”。

拜登在推文中写道:“当我们花(美国)纳税人的钱,我们应该将它们用于购买在美国生产的商品,并支持国内就业。我的‘买美国货’行政令正是用于此。”

然而,拜登雄心勃勃的计划并没有打动所有人。

目前已经有美国企业表示,要改变其海外供应链将很耗费时间,并且在一些情况下,工厂也不可能轻易回流到美国。此外,与美国有密切供应链关系的日本、加拿大等国,也开始对美国的做法感到担忧。

疫情下内忧外患

Kirsh Foundry Inc是一家位于美国威斯康辛州的工厂,主要生产金属铸件。金属铸件是众多家电、汽车、飞机和起重机的核心部件,需要制造商将金属熔炼成液体并浇进铸型里,经冷却凝固后成型。

2020年年初的时候,这家工厂的订单量还算不错。受到新冠疫情的冲击,不少大客户将中国工厂的铸造订单移回了美国。Kirsh Foundry Inc还接到了特别大订单,要求加急生产通用电气呼吸机的零部件。


Kirsh Foundry Inc的工人们

然而,进入2020年夏天,Kirsh Foundry Inc的订单开始下降,直至2021年1月,业务仍旧不振。

“2021年将很糟糕,”吉姆·基尔希(Jim Kirsh)感叹道,他的祖父于1937年在大萧条期间创立了这间家族企业。

“即使是在2008年和2009年,你也可以看到情况陆续好转,”吉姆说道,“然而今年看不到希望。”

吉姆表示,他的12个最大的客户都削减了订单,他已经被迫解雇了三分之一的员工,并暂停了所有资本项目。

香农·马尔卡是一名工人,曾在印第安纳的Rexnord钢制轴承厂工作18年。

2016年美国大选时,在特朗普 “重振制造业”的竞选承诺下,马尔卡果断选择支持他。然而她发现,特朗普执政期间,工作机会并没有增加,她的工资比以前还要低。马尔卡表示“感到了背叛”。

2017年,马尔卡所在的钢制轴承厂宣告关闭,将业务转移到墨西哥,她也和其他300名工人因此失去工作。

“(他的承诺)都是假的,那仅仅是竞选活动,他只是在告诉人们想听的。” 马尔卡西说,这次她选择投向拜登。

特朗普在2016年大选中获胜,部分原因是承诺重振制造业,并创造更多的本地岗位。这一诺言帮助他赢得了中西部几个摇摆州的选票,然而其并没有扭转美国制造业的长期下滑。

根据经济政策研究所(Economics Policy Institute,以下简称 EPI)的一项分析显示, 2016年至2018年间,有高达近1800家工厂从美国消失,其中包括中西部几个摇摆州的多家知名工厂。这几个摇摆州是特朗普赢得大选的关键。


美国劳工部数据,美国制造业就业岗位并未达到20世纪70年代的高峰水平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美国航空业受到重创,波音帝国陷入了经营危机,甚至“资不抵债”。美国三大汽车制造商福特、通用汽车和菲亚特克莱斯勒关闭北美工厂,以限制疫情传播。同时,随着汽车市场需求疲弱,包括本田在内的多家外国车企也宣布暂时关闭在美国等地的工厂。

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称,自去年2月以来,新冠疫情爆期间,美国失去了约54万个工厂工作岗位。

路透社认为,在许多关键领域,美国制造业相当疲软。

拜登能否扭转?

据悉,拜登此次行政令要求要求美国联邦政府在4年时间内,以4000亿美元的预算支持“美国货”,购买美国的商品与服务。同时,拜登计划创造至少500万个新的制造业工作岗位。

此外,拜登签署的行政令对美国联邦政府每年6000亿采购经费中的三分之一(约2000亿美元)作出了规定。法案要求,一种产品至少有50%的零部件必须来自美国本土,才有资格成为联邦政府采购对象。


不过,在这一行动公布之后,质疑和反对的声音却此起彼伏。“购买美国货”是否能促进企业回流,增加美国本土制造业的工作岗位?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也曾于2017年签署“购买美国货、雇佣美国人”的行政命令,要求采取措施让政府采购更多国产货。


2019年7月15日,特朗普当天签署行政令,要求联邦政府采购监管委员会草拟新规,提高联邦政府采购的美国货的本土材料成本比例,以促进制造业回流美国

然而,过去四年数据显示,此政策并未真正实现制造业回流。

特朗普前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声称,从2016年到2019年,美国获得了大约50万个美国制造业岗位,但据EPI分析认为,这种程度的收益与过去十年间的平均水平相当,并没有因特朗普政策而有了更加突出的表现。

“购买美国货”的行政令可以追溯到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时期。当时,美国国会通过了《1933年购买美国货法》,要求联邦政府在采购中优先购买美国货,以扶持美国产业和美国工人。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贸易经济学家加里·赫夫鲍尔认为,买美国货在政治上是好事,但在经济上却是坏事,这不是创造就业机会的方式。

在赫夫鲍尔看来,拜登的行政令将增加“美国制造”的成本:一方面,昂贵的产品会导致销量下滑;另一方面,在一定的政府预算内,增加的成本将挤占用于其他项目的资金,比如修建公路。而这两个结果都将扼杀美国的工作岗位。


此外,拜登的此项政策引发了贸易伙伴的担忧。作为美国第二大贸易伙伴,加拿大担心拜登政府可能会破坏两国的双边贸易关系。据CBS报道,加拿大外交部长马克·加尼奥表示,“这可能会损害美加两国之间存在的非常强大的一体化供应链。”

日本电通的分析师也督促日本企业密切关注拜登政府“购买美国货”的计划,认为这可能会对连接美日两国的供应链产生重大影响。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指出,若上述政策将外国企业都排除于美国政府采购计划外,将可能存在违反世界贸易组织协议的风险。拜登在上台之初就不断强调,其会竭力消除特朗普时期导致的与盟友间摩擦,以期与之加强合作。所以,如何让“支持国货”与“改善与盟友关系”之间不冲突,将是拜登当局面临的一大挑战。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