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上的在线教育:梯队分化明显 顽疾仍待破解

杨佳欣
2020-11-16 11:54:16
多重利好之下,2020年,在线教育行业蓬勃发展。据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我国目前共有超过28万家从事在线教育相关业务的企业。截至11月10日,以工商登记为准,2020年前三季度共新增超过5.2万家相关企业(全部企业状态),同比增长6.8%。

时代周报记者 杨佳欣 发自北京

双十一带火的不仅是电商和直播平台,也让众多教培机构感受了一把节日的“氛围”。

据相关数据统计,预售首日仅天猫平台,购买网课的人数就比去年增长649%,花在教育上的消费同比增长1566%。

如今,在线教学已经从疫情教学的一种过渡方式,逐渐演变成真正被家长、孩子接受的获取知识的新途径。在线教育创业者、栀枝微课创始人兼CEO类延昊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疫情让更多的学生和家长接触和了解了在线教育,“重新认识了教育的新模式、新玩法,这也让他们在未来有了更多的选择”。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则强调,在线教育行业未来还会探索出更多发展模式,但核心仍然是优质教育内容。“通过对行业的逐步规范也会加速行业洗牌,只有提供优质教育内容才是关键。”

分化加剧

在线教育拥有庞大的潜在用户规模,尤其是借助其技术优势,可以实现偏远地区的普惠教育。来自甘肃的李莉是一位初中生的母亲,她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因为疫情才加深了对线上教育的了解,但即便孩子现在已经开了学,她仍然为其报了一个跟着外教学英语的周末线上课程。“我们的当地这样的机构比较少,网上的老师更多更好。”

与李莉持有相同的观点并付诸行动的用户不在少数。《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数据显示,疫情期间在线教育行业的日活跃用户数量升幅达46%,新增流量主要来自三、四、五线城市。截至2020年6月,三线及以下城市在线教育用户占整体的67.5%,同比提高了7.5个百分点。

疫情催生了新的需求,政策也在支持教育行业“触网”。10月29日,国家发改委对外发布《近期扩内需促消费的工作方案》,文件提到,要拓展互联网教育服务产品类型,为高校提供符合条件的社会化、市场化的优质在线课程资源。“十四五”规划则首次提出要发挥在线教育优势,完善终身学习体系,建设学习型社会。

多重利好之下,2020年,在线教育行业蓬勃发展。据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我国目前共有超过28万家从事在线教育相关业务的企业。截至11月10日,以工商登记为准,2020年前三季度共新增超过5.2万家相关企业(全部企业状态),同比增长6.8%。

但从资本市场看,行业内的龙头企业更受资本的追捧。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包含作业帮、VIPKID、猿辅导等在内的头部线上教育企业都陆续拿到了巨额融资,其中,10月22日,猿辅导在线教育公司宣布,已完成G1和G2轮高达22亿美元的融资,融资完成后,猿辅导的估值达到155亿美元,在全球教育科技独角兽公司中排名第一。

投资行为的“冰火两重天”,也导致在线教育行业正逐渐分化。“k12 (即从幼儿园到高三)已经告别了群雄混战的阶段,目前头部格局已经形成,强者恒强,下一个阶段就是头部合并的阶段,毕竟资本不可能一直往里面砸钱。”类延昊说。

顽疾待解

随着流量逐渐回归均值,在线教育领域的旧疾沉渣泛起,对行业的健康发展形成一定阻碍。

平台内容把关不及时是突出问题。10月19日,国家网信办发布三季度全国网信行政执法工作持续推进情况,“学而思网校”移动应用程序因存在低俗视频、教唆早恋等突出问题,被北京网信办及属地教育主管部门约谈并责令其限期整改。

对此,学而思网校次日火速发声明表示,涉及事件与4个月之前的是同一事件,并非学而思网校再次出现未经审核上传的内容。学而思网校已于第一时间进行了删除处理,并对旗下24个App进行了全面自查,为用户上传视频全面接入了机器和人工审核的双重有效机制。

而在此之前,部分在线教育软件因隐藏网络游戏,暗含色情低俗信息被下架等新闻也屡见不鲜。

除内容问题引发消费者担忧外,在线教育行业的营销乱象更是常被诟病。在今年的央视3·15晚会上,主要面向职场人士提供在线教育服务服务的在线教育平台嗨学网就因“销售说一套,协议签一套”的问题被点名。

嗨学网当天回应称,针对3·15晚会报道的退费难问题,公司高度重视,已成立特别工作组对相关事件展开调查。一天后,嗨学网公布了调查结果——涉事子公司停业整顿,当事主管离职。此外,相关学员可通过公司的绿色直通车反映问题。

近年来,关于教育机构虚假宣传、违规销售、退费难等投诉层出不穷,风口正盛的在线教育行业泥沙俱下,问题频出,行业规范亟待建立。经济学家宋清辉指出,针对在线教育的强监管不会放松。“相关部门会不断加大在线教育监管力度,在线教育‘紧箍咒’将越来越紧。”

虚假的营销手段,不仅对行业以及自身品牌都带来负面影响,营销费用的高企也提高了企业的获客成本,不利于企业盈利。跟谁学创始人兼CEO陈向东在跟谁学第二季度财报电话会上曾指出,在线教育头部10家机构仅仅7、8月的暑期市场投放量,就可能超过100亿元人民币。

类延昊表示,过度营销是竞争激烈所致,教育机构为了快速扩大市场规模,疯狂宣传,而在巨头的压迫之下,就难免会有很多中小公司在产品、服务的模式、模型还不完善的情况下,急于应对,导致整个行业充斥乱象。“应该把眼光放在用户留存和转化上,归根结底还是产品和服务质量,这是教育的根本,不尊重用户,肯定会被用户抛弃。”

(应受访者要求,刘亮、李莉均为化名)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