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500强新贵重庆财信资金承压

项男
2020-09-22 02:44:15
9月5日,重庆财信集团在官网发布的一则消息坦言,“当下国内国际经济形势纷繁复杂,今年上半年疫情暴发以来,不少行业遭遇寒冬,财信集团虽业务遭遇挑战,但财务状况依然稳健。”

时代周报记者  项男  发自广州

9月10日,全国工商联发布了2020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重庆12家企业荣登榜单。

其中,重庆财信集团(以下简称“财信集团”)首次进榜,位列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第252位。

这是财信集团的“高光时刻”。财信集团成立20余年来,从地产起家,完成了多元化布局,业务涉及地产、环保、基建投资、金融、文旅等。

然而,近期以来,财信集团持有的上市公司、金融机构及其他重要成员企业的股权,却被大量质押。

同时,时代周报记者还注意到,财信集团以及关联公司正通过多种渠道进行频繁融资。这也让外界产生了对其资金压力的担忧。

“据我了解,他们资金确实比较紧张,正在通过多种方式融资。”9月16日,重庆当地某银行高管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对于最近的融资、负债、流动性情况以及金融领域的布局方向,时代周报记者近日多次致电该司,但截稿时未能联系上相关负责人给予回应。

9月5日,重庆财信集团在官网发布的一则消息坦言,“当下国内国际经济形势纷繁复杂,今年上半年疫情暴发以来,不少行业遭遇寒冬,财信集团虽业务遭遇挑战,但财务状况依然稳健。”

营收三年翻一倍

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近10年来,财信集团不断布局金融领域,是名副其实的隐形“金融大鳄”,已成为华澳信托、重庆农商行、恒大人寿、银沣基金、安诚保险等金融机构重要股东。

此前,财信集团并未完整披露过详细的经营数据。

时代周报记者获悉的一份财信集团信托计划产品资料显示,截止到2019年上半年,财信集团资产规模超565亿元,较2018年末增长了3.02%。

从营收情况看, 2018年全年为79.66亿元,2017年为74.59亿元,2016年为40.95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7.03亿元、13.39亿元以及10亿元。

也就是说,财信集团的营业收入在三年时间里翻倍,但是净利润却没有特别大的变化,甚至有部分缩水。

上述资料显示,财信集团2016―2018年经营活动现金流入量分别为17.53 亿元、1.00亿元、136.9亿元。2017年由于部分项目前期投入阶段以及结算阶段,故当年经营性净现金流较低,为阶段性特殊情况,但符合综合性集团现金流特征。

在财信的诸多业务布局中,能在资本市场观察这家企业的唯一窗口就是财信发展(000838.SZ)。

“从这三年的数据看,并没有明显的问题,只能说是营收规模增长了许多,但是净利润变化不大,这也是正常的现象。”9月21日,广州某私募研究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现金流是判断一个企业经营的重要指标,有高有低也并不特殊,可能主要是因为项目周期的原因。

在现金短债比方面,至2020年6月30日,财信发展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非受限)为15.4亿元,短期借款及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合计为34.6亿元,二者之间尚有19.2亿元的“缺口”。

出售金融资产

金融业务则是重庆财信集团的另一个重要板块。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近10年来,财信集团陆续投资了金融机构股权,已成为华澳信托、重庆农商行、银沣基金、安诚保险等多家金融机构的重要股东。

“很多地产公司也在布局金融领域,特别是5年前,这个趋势更加明显,但是这几年对于金融牌照的监管很严格,对收购方的股权结构和资质审核比较严,而且监管也不是特别鼓励,所以有收缩的趋势。”9月18日,华南某省金融监管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同时,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财信集团已经在开始收缩金融战线,变卖手中金融机构股权。

其中,引人关注的是在2019年,重庆财信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将所持的1.142%华泰保险股份转让给新股东龙净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至此不持有华泰保险的股权。

另外,华澳信托在2020年启动了引战工作,预计今年内完成。其此次的引战对象范围包括国内外大型金融机构、央企或地方国企和其他实力企业等。

这也意味着引战完成后,财信集团的股权将会被稀释,持股比例下降。

“有可能是这些牌照没有与现有的业务产生协同效应,或者经营情况没有达到预期,也有可能是为了缓解资金的压力而出售股权,这些都是可能的原因。”9月17日,沪上某券商投行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股权质押比例高

财信集团实际控制人卢生举向来低调,外界对其知之甚少。

“财信集团这几年发展得很快,在重庆排名比较靠前,属于当地比较优质的企业,但是老板确实比较低调,只知道他是重庆人。”9月18日,重庆当地银行业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相关履历显示,卢生举1980年5月毕业于重庆市大足县中学(高中),1980年7月至1982年11月在大足县铁器加工厂任采购员。

从1982年11月之后,卢生举走出大足,并在彼时四川所辖的重庆市和涪陵地区从事贸易工作。

胡润研究院发布《2019胡润百富榜》显示,卢生举位列2019年胡润百富榜排名第666位,比2018年下降110位,财富缩水了10%。

但是,其名下上市公司财信发展的股权却被大量质押。截至今年上半年,财信发展第一大股东重庆财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股权质押比例达到98.53%。

此外,截至二季度末,重庆财信集团所持寿险公司股权、安诚财险股权也被质押,质押比例均为100%。

虽然,之前质押的安诚财险股权目前已解除质押。但是,财信集团又质押了所持有的重庆农商行2.2亿股,质押比例约为50%。

“一般来说,股权质押比例高,说明资金压力大,一些股东在面临资金压力的状况下,会将大量股权质押去融资,用来解决资金需求。”上述券商投行人士分析说道。

另外,财信集团还向持股的重庆农商行申请了大额授信。今年3月,重庆农商行公告称,同意对重庆财信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及其关联方给予集团综合授信额度99.79亿元,授信期限为1年。

针对上述授信的使用情况,9月15日,时代周报记者联系重庆农商行相关负责人,但至截稿时未获回复。

多渠道融资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财信集团以及关联公司正通过多种渠道融资,去年下半年至今,至少有3个信托项目进行融资,融资总额在18亿元以上。

比如,西北某信托发行的财信集团债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融资规模为13亿元,信托期限分为18个月、21个月、24个月,募集资金全部用于认购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挂牌发行的“重庆财信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债权融资计划”,产品收益率8.5%―10%。

“这是一种很常见的模式。”9月15日,有接近地方金交所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这种模式大体相当于信托发行产品,不像之前一样直接投向融资人,而是购买融资人在地方金交所的定向融资计划。

近日,时代周报记者以投资者的身份向代销该产品的第三方财富销售公司咨询时,其表示,这款产品的销售已经暂停,是融资方和信托公司的决定。

山西信托发行的重庆财信集合信托计划,融资主体为重庆市财信环保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信托规模2亿元,期限12个月,年化收益为9%―9.5%,资金用于补充财信环保流动资金,担保方为重庆财信集团。

“刚接到通知,这款产品也暂停了,这个融资方的项目现在都暂停了。”9月16日,上述第三方财富销售人士说。

针对上述西北某信托发行的产品,有信托资管产品风险测评专业网站的测评显示,风险评级为风险很高。给出的理由是,融资主体的净资产适中,资产负债率很高。还款来源中,第1还款来源为经营性收入,还款方年销售收入较低,年利润一般。

密集的融资需求,也让外界对财信集团的经营情况存疑。

对于最近的融资情况、流动性情况以及未来金融领域的布局方向,时代周报记者近日多次致电该司,但截稿时未获回复。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