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桩一改再改的联姻背后:劲敌环伺的德邦和不愿站队的韵达

王言
2021-01-27 09:32:39
去年5月,德邦与韵达就已经公布了“联姻”方案,但因证监会对于战略投资者的定义、对合作协议等审核更为严格等问题,至今这一方案仍未通过审批。

时隔8个月,一度沉寂的“德韵联姻”终于传出了新进展。

VCG41N1096672712_meitu_1.jpg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1月25日早间,德邦股份(603056.SH,下称“德邦”)发布公告称,拟将锁价定增对象由宁波梅山保税港区福杉投资有限公司(下称“福杉投资”)调整为福杉投资母公司韵达股份(002120.SZ,下称“韵达”)。本次发行完成后,韵达将持有德邦6.5%的股权,将成为后者第二大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5月,德邦韵达就已公布了“联姻”方案,但因证监会对于战略投资者的定义、对合作协议等审核更为严格等问题,至今这一方案仍未通过审批。

1月26日,围绕着此次股权合作和未来具体的合作该划等问题,时代财经分别联系德邦和韵达方面,德邦方面表示此次发布公告主要是为了修改战略投资主体,该方案正式落地还需通过证监会审批,韵达有关人士则表示不予置评。

公告发布后,1月25日,韵达上涨3.35%,报17.61元/股,1月26日继续上涨,最终报收18.99元/股。相较之下,德邦的股价没有明显变化,1月25日,德邦上涨0.37%,报15.59元/股。1月26日,德邦下跌2.12%,报15.26元/股。

耗时8月,定增方案一改再改

早在去年5月24日,德邦发布公告称,拟以9.20元/股的价格,通过全资子公司福杉投资斥资6.14亿元认购德邦股份非公开发行的2.88亿股,用于后者的转运中心智能设备升级项目及IT信息化系统建设项目。

7月14日,证监会向德邦发出反馈意见通知书,要求德邦就“韵达全资子公司福衫投资作为战略投资者认购公司股份,而韵达未直接认购的原因”、“福衫资本为德邦带来战略性资源是否存在不确定性”、“是否就引入战略资源、保障战略资源持续引入作出具体安排”、“现有合作方式是否导致德邦的资源通过福衫资本反向输送给韵达”等问题作出书面说明和解释。

一个月后,德邦提交了一份长达164页的回复函,声称福杉投资依托韵达在快递行业具备重要战略性资源,可与上市公司产生协同效应。同时,韵达基于内部业务管理安排以福杉投资作为战略投资者认购公司股份,不会影响福衫投资在约定时限内持续向公司引入战略资源。

不过,在德邦发出回复函后,市场上关于德邦和韵达合作的消息石沉大海,一度让外界以为双方的合作已经夭折。

去年12月,这一事件出现转机。德邦发布公告,表示与韵达、福杉投资签署了补充协议,对原协议部分内容进行了修改。核心内容除了双方交叉销售、销售资源共享、约定对应比例收益的分配、加强末端网点的合作外,认购的非公开发行股份的锁定期也从18个月延长至36 个月。

而从昨日的定增公告来看,德邦、韵达的“联姻”的剧本又有了新变化——入资德邦的主体由福杉投资变更为韵达自身,定增价格不变。

为何双方的“联姻”已经拖了8个月之久?在此期间双方为何又对入资主体、股份锁定期进行了修改?围绕着上述问题,时代财经分别联系德邦和韵达方面,但截至发稿,双方并未做出回复。

但据国际金融报报道,德邦方面曾表示,双方合作推进较慢,是由于去年证监会对上市公司引入战投出了新规,对相关战略投资者的定义、对合作协议等各项规定更严格了,审核也会更严格。该人士称,将发行对象变更为直接投资主体,也是为了谨慎起见。

德邦“前有猛虎,后有追兵”

成立于1996年的德邦,主业本是快运业务,2013年启动战略转型之时,才开始开拓快递业务,并陆续发布了“3·60 特惠件”、“3·60 特重件”等大件快递产品。

2018年上市后,德邦将品牌更名为德邦快递,开始全面转战快递。同年,德邦的快递业务收入首次超越快运业务,成为主要营收来源。根据财报,截至2020年上半年,德邦快递业务营收达到68.59亿元,总营收占比从2015年的13.7%上升至59.04%。

快递业务逐渐扛起大旗,但增速却出现了下滑。2018年,德邦快递业务的增速为64.5%,到了2019年,这一数据下滑到了28.69%,2020年上半年则为2.73%。

