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病原学专家彭宜红:甲流疫苗7月前难问世

2009-07-16 18:32:39

“甲流也并非那么可怕,”北京大学医学部病原学专家、医学博士彭宜红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应对甲流,不要在达菲一棵树上吊死。而且要开拓新的抗病毒思路,如针对宿主角度而不是病毒本身来抗病毒。

抗流药产能不足

时代周报:罗氏授权上海医药和广东东阳制药生产达菲,上海医药每个月的产量也就是20-30万支,这样的产能能否满足需求?

彭宜红:这个我不好判断,因为并不清楚药物目前的储备情况。自从4月疫情出现后,卫生部已将此药列作战备性质的药物,不对外零售。理论上估计,如果疫情大规模暴发,这样的产能肯定无法满足需要。

但实际情况不是这么悲观,按现在的这种病毒的毒性来看,90%以上患者可以不药而愈,比如物理降温、补充水和电解质等,这样就减轻了很多用药需求的压力。

时代周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由于实验室里的甲型H1N1流感病毒生长缓慢,无法提取病毒“留种”,导致疫苗生产厂商可能无法在7月中旬前生产出针对甲型H1N1流感病毒的疫苗,这么长的生产周期,是否来得及应对未来可能的流感大暴发?

彭宜红:世卫组织有全球的流感病毒监测体系,以往季节性的流感病毒,需要各地监测站提供分离出的具有优势的主要毒株,进行筛选,这个过程需要几周的时间,然后交给主要几家企业进行生产,这个过程需要一个月以上。但是疫苗的研制是对过去的总结,不知道未来它能够有多大的作用,也做不到百分之百的疗效。而且一旦病毒发生大的变异,之前的疫苗可能全部无效。

别在达菲一棵树上吊死

时代周报:达菲及其仿制药是在流感病毒复制传播过程中哪个环节起到抗病毒作用?达菲在甲型H1N1流感面前是否有效?

彭宜红:现在主要有两种药,达菲是一种作用于神经氨酸酶的特异性抑制剂,可以抑制成熟的流感病毒脱离宿主细胞,从而抑制流感病毒在人体内的传播以起到治疗流行性感冒的作用。

乐感清又叫瑞乐沙,该产品为澳大利亚生物技术公司原研的一种抗禽流感药物,后许可给葛兰素-史克公司进行全球开发。作用机理类似达菲,它也不能预防流感大面积流行,只能通过降低流感发病的严重程度、减缓其传播速度而减轻流感的影响。

时代周报:军事医学科学院自主研制的“帕拉米韦”正在开展二期临床试验,据报道药效和耐药性明显优于达菲,如何看待中国的抗流感病毒药物研发生产情况?

彭宜红:帕拉米韦是一种以流感病毒表面糖蛋白神经氨酸酶为作用靶点的新型环戊烷类抗流感药物,在机制上并不新,和扎那米韦和奥司他韦一样也是神经氨酸酶抑制剂,帕拉米韦比达菲耐药性好可以理解,因为这是一个新药,还没有去临床应用。至于疗效,因为帕拉米韦还没有完成大规模的临床试验,它前期试验获得的很好的数据不能保证后期也会持续,需要大量的临床试验验证其疗效。

但是,自主研发,拥有完整的自主知识产权是很重要的,如果临床应用效果好,那么这个药就让我们多了一张抗流感的牌,可以不单纯依赖达菲,因为药物有时候也是一种战略物质。

研制抗流药新思路

时代周报:作为基础领域专家,你们对未来应对流感病毒,在药物研发上有怎样的思路?

彭宜红:目前对于流感病毒,包括禽流感病毒,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药物只有两类:主要是神经氨酸酶的抑制剂,就是达菲和乐感清,但没被世卫组织测试的药品,不能就认为没有疗效。

我们在试验时无意中发现病毒唑对H1N1病毒有很好的阳性结果,而且在抗击SARS期间,病毒唑也发挥过很好的治疗作用,其他一些抑制病毒RNA合成的药物或许也对H1N1病毒有效,不要在达菲一棵树上吊死。

2000年以来,学术界有一种新的抗病毒思路。以往是针对病毒本身的结构特点和基因变异进行药物设计,但是流感病毒频繁的变异,药物容易出现耐药性,很难有广谱效果。但是,如果从宿主角度去看,无论怎样的病毒入侵细胞,总会利用细胞本身一些高表达的信号传导途径作用于细胞,那么研究清楚这些信号传导机制,就能从宿主本身截断病毒复制传播的可能,而且,宿主细胞变异的可能性远远小于病毒的变异,这样,基于这种作用机制的药物就能够做到广谱,低耐药性。不过,宿主细胞的生化结构要远比病毒的结构复杂,目前还有很多机制没有研究清楚。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儿童产业大健康篇:儿科药待爆发,疫苗渐入佳境
Moderna新冠疫苗受试者还原“黑暗24小时”,完整数据何时公布仍未知
两会专访 合众方运舟:“农村包围城市”或成新能源车突破点
专访全国人大代表张天任:“危机倒逼企业进行转型升级”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