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响直播之都卡位战 杭广沪争夺第一城

刘文杰
2020-11-16 12:48:48
千年商都广州率先动起来。今年3月,广州市商务局发布《广州市直播电商发展行动方案(2020―2022年)》,提出用3年时间孵化1000个网红品牌、培训10000名带货达人,将广州打造为直播电商之都。

时代周报记者 刘文杰 发自广州

13分钟,1亿元。28分钟,2亿元,1小时,5亿元。

这是快手主播辛巴11月1日的直播间销售速度,当天他卖出了18.8亿元。直播期间,因顾客瞬间疯抢,多个第三方数据平台甚至出现短时间瘫痪。

疫情暴发后,类似的销售神话将直播电商推上风口。职业带货主播更是迎来事业高峰,传统门店亦纷纷转型做起直播,刮起全民直播带货热潮。

为了抓住风口红利,各城市纷纷出台政策。

千年商都广州率先动起来。今年3月,广州市商务局发布《广州市直播电商发展行动方案(2020―2022年)》,提出用3年时间孵化1000个网红品牌、培训10000名带货达人,将广州打造为直播电商之都。

已是直播风向标的杭州亦不甘落后。6月,杭州提出要打造“直播经济第一区”,宣布直播电商人才最高可获评国家级领军人才。同样是6月底,上海公布首批特殊人才引进落户名单,淘宝主播李佳琦名列其中。5个月后,上海举办建设“品质直播第一城”活动,发出“每一秒让品质都在线”的口号,以期通过真金白银的奖励与住宿保障等措施吸引直播人才。

更多城市闻风而动。义乌、青岛等城市陆续吹响直播人才集结号,直播第一城争夺赛已然进入白热化阶段。

双城竞逐

今年3月,阿里巴巴在《2020 淘宝直播新经济报告》中评选十大淘宝直播之城,杭州、广州、连云港位列前三,宿迁、上海、北京、深圳、成都、苏州、金华位列榜单第 4―10 名。

直播城市的竞争体现出明显的区域集聚性。上述榜单中能看出,八座城市分别位于华东地区和华南地区,位列三强的杭州、广州正是华东和华南的领头羊。

究竟,谁能成为直播第一城?

“人、货、场是电商直播发展的核心要素。”11月5日,上海财经大学电商研究所执行所长崔丽丽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企业可实现一件代发的运营能力,人和货更关键。

换言之,哪座城市能在人和货上更有优势,离直播第一城的距离就更近。

在“货”上,千年商都广州更有话语权。广州拥有辐射全国的644个专业批发市场,以及联通全球的2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贸易网络,为直播带货提供了“前播后产”便利条件。

淘宝数据显示,目前直播间每卖出100件商品,有超过30件是来自广州及周边地区的。“广州拿货方便又便宜,尤其是服装和美妆产品。”90后主播婷婷为此坚持留在广州。

今年6月,广州举办首届直播节,超过20万场直播中,80多个MCN机构、10万多个品类的商品登台亮相。

但在“人”上,杭州更具先发优势。

阿里巴巴发源于杭州,由此带动电商产业链聚集发展。招商证券行研报告显示,中国Top 10的MCN机构(网红孵化机构)中就有6家在杭州,1家在嘉兴,剩余3家分别在上海、广州、深圳。

“大部分带货主播都在杭州,是因为杭州有电商氛围,很多电商公司会选择招主播来帮助自己卖货。”11月8日,广州某MCN机构负责人林程(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从源头来看,电商公司多的城市主播会更多,更有优势。

如今,杭州还在不断吸引全国各地MCN机构、青年电商主播等加入。

10月28日,中国青年电商网红村在杭州开村。与以往的直播基地不同,该村旨在将直播的所有资源整合,直接和一手品牌方、工厂合作,真正实现货品质量的可控,提供培训指导、导师帮带、法律维权、实体对接、税务筹划等首批扶持项目和政策,服务青年成长,引领行业新风,助推云城建设。目前已开设直播间59个,入驻直播相关企业10家,合作品牌100余个。

今年以来,共青团杭州市委依托中国青年电商网红村等开展直播培训55期,培训在校大学生和企业员工3300人,开展公益直播12场,带动成交额8380余万元。

争夺头部主播

直播第一城的吸引力,与直播人才的吸引力是呈正向的。

BOSS直聘发布的《2020上半年直播带货人才报告》显示,直播带货领域求职者最向往的城市、直播带货岗位需求最高的城市排名中,依然是杭州、广州位列前二。

但直播城市的雄心在于吸引自带流量的头部主播人才。

时代周报记者查阅第三方淘宝直播数据分析平台知瓜数据,11月9日当天,淘宝主播李佳琦销量112.8万,GMV(成交总额)1.5亿元;另一位淘宝主播薇娅销量为98.5万,GMV达1.4亿元。两人依然稳居主播排行榜前二位。

“头部主播资源是有限的、稀缺的。在这种模式下,要吸引顶尖人才非常难。”崔丽丽对时代周报记者强调。

各个城市都在真金白银争夺直播人才。

9月3日,杭州市商务局发布《关于加快杭州市直播电商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对在杭州落地且排入全国(全网销售)前100位的头部主播,在5亿元以上的,按贡献给予200万元以上的奖励。

广州已初具成果。去年12月31日,广州市商务局在广州专业市场直播电商对接大会暨转型升级研究成果发布会上提到,广州粉丝达数千万级的头部主播已超过10位。

上海争夺第一城的野心不小。6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发布2020年第一批特殊人才引进落户公示名单,“李佳琦落沪”随即登上当日热搜。

然而,直播城市的竞争,未必是得头部流量者得天下。

“未来的格局会各有自己的调性和细分市场,我不认为哪个城市占绝对优势。”崔丽丽认为,各个城市要结合自身的优势拳头产品、品牌或者产业来做文章。做不了综合性的直播之城,可以做细分领域小而美的直播基地。

比如,广州美妆类产品供应链丰富、服装产业市场发达、市场活跃,产品在价格上占有优势,未来就可能会在注重性价比的细分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但需要在品牌、产品上继续深耕。而上海的优势,则正好体现在品牌方面。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