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注册制箭在弦上

黄嘉祥
2020-11-16 16:02:19
改革需要探索和担当,在科创板和创业板试点注册制之后,市场对注册制的认知进一步加深,也可以接受全面注册制改革,预期明年就会实行全面注册制改革。

时代周报记者  黄嘉祥  发自深圳

经过科创板和创业板试点之后,全面注册制已箭在弦上。

10月31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下称“金融委”)召开专题会议,传达学习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研究部署金融系统贯彻落实工作。会议强调,增强资本市场枢纽功能,全面实行股票发行注册制,建立常态化退市机制,提高直接融资比重。

2019年科创板横空出世,拉开了中国资本市场注册制改革的序幕,一系列改革创新举措在科创板率先破冰,开创了A股历史上多个“第一”。

2020年正值中国资本市场成立30周年,这一年,深化改革步履不停,从新《证券法》实施到创业板接棒注册制,改革由增量市场挺进存量市场,如今又将迈向全面注册制。

据监管层的表态,全市场推行注册制的条件逐步成熟,证监会正研究制定全市场推广注册制的实施方案,选择适当时机全面推进注册制改革。

“改革需要探索和担当,在科创板和创业板试点注册制之后,市场对注册制的认知进一步加深,也可以接受全面注册制改革,预期明年就会实行全面注册制改革。”11月1日,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全面注册制对资本市场发展影响深远,市场机制会发挥更大作用,这也意味着市场分化会加速。

从试点到全面

2019年6月13日,科创板开板。作为资本市场改革的“试验田”,科创板自诞生之日起便与注册制捆绑在一起。

一年多来,注册制在中国资本市场生根发芽。科创板的制度体现了极大的包容性和创新性,上市标准更加多元、定价进一步市场化,制度安排与国际高度接轨。

伴随着多项创新制度落地,190多家企业在黄浦江畔渐次敲响登陆科创板的铜锣声,科创板也相继迎来A股未盈利上市第一股泽璟制药(688266.SH)、首家同股不同权企业优刻得(688158.SH)、红筹第一股华润微(688396.SH),创造了中国A股市场多个历史“第一”。

科创板上市申请实行注册制审核,由以往的审批转向注册审核,效率大大提升。开市以来,科创企业从申请、审核到上市,平均用时只需195天,在交易所审核总时长平均只需130天。受理后,平均125天上会。如今,上交所已启动上市审核2.0阶段,审核变得更精准、更高效、更务实、更协同。

在科创板这个增量市场试点一年之后,注册制正式推广至存量市场,改革由“试验田”步入深水区。

4月27日,创业板启动注册制改革;6月12日,改革方案落地;8月24日,首批18家创业板注册制企业上市,创业板正式迈入注册制时代。

在这不到4个月的时间里,创业板发行、上市、交易、信息披露、退市等系列基础性制度改革,从规划走向落地,融资、并购重组也同步推行注册制,再一次创下了“深圳速度”。

与科创板不同,创业板同步推进增量与存量市场改革。作为A股存量市场注册制改革的试金石和新样本,创业板注册制对全面注册制起到承前启后的关键作用,堪称资本市场全面改革的关键一环。

创业板实施注册制改革以来,主要制度规则等运行顺畅,市场整体平稳。截至10月底,深交所共受理了423家企业的创业板首发申请,其中41家已上市;共受理223家创业板上市公司的再融资申请,已注册生效65家;共受理12家创业板上市公司的并购重组申请,已注册生效1家。

如今,创业板实施注册制已平稳运行2个多月。而注册制改革已经形成从科创板到创业板、再到全市场的“三步走”改革节奏。

11月1日,申万宏源证券研究所首席市场专家桂浩明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科创板和创业板试点注册制改革以来,已经有近千家公司进行了注册制试点,总体效果较为积极,注册制的优势得到明显反映,市场运行的稳定性、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质量也已有明显提高;另外,从目前来看,部分公司实施注册制,部分未实施注册制,实际上对市场运行会产生一些不利影响。

“所以,全面实施注册制的条件已基本成熟,注册制应该从试点改变成为一个政策制度,这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桂浩明说。

11月2日,瑞信中国香港研究兼中国股票策略主管黄翔在第十一届瑞信中国投资论坛期间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当前中国经济正进入国内国外“双循环”发展的历史阶段,很多资本市场规则也需要更多的与时俱进,如今推行全面注册制也是延续了近两年A股市场改革的方向趋势,对中国股市中长期健康发展创造了很坚实的基础。

退市制度迎考

随着改革步入深水区,退市机制改革也已成为与注册制并驾齐驱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建设的另一大抓手。

10月30日,证监会分别召开党委会和党委理论中心组扩大学习会。会议强调,以注册制和退市制度改革为抓手,带动发行承销、交易、持续监管、投资者保护等各环节关键制度创新,全面加强资本市场基础制度建设。

11月2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六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健全上市公司退市机制实施方案》《关于依法从严打击证券违法活动的若干意见》。会议指出,健全上市公司退市机制,依法从严打击证券违法活动,是全面深化资本市场改革的重要制度安排。要坚持市场化法制化方向,完善退市标准,简化退市程序,拓宽多元退出渠道,严格退市监管,完善常态化退出机制。

长期以来,A股上市公司的退市率不足1%。据中信证券统计,2010―2018年,A股年均退市公司3.9家,同期年均新增上市公司211家。而美国纽交所和纳斯达克的年均退市率则分别为6%、12%,退市公司数量与上市公司新增数量大体相等。

一名券商资深人士曾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中国资本市场一直以来存在退市率低、反复“戴帽摘帽”、退出渠道不畅等问题,甚至部分ST上市公司通过调整财务净利润、资产重组、政府补助甚至虚增收入等方式达到规避退市的目的,也有部分上市公司通过各种手段“突击增加利润”。

“这样一方面降低了我国上市公司退市的权威性,另一方面也破坏了资本市场的优胜劣汰机制。”上述券商资深人士说。

桂浩明也表示,在注册制改革过程中反复强调退市制度,监管自有深意。目前,不少上市公司的质量一般,也客观上存在一些问题,这与退市制度比较宽泛、真正退市的企业较少有一定关系。推行注册制的同时强调退市制度,是为了保证上市公司质量,只有实现“有进有出”的动态平衡,市场才能健康发展。这也是历史经验,海外市场经验已证明的有效市场发展途径。

实际上,在退市制度方面,2019年以来,证监会也在着力畅通强制退、重组退、主动退等多元化退出渠道。据统计,2019年以来,共有24家上市公司被强制退市,这个数据是之前6年总和的两倍。

王骥跃认为,“有进有出”才是市场常态,加大市场淘汰力度和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制度,有利于清除低质上市公司,提高整体上市公司的质量,从而让市场更具有投资价值。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