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交所迎中概股回流 市场生态大变迁

黄嘉祥
2020-11-16 16:15:02
随着新经济公司不断赴港上市,叠加中概股的回归,港股市场生态亦在发生变迁,“新经济”成色愈发明显。

时代周报记者 黄嘉祥 发自深圳

4年前的11月2日,万国数据创始人兼CEO黄伟带着尚未盈利的万国数据(GDS.NASDAQ/09698.HK)在美国纳斯达克敲钟。如今,作为“国内第一、全球第三”的IDC龙头企业,万国数据选择在2020年的同一天“衣锦还乡”,成为第9家回港二次上市的中概股。

以2019年年末阿里巴巴(BABA.NYSE/09988.HK)在港敲钟为开端,中概股回归香港二次上市大潮已然来临。继阿里巴巴之后,网易(NTES.NASDAQ/09999.HK)、京东(JD.NASDAQ/09618.HK)、百胜中国(YUMC.NYSE/09987.HK)等中概股相继在2020年完成回港二次上市。

2020年以来,瑞幸咖啡(LK.NASDAQ,已退市)造假事件让存在已久的中概股信任危机再度爆发。在这样的背景下,中概股回归已成趋势,更多的中概股正在回归港股或A股二次上市的路上。

在这一轮中概股回归潮中,经过IPO制度系列改革后的港交所赢得先机。随着新经济公司不断赴港上市,叠加中概股的回归,港股市场生态亦在发生变迁,“新经济”成色愈发明显。

回归潮起

6年前,因同股不同权问题存在分歧,阿里巴巴远赴美国上市,这也成为港交所与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多年来无法释怀的遗憾。

为了不再错失更多新经济公司,李小加带领港交所开启长达数年的改革之路。2018年4月30日,港交所修订后的《主板上市规则》生效。新制定的《主板上市规则》新增内容包括容许未盈利生物科技公司、不同投票权架构公司来港上市,以及新设便利第二上市渠道接纳大中华及海外公司将香港作为第二上市的地点。

2019年11月26日,阿里巴巴在港交所敲钟,6年前的遗憾得以弥补。

跨入2020年,瑞幸咖啡造假事件持续发酵,美国监管层多次释放收紧信号,美国参议院今年5月通过了《外国公司控股责任法案》,如果在美上市公司不能连续3年满足美国公众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PCAOB)的审计要求,将被禁止交易,并要求美股公司应披露是否被外国政府所有或控制;同时大幅提高中资企业赴美上市门槛。

“中国规定审计底稿不能带出境外,而美国又要求查看审计底稿,其实对中概股是个死结。”中泰国际分析师颜招骏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在中美新形势下,中概股开启了一轮回归热潮。

6月11日,丁磊在杭州完成网易在港二次上市的“云敲锣”仪式,敲响了2020年中概股回港二次上市的第一记锣声。7天后,6月18日,京东在17岁生日这一天回港二次上市,总计募集资金298亿港元,刷新了港交所2020年的融资纪录。

之后,百胜中国、中通快递(ZTO.NYSE/02057.HK)、华住集团(HTHT.NASDAQ/01179.HK)、再鼎医药(ZLAB.NASDAQ/09688.HK)、宝尊电商(BZUN.NASDAQ/09991.HK)、万国数据等中概股相继完成回港二次上市。

不仅如此,还有更多中概股正在回归的路上。

11月9日,新东方(EDU.NYSE/09901.HK)在港交所挂牌上市,是这一轮中概股回归潮中首只在港二次上市的教育股。凭借1190港元的发行价,新东方成为首只千元港股。上市当天,新东方终报1365港元,市值达2305亿港元,成为史上“最贵港股”。

此外,今年以来,市场上还多次传出百度(BIDU.NASDAQ)、携程(TCOM.NASDAQ)等中概股有意回港二次上市的消息。

“中概股回归香港二次上市,这是一个合理的选择。”科律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亚洲资本市场负责人蔡华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一方面,港交所2018年对上市制度进行改革,放宽了二次上市的规定,允许大中华地区的高科技企业到香港二次上市,香港本身伸出了橄榄枝;另一方面,目前美国资本市场对中概股反应比较冷淡。

“一方在推,另一方在拉,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头部中概股回归香港二次上市是一个自然的选择,而且香港投资者本身对有些中国企业比美国投资者更为熟悉。”蔡华称。

在第十一届瑞信中国投资论坛上,瑞信中国香港研究兼中国股票策略主管黄翔也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美国监管采取较为严苛态度的背景下,中概股回归香港和A股二次上市已成为一个大趋势,而回港二次上市在法规等各方面更加顺畅,阿里巴巴完成香港二次上市后,可以明显看到,其他中概股也在跟着走回港二次上市这条路,未来还会有更多中概股回流。

持续改革迎中概股

为了吸引更多新经济公司IPO和中概股回港二次上市,港交所也在持续推进改革。

继2018年港交所力排众议,允许采用个人股东持有特殊股票全架构的公司在香港上市之后,港交所也拟将这一制度扩大至“企业版”,即拥有特殊投票权的股东范围从个人扩大至企业或法团实体。

2月,港交所向市场重新推出“企业版”同股不同权咨询方案。港交所在咨询文件中提及,适用企业版同股不同权架构的公司,除了科技企业外,还包括利用科技打造出创新生态圈的金融服务巨头。

据港交所统计,2010―2019年11月间,采用不同投票权架构在美国上市的内地发行人中,42%为有法团身份的不同投票权受益人。港交所还表示,截至2019年11月,中国前50大非上市独角兽公司中,有42家大股东都是发展成熟的上市公司,这42家公司的合计估值高达5400亿美元,相当于港股当前市值的12%,是否接纳“企业版”同股不同权将影响到这些公司未来的上市地点选择。

不过,“企业板”同股不同权也备受争议。从港交所10月30日发布的咨询结果来看,咨询文件共接获65份回应意见,其中69%同意,31%反对。基于此,最终咨询结果只保留了部分方案。新豁免安排下,采用企业版同股不同权的合资格发行人,可在港申请第二上市,但未允作第一上市要求。

这也意味着,未来中概股回港二次上市将更加便捷。

另一方面,今年5月,恒生指数公司进行重大调整,宣布同股不同权及第二上市公司正式被纳入恒生指数、国企指数选股范畴。8月14日,恒生指数公司公布最新一期指数检讨结果,阿里巴巴、小米集团和药明生物获纳入恒生指数。这是同股不同权及第二上市公司首次被纳入恒生和国企指数的选股范畴。

对于港交所和港股市场而言,中概股的回归无疑是一场大机遇。

广发证券在港股2020年中期策略中预判,“市场生态大变迁”将成为港股长期的投资主题。随着恒指选股新规改革、中概股加速回归潮的到来,港股市场将迎来“源头活水”“新老交替”的产业结构,为中长期估值抬升打下坚实基础。

实际上,随着改革的不断推进,港股生态已然发生变化。港交所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底,自上市新规实施以来,84家新经济公司(包括医疗健康及生物科技公司)已在香港上市,共募集3023亿港元。从结构上来看,新经济公司首发募资额占比从2016年的15.2%上升至50%;且香港成为全球第二大生物科技融资中心。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