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舫金掌舵广州金控的是与非

曾令俊
2020-10-13 02:51:41
广州金控在广州金融业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是广州市政府整合市属金融产业的重要平台。截至上半年末,广州金控的资产规模已超6600亿元,业务范围极其广泛,包括银行、证券、信托等大部分金融细分领域。

时代周报记者   曾令俊   发自广州

9月15日,李舫金最后一次在公开场合亮相。当天上午,第四届广州金融服务之星表彰大会召开,李舫金出席并为获奖个人和单位颁奖。这是李舫金人生最后的高光时刻。

23天之后,李舫金“落马”的消息轰动广州金融圈。

10月8日,广州市纪委监委披露,广州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广州金控”)党委书记、董事长李舫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广州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广州金控在广州金融业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是广州市政府整合市属金融产业的重要平台。截至上半年末,广州金控的资产规模已超6600亿元,业务范围极其广泛,包括银行、证券、信托等大部分金融细分领域。

10月11日,广州金控一下属机构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李总出事事发突然,之前在集团和公司内部没有任何的消息和迹象。目前内部对涉事原因有所议论,大部分意见认为应该是在广州金控工作期间的事情。”

58岁的李舫金,在广州金控体系内任职长达13年,其中掌舵的时间长达4年。

广州市纪委监委并未披露李舫金“落马”原因。

广州一市属国企高管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作为‘一把手’,李舫金在广州金控权力过大,缺乏有效制衡”。另有与李舫金有过接触的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对他的印象一般,日常并没有展现出特别强的能力。”

广州金控已经在第一时间将李舫金的简历在官网撤下。

10月9日,广州金控就此发布公告称,本公司一切运作正常,该事项对本公司的经营、财务状况和偿付能力无重大影响。目前,广州金控副董事长、总经理梁宇临时主持董事会工作,党委副书记、董事马智彬临时主持党委工作。

金融“插班生”

回顾李舫金职场经历,并非金融科班出身。

1987年7月至1997年7月的整整10年间,李舫金历任华南师范大学外语系政治辅导员(学生工作秘书)、副科级学生秘书、党总支副书记、书记。

1997年,李舫金的人生轨迹发生转折,由学入仕,转入证监系统。他历任证监会广州证管办国际部部长、机构监管一处处长、一处党支部书记等职。

一名广州银行业的高管评论道:“这是他职业生涯的一大飞跃,从一个教师直接进入证监系统,这种案例非常少见。”

七年过后,李舫金的职业轨迹再次转向,调任广州市广永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下称“广永资产”),担任总经理、董事长等职务。广永资产主要业务范围包括股权投资、资产管理、物业管理、酒店经营等领域,该公司的全资股东现为广州金控。

2013年年底,广州国际控股更名为广州金控,成为广东首家以“金融控股”名义命名的金融企业。次年,李舫金担任广州金控总经理,成为经营一把手,同时还兼任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2016年,他再上层楼,升任党委书记、董事长。

“李舫金同志在金融行业深耕多年,经验丰富、专业知识扎实、经营管理能力突出。视野开阔、眼光敏锐,善于把握市场机遇。”广州金控此前发布的一则消息提到。

李舫金任职期间,广州金控配合广州市政府参与发起设立广州股权交易中心、广州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广州商品清算中心和广州航运交易公司等多家机构。

“李舫金视野开阔,在企业经营上有自己的一套,基本完成了国资委下达的经营业绩指标。广州金控金融业务形态也已非常完善。”接近广州市国资委的人士透露,与越秀金控、广州基金等金控平台相比,广州金控的金融业态协同、金融创新能力等都更为雄厚。

多名广州金融业内人士对李舫金的落马深感意外。不过,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李舫金的“落马”或早有征兆。

9月28日,广州农商银行(01551.HK)公告称,该行非执行董事李舫金因个人精力有限,请辞该行非执行董事、审计委员会、关联交易与风险管理委员会、提名与薪酬委员会委员职务,已于9月27日向该行董事会递交书面辞职报告,即日生效。据广州农商银行2020年上半年财报,广州金控在广州农商银行的持股比例为3.73%,为非境外上市股第一大股东。

业务结构待优化

作为广州市政府整合广州市属金融产业的重要平台,广州金控的地位举足轻重。在成立之时,广州金控曾想获得广东省AMC平台的资格,但最终花落粤财以及越秀金控。

目前,广州金控的业务板块主要分为主金融、类金融、平台与实业板块,金融板块是该公司的核心板块。截至2019年年末,公司下属全资及控股的公司共有15家(不包含基金),业务范围已涵盖银行、证券、信托、期货、小额贷款、融资租赁等主要金融领域。 

广州金控在金融领域的布局又以银行、券商为重,控股的广州银行、万联证券正处于IPO的重要时刻。

截至2019年年末,广州金控直接和间接持有广州银行42.30%的股份,为广州银行第一大股东。今年7月,广州银行在证监会网站披露了招股书,拟登陆深交所。李舫金此前曾担任广州银行副董事长。

