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技巨头涌入新加坡,亚洲金融中心竞争升级

石恩泽
2020-09-11 15:10:17
今年3月最新出炉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数排名显示,东京一跃排名第三,上海紧随其后,而新加坡和中国香港则分别位列第五和第六。

9月10日,新加坡金融科技协会会长Chia Hock Lai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称,新加坡金融科技协会的机构会员数在过去半年里翻了近一倍,从3月的350家激增至9月的780家。

据英国《金融时报》消息,科技巨头HAT(华为的云事业部、阿里巴巴旗下的蚂蚁集团、腾讯旗下的微众银行)和中国第二大券商海通证券,都在紧锣密鼓地与新加坡当地的产业组织,如新加坡投资管理协会(IMAS)、新加坡金融科技协会(SFA),商讨成为合作伙伴或入会等相关事宜。

对此,IMAS负责人卡门·维(Carmen Wee) 表示,新加坡有能力帮助企业接触到东南亚超6.5亿人口的市场,“鉴于新加坡在东南亚的战略地位,越来越多的中国资产管理公司对来这建立分支机构感兴趣。”自2018年以来,IMAS的中国会员人数每年翻一倍。

中国科技巨头抢滩新加坡

新加坡作为东南亚市场的重要窗口,一直被当成兵家必争之地。

在2020年上半年一项引人注目的交易中,阿里巴巴一举斥资12亿美元买下新加坡中央商务区一栋摩天大楼的一半资产。

为何新加坡如此诱人?

除了营商环境常年名列前茅之外,据大华银行19年发布的报告显示,东盟地区约51%的科技金融公司资金流入新加坡,并有约45%的金融科技公司选择在新加坡注册。

新加坡FINTECH.jpg新加坡金融科技节每年会汇集众多行业内企业与专家学者。(图片来源:sgsme)

此外,新加坡也一直紧跟数字经济变革的浪潮。今年一月份,新加坡还生效了一项《可变资本公司法案2018》(Variable Capital Companies Act 2018,下文简称VCC),旨在吸引科技和金融巨头入驻。

VCC基金框架被业界誉为可媲美世界重要投资基金中心(如开曼群岛和卢森堡)的企业基金结构。而开曼群岛是中国知名互联网公司扎堆的地方,如BAT、搜狐、新浪、网易等均在当地注册。但据了解,近期开曼群岛等避税天堂正面临日益严格的审查。

在东南亚市场有相关业务的K&T咨询公司高级顾问王来律师于9月10日对时代财经表示,在他看来,VCC是除了传统的信托以外的一个新模式,对于科技公司来说,VCC具备税收优惠、制度灵活和信息披露等优势。

VCC灵活且高效的基金结构,使新加坡在该项政策启动后3个多月的时间里新增了40多家基金公司。据官方数据,目前基金公司数量已增至109。

另外,VCC还有利于新加坡吸引优秀的基金人才。据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官方介绍,VCC可对符合条件的基金管理人给予税收优惠,所得税从17%降至10%,而香港的个人所得税率为15%。

因此,据《金融时报》消息,在过去一年来,新加坡基金管理许可证申请数量增长了十分之一以上;基金经理申请数量增长11%。

这无疑让新加坡拥有更多的金融储备资源和人才,也让国际巨头对新加坡的布局势在必行。

此前在2019年,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宣布发行虚拟银行牌照,曾引来各路人马争夺。据MAS于6月公布的消息,共收到21份牌照申请书,已有14个候选机构进入下一阶段评估,但是最终只会发行5张牌照。

时代财经注意到,包括蚂蚁金服、微众银行、小米金融、字节跳动、滴滴、美团等中国科技巨头,都已在尝试借助新加坡与海外市场的联动优势,进一步扩张普惠金融业务版图。

亚太金融中心格局悄然改变

新加坡战场的火热,让人不由得想起另一个金融中心——中国香港。

香港.jpeg香港夜景(图片来源:法广网)

中国香港和新加坡早年都曾同列“亚洲四小龙”,都具有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必备条件,也一直视对方为亚太区域金融中心的竞争对手。

为了让“亚洲国际国际金融中心”的桂冠戴得更稳更长久,中国香港比新加坡提前1年半时间,在2018年7月推出开放式基金性公司结构(OFC),并一直在逐步细化完善。但据时代财经记者查阅的大量基金报告来看,业界普遍更看好VCC框架的发展前景。

“新加坡和中国香港在外界看来,一直都存在所谓的‘瑜亮情节’,但两地背后的发展逻辑和基础是非常不一样的”,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东南亚及大洋洲研究所新加坡问题专家宋颖慧9月10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说。

宋颖慧解释称,中国香港的定位是作为大中华经济圈的一个门户,而新加坡则是更多的面向亚洲-太平洋以及东南亚区域的门户。

“两地在15年之后差异分化更加明显。新加坡首先需要更多地挖掘自身的潜力,因此倾向于对外资企业采取更多的优惠措施,例如利用国家财政兜底的这么一个好处。而中国香港背靠祖国大陆这个主心骨,近年来更多地挖掘类似离岸人民币方面的政策。”她说。

据中国2017/18年度官方数据显示,在中国内地全年所获得的1250亿美元的外地直接投资(FDI)中,990亿通过香港流入,占总外商投资额的80%。另外,96家中国央企中,有50家央企旗下至少有一家子公司在香港联交所上市。

对此,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曾公开表示,羡慕中国香港依托内地的地理位置。而香港前金管局总裁任志刚在今年7月接受采访时直言,“如果没有内地,中国香港便没有金融中介业务可做。”

值得一提的是,从全球金融中心指数(GFCI)近5年的排名可以看出,中国香港和新加坡一直都在第三名和第四名之间换手,但大多数情况下,中国香港都占据第三的位置。

然而在今年新冠疫情爆发后,这样的格局或将被改变。

今年3月最新出炉的GFCI排名,东京一跃排名第三,上海紧随其后,而新加坡和中国香港则分别位列第五和第六。

而被誉为“公募管理一哥”的先锋领航集团(Vanguard)更是在8月底宣布将员工从香港迁至上海,成为专注开发中国大陆庞大基金业务的美国公司。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阿里“吃下”高鑫零售 商超数字化融合再提速
时代点金(1022):蚂蚁集团来了10月29日正式申购;百度或年底前在港二次上市
传广新埃安将独立运作并冲击科创板,广汽集团强势涨停,市值一日暴涨百亿
*ST宜生“卖子求生”?300亿债务压顶,潮汕大佬刘绍喜深陷困局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