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循环新发展格局初现 GDP十强城市洗牌

陈泽秀
2020-11-16 12:26:37
从增速上看,前三季度,南京以3.3%的同比增速位列第一。杭州、深圳、重庆、成都、苏州的增速均超过2%,但北京、上海低于全国平均水平(0.7%),其中,经济体量最大的上海尚未实现由负转正(前三季度GDP增速为-0.3%)。

时代周报记者  陈泽秀  发自广州

危与机并存。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今年前三季度,十座头部城市的经济格局正在发生微妙变化。

从经济总量看,上半年,重庆在反超广州、跻身前四后,三季度继续保持领先;受疫情影响严重的武汉,经济呈现强劲反弹态势,三季度重回全国城市前十;上半年,南京首次入榜十强城市。前三季度,地位进一步巩固;与此同时,三季度,天津跌出十强。

从增速上看,前三季度,南京以3.3%的同比增速位列第一。杭州、深圳、重庆、成都、苏州的增速均超过2%,但北京、上海低于全国平均水平(0.7%),其中,经济体量最大的上海尚未实现由负转正(前三季度GDP增速为-0.3%)。

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牛凤瑞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未来,各城市之间的竞争将进一步加大。“在国内统一市场下,谁的营商环境好、谁的人才成长环境好,就会吸引更多的要素向这个城市聚集。”

重庆赶超广州

与2019年相比,前十强城市中,有五座城市的排名与2019年保持一致,分别是上海、北京、深圳、苏州、成都。有五座城市经济总量的排名发生变化,其中两座城市(重庆、杭州)排名上升,三座城市(广州、武汉、天津)排名下降,另外,还有一座城市(南京)新晋十强。

十座城市中,上海、北京处于2万亿元阵营,前三季度GDP总量分别为2.73万亿元和2.58万亿元。深圳以1.98万亿元稳居第三,领先第四名重庆逾2000亿元,且前三季度经济增速(2.6%)在四个一线城市中领跑。

相比去年,第四名和第五名发生了变化。前三季度,重庆超过广州,排在第四位,广州则由此前的第四名降至第五名。

官方数据显示,前三季度,重庆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7707.1亿元,同比增长2.6%。广州前三季度GDP为17475.86亿元,同比增长1%。对比看,广州的经济总量比重庆少了231.24亿元。

重庆超过广州,并非一蹴而就。2019年,重庆GDP就已提高至23605.77亿元,与排在前面的广州(23628.6亿元)仅差20多亿元。

标准排名城市研究院院长谢良兵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分析,重庆虽是直辖市,却拥有相当于一个“省”的体量,其市域面积达到8.24万平方公里。在以城市维度比较GDP时,重庆自然有其优势。

此外,谢良兵认为,疫情及中美贸易战带来的主要是外贸危机,像广州这样的沿海外贸城市受到的影响最大,中西部地区的主要城市受到的冲击相对较小。

数据验证了上述分析。前三季度,重庆货物进出口总额4613.9亿元,同比增长11.4%,较上半年提高7.9个百分点。相比之下,广州外贸进出口总值7041.8亿元,同比下降1.4%,降幅比上半年收窄6.2个百分点。

谢良兵认为,在国际和国内双循环发展格局下,内陆城市的发展空间在短期内更为明显。作为西部中心城市、西部大开发的重要战略支点,再叠加成渝都市圈的核心城市,重庆迅猛发展的势头还将延续。

武汉快速回血

武汉是今年受疫情影响最大的城市,上半年跌出十强城市之后,武汉快速回血,经济增速呈现逐季加快回升态势:一季度同比下降40.5%,上半年同比下降19.5%,前三季度降幅继续收窄,同比下降10.4%。

尽管武汉并未公布前三季度GDP,但武汉市委机关报《长江日报》近日发文称:“上半年武汉GDP排名全国第11位,从前三季度GDP来看,武汉已重新返回全国前十。”

牛凤瑞表示,武汉是第一波疫情的重灾区,受影响较大,但“武汉原来的发展潜力还在,疫情被控制住后,肯定有一个很快的恢复和增长,这是偶然中有必然”。他分析,武汉作为湖北省会城市,也是国家中心城市,辐射半径比较大,聚集资源的范围也比较广。

前三季度,武汉投资数据亮眼。根据武汉市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武汉固定资产投资连续3个月正增长,增速分别为5.7%、21.3%、15.5%。三季度投资总量创2019年下半年以来五个季度新高。

南京强势上位

作为六朝古都,南京在今年疫情防控、经济复苏方面的表现堪称惊艳。

今年一季度,南京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247.41亿元,同比增长1.6%,成为疫情冲击下GDP万亿级城市中唯一实现正增长的城市。上半年,南京的GDP为6612.35亿元,同比增长2.2%,超过天津、武汉,改革开放40多年来首次进入全国十强,排名第九。

前三季度,南京又以3.3%的同比增速,居GDP十强城市首位,GDP为10601亿元,再次超过天津(10095.43亿元),巩固了自己前十强的优势。天津前三季度GDP为10095.43亿元,同比增长0%,跌出前十。

牛凤瑞认为,南京是经济强省的省会城市,聚集资源有先天优势,腹地又比天津广。相比之下,天津产业结构中,重化工行业所占比重较大,受到国家宏观产业政策的影响更剧烈。此外,前几年天津经济数据“挤水分”,需要一个调整和恢复期。

但牛凤瑞认为,天津的排名不会永远后移下去,“经过挤水分、调整产业结构,天津的产业结构会更加优化,会聚集新的增长势能,发展后劲更大。今后几年,我还是看好天津”。

“城市之间的横向竞争,跟马拉松长跑一样,在某个阶段,一些运动员跑得快一点,另一些运动员相对就在集聚力量、调整体力。”牛凤瑞说道。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