广州金控直接和间接持有万联证券75.99%的股份,去年6月万联证券递交了IPO申请。李舫金自2005年起就担任万联证券董事长。

10月10日,首创证券研发部总经理王剑辉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控股股东的董事长“落马”,并不直接影响到下属子公司的资本市场运作,“除非他的问题涉及子公司日常重要的经营活动,否则就不会产生直接的影响”。

9月1日,李舫金还以万联证券董事长身份在媒体发表文章称,数字化浪潮正以汹涌之势席卷全球,以其巨大的影响力,给各行各业带来深远影响。目前证券业的内外部环境中存在诸多变化和挑战,更面临着“资本市场深化改革”的重大历史性发展机遇,对中小券商而言,如何通过差异化、专业化、特色化发展实现弯道超车,是一项重要且长期的命题。

广州金控对外投资还涉及信托、保险等。广州金控对大业信托有限责任公司的持股比例为38.33%,对珠江人寿保险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8.51%。

总体上看,李舫金掌舵的这几年时间里,广州金控的经营业绩稳中有升。近年来,广州金控营业总收入持续增长,2017―2019年公司营业总收入复合增长率为 19.22%,2019年全年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151.62亿元,同比增长12.94%。 

从营业总收入的构成来看,主金融板块为公司营业总收入的主要来源,其收入贡献度维持在90%以上,主金融板块主要以银行与证券业务为主。

“公司主要金融板块尤其是银行板块为公司主要资产和收益来源,对公司盈利贡献较高;其他类金融板块、平台板块等占比较低,盈利水平下滑甚至亏损,业务均衡性有待持续优化。”中诚信近期发布的评级报告提到。

 “虽然布局的金融业务很多,但核心金融业务还是广州银行,万联证券以及其他金融业务,要不就是规模太小,要不就是股权占比小,结构性失衡。”上述广州银行业人士说。

虽然广州金控营收增幅较快,但从净利润看,2017―2019年分别为32.52亿元、33.41亿元以及34.24亿元,增幅有限。

个别项目亏损

“金融风险意识淡薄,管控机制不健全,发现问题处置不严谨,个别项目潜亏严重。”2019年上半年,广州市委第七轮巡察工作派出8个巡察组,对广州金控等24个单位党组织开展了巡察,披露的反馈情况提到了上述情况。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发现,广州金控旗下有多家子公司连续多年亏损,有个别公司亏损严重,比如广州立根小额再贷款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立根再贷”)以及广州金控网络金融服务股份有限公司。

立根再贷是李舫金引以为傲的项目之一,董事长亦由李舫金亲自兼任。立根再贷成立于2013年10月,是全国首家小额再贷款公司,广州金控通过全资子公司广州金控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广金资本”)持股59%。

立根再贷通过对小额贷款公司放款,负责小贷公司同业拆借和组织小贷公司头寸调剂等方式收取利息,公司放贷资金主要来自于自有资金以及股东方的拆借款。

但是,立根再贷的经营情况并不理想,不良率不断攀升。

截至2019年年末,立根再贷小额再贷款业务贷款损失准备余额为5.4亿元,不良贷款余额为6.81亿元,不良贷款率为37.49%。去年亏损4.83亿元。

中诚信评级近期发布的评级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3月末,立根再贷的不良贷款余额达到6.78亿元,不良贷款率上升至41.17%,较年初增长近4个百分点。

立根再贷称其不良贷款激增,主要是近年来宏观经济下行,中小企业经营压力加大,产生多笔不良贷款。目前立根再贷对不良贷款均采取诉讼财产保全措施,且大部分是第一查封,查封价值已超过贷款本息,预期最终不良损失的贷款金额规模可控。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立根再贷自2018年以来踩雷多家上市公司,涉及*ST鹏起(600614. SH)、ST摩登(002656.SZ)、文化长城(300089.SZ)等。

比如,文化长城在2019年陷入债务危机。据该公司今年9月4日公告,文化长城所面临的逾期债务本金合计4.95亿元。其中,立根再贷款有一笔1500万元的贷款本应于2019年10月26日到期,但发生逾期。

广金基金则是广州金控对外进行股权投资的主要载体,重点关注TMT、医疗健康、节能环保、高端智能制造等战略性新兴行业,同时关注国企混改、二级市场定向增发等。截至2019年年末,广金基金总资产为 24.28亿元。2019年,其投资收益仅为0.21亿元,亏损总额达0.6亿元。 

广州金控还布局P2P网贷。2014年,广州金控发起设立广州金控网络金融服务股份有限公司,运营P2P平台广金金服,持股75%。这也是广州首家以P2P为主营业务的国有控股公司。因P2P整治席卷,广金金服已于2019年7月停止发标。2019年,广金金服营收968.75万元,净亏损6040.35万元。

“当时,网贷是风口,很多国资系平台成立,广州金控也成立了广金金服。虽然有国资大股东背书,但广金金服的发展一般,规模始终没有上去。”10月11日,对广金金服熟悉的网贷平台高管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