1月26日,物流行业专家杨达卿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表示,目前在快递市场,传统快递企业开始采用新模式扩张,如京东众邮、顺丰丰网等,同时,极兔速运等新兴竞争者也在开始进入市场。价格混战下,在德邦快递的既定路线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冲击。”

德邦快递业务的停滞,竞争对手并没有放缓前进的脚步。

1月26日,中国交通运输协会快运分会副会长徐勇告诉时代财经,一方面,通达百世的快递业务在向大件延伸,另一方面,安能、壹米滴答等快运公司也在向小件覆盖,两头挤压下,德邦生存空间受到了限制。在徐勇看来,德邦正面临着“前有猛虎,后有追兵”的局面。

去年1月,安能物流获得了大钲资本的3亿美元投资。2月,壹米滴答也拿到了10亿元的D+轮融资。

在货运量上,德邦也已经被壹米滴答、安能物流超越。根据运联智库发布的“2020年中国零担货量top10”,壹米滴答和安能物流的年度货运量分别达到了1015万吨和920万吨,位列行业前两位,而德邦的货运量为459万吨,被前两者远远甩在身后。

对于昔日的快运“一哥”,如今的快递“后浪”德邦来说,求破局是当下的重点。

杨达卿表示,韵达近期在电商快递业务增长较快,能与德邦形成互补。

徐勇也指出,德邦在相对高端的大件、商务件上有一定优势,但网络网点的深度仍有一定的缺陷,无法与顺丰及通达系竞争。韵达则在小件业务和网点的数量和布局上具有优势。

不愿“站队”,韵达曲线求增量

对于韵达而言,按照德邦目前146亿元的市值,以6.14亿元购得其6.5%的股权,仅从投资层面来看,也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而从业务层面来看,这次联姻也能给韵达带来不少增益。

快递业务一直是韵达的营收支柱,2019年,这部分营收为319.64亿元,同比增长165.91%。2020年上半年,受到疫情影响,韵达快递业务出现负增长,贡献132.60亿元营收,同比下滑7.16%。

即便不考虑疫情因素,韵达快递主业与同行的竞争也在加剧。

根据官方数据,去年12月,韵达快递业务收入34.6亿元,同比增长1.29%;业务量15.41亿票,同比增长36.98%。圆通12月快递业务收入32.96亿元,同比增长18.09%;业务完成量14.90亿票,同比增长45.68%。不论是业务收入还是业务量,双方的差距肉眼可见。

“随着市场饱和,圆通等公司都已经选择与电商巨头绑定,挖掘增量。不过,对于站队电商,韵达态度一直相对保守。但如果不寻求外部合作,市场就可能被其他几家瓜分。在这种情况下,找到与自身业务有互补性的德邦进行合作,也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徐勇告诉时代财经。

在四通一达的阿里系物流公司中,阿里持有韵达的股权最少,持股比例为2%。据腾讯棱镜报道,虽然阿里现在是韵达小股东,但韵达并不想让外界认为自己已经“站队”。

除了快递业务遭遇强敌外,韵达快运业务表现也不尽如意。

2018年,韵达快运业务贡献营收5.38亿元,同比增长超过22倍。但在2019年,韵达快运业务出现了下滑,营收降至4.32亿。2019年5月,韵达也将快运业务的主体运乾物流进行了剥离。

但韵达方面并未放弃快运业务。

去年下半年以来,韵达加大了对快运公司的投资。天眼查显示,2020年7月至今,韵达对外投资成立了多家快运、物流公司,投资总额超过8000万元。

徐勇认为,与德邦合作,可以为韵达包括快运业务在内的其他业务提供帮助。“一方面,二者业务重合度不高,在快运、大小件快递方面有各自优势,可以取长补短。另一方面,在规模效应明显的快递业,二者合作之后的大体量有助于双方降本增利。”

1月25日晚,对于与韵达的股权合作,德邦再次发布公告表示,基于双方在上述市场拓展、网络优化及集中采购等方面的战略合作措施,经双方测算预计每年合计可为德邦股份增加约2.7亿元规模的毛利润。按照德邦2019年的25.7亿元的毛利润,新增2.7亿元毛利润相超过了总毛利的十分之一。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牵手嘉里物流 顺丰复牌市值暴涨486亿 快递价格战或更激烈
拟收购嘉里物流51.8%股份 顺丰打造全球自主可控供应链能力
物流企业花式留员工就地过年 快递年货成春节新民俗
6000元商品退货受损,德邦只赔700,消费者左右为难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