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弘芯停摆:崭新光刻机抵押 传CEO萌生退意

杨玲玲
2020-09-01 02:21:22

时代周报记者 杨玲玲 发自武汉

8月的武汉正值酷暑时节,28日正午,武汉市临空港经济技术开发区内阳光毒辣、热浪逼人。

负责看守弘芯半导体项目工地的保安刘明(化名)正在躺椅上小憩,不远处两栋10多层高的建筑,一栋外立面已刷成白色,另一栋仍披着绿色防护网,不过目前都已停工一段时间。

高楼旁的空地荒草丛生,木材、沙石、钢材等建筑材料散落地面,还有一小块地被开垦成菜园,丝瓜、辣椒、空心菜等长势喜人。

退出工地沿网安大道往前走,可以看到武汉弘芯半导体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弘芯”)临时搭建的办公区,以及已经停工的厂房建筑。空旷的道路少有行人,因此,站岗的保安也对外来人员保持着较高的警惕,公司员工出入则需佩戴胸牌。

武汉弘芯是一家成立不足3年的年轻企业,却拥有投资额超过千亿元的在建项目。

在今年4月武汉市发改委发布的《武汉市2020年市级重大在建项目计划》中,武汉弘芯半导体项目以1280亿元的总投资额位列第一,截至2019年底已完成投资153亿元,2020年计划投资87亿元。

近日,时代周报记者获悉的一份武汉市《上半年东西湖区投资建设领域经济运行分析》(目前官网已删除)显示,虽然国内唯一能生产7纳米的核心设备ASML高端光刻机已入厂。但项目存在较大资金缺口,随时面临资金链断裂导致项目停滞的风险。

同时,其二期项目一直未完成土地调规和出让。因项目缺少土地、环评等支撑材料,无法上报国家发改委窗口指导,导致国家半导体大基金、其他股权基金无法导入。

连日来,时代周报记者多方尝试联系武汉弘芯相关负责人,截至发稿未获回应。

这个重点扶持的千亿元芯片项目,何以走到停摆地步?

实探项目

由于项目停滞传闻,被当地重点扶持的明星项目陷入了舆论风暴中心,“烂尾”质疑声甚嚣尘上。

“从一开始,弘芯在商业模式、客户等不太清晰的情况下,大规模采购设备,高薪招聘人才,其他公司不太看得明白。”8月29日,一位武汉大型半导体厂商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看不懂武汉弘芯背后在下什么棋。

8月28日,时代周报记者从武汉市区驱车近1个小时到达武汉弘芯项目,看到项目占地面积较大,步行环绕一圈大约需要30分钟。

在现场看到,靠近临空港大道一侧的厂房和主楼建设等均已停工,仅在靠近创谷路一侧,有一台挖掘机在施工作业,数名工人在一旁打桩。

项目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他们刚从重庆过来,开工也是无奈之举,材料已经运到现场,不安装可能会损耗或丢失。

位于网安大道和创谷路交会处的两栋高层建筑,据说目前已停工约大半年。

看守工地的刘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这里原计划建成员工宿舍楼,他从去年7月开始就没有拿到钱,但又不能走,这里还有机器设备。” 

随后,时代周报记者来到武汉弘芯的办公地点,临时搭建的简易板房上红色的“武汉弘芯半导体制造有限公司”字样格外惹眼。

现场保安在得知时代周报记者来意后,以“领导不在”为由拒绝让记者进入,其他公司员工也对工作内容、项目进度等讳莫如深。

在武汉弘芯附近的小卖部里,陆续有武汉弘芯员工过来买水、抽烟,谈论薪资待遇、工作内容和企业当前境况。有员工称,已在招聘平台投递简历,也有员工提到所在部门的人已走了大半。

远大目标

武汉弘芯官网显示,项目计划总投资额约200亿美元,主要投资项目为14纳米逻辑工艺生产线,总产能规划为每月3万片;7纳米以下逻辑工艺生产线,总产能规划为每月3万片;以及晶圆级先进封装生产线。

该公司更为远大的目标是:从14nm、7nm、5nm到3nm积极追赶先进半导体制程工艺;率先布局后摩尔时代工艺需求,取得3nm以后“集成系统”的先进技术等。

根据工商信息,该公司有两个股东,北京光量蓝图科技有限公司持股90%,穿透后股东为两名自然人李雪艳、莫森。

武汉临空港经济技术开发区工业发展投资集团持股10%,穿透之后股东为东西湖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办公室。从公开资料来看,上述股东均没有半导体从业经验。

2019年7月,武汉弘芯引入台积电前CTO蒋尚义出任公司总经理兼首席执行官,在业界引起不小轰动。

8月29日,一位不具名的武汉大型半导体厂商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武汉弘芯的很多营运方针是蒋尚义加入之后才真正定锚。

上述人士透露,单靠CEO蒋尚义,也有些力不从心,所以武汉弘芯从长江存储、武汉新芯都有挖人,主要挖的是台湾籍员工。

由此,延揽蒋尚义等人的武汉弘芯,一跃而成为国内不可忽视的晶圆代工新势力,2019年12月,武汉弘芯还高调举办了ASML光刻机设备进场仪式。

资金缺口

外界鲜少关注的是,彼时武汉弘芯已经官司缠身。

2019年11月,因主承包商火炬集团未向分包商环宇公司足额支付工程款,武汉弘芯也被环宇公司诉至法院,300多亩土地使用权被查封。随后双方多次对簿公堂,目前案件仍在审理中。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天眼查显示,今年1月,武汉弘芯以5.82亿元将刚购入的ASML光刻机抵押给武汉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东西湖支行,这台光刻机的状态为“全新尚未启用”。

事实上,有网友曾在网上发文质疑此事,网友称,通过查询资料发现,2018年长江存储进厂的首台光刻机与武汉弘芯此前进厂的这台光刻机型号都是ASML的193nm浸润式光刻机NXT1980Di,而长江存储当时购买这台光刻机价格为7200万美元(约4.9亿元人民币)。

根据规划,2019年3月,武汉弘芯14纳米研发项目启动技术研发计划,拟在2020年下半年开始首次测试片流片及首次SRAM母盘功能测试。同时,2020年开始进行7纳米的自主技术研发,2021年第三季开始首次测试片流片及首次SRAM母盘功能测试。

如今,项目以近6亿元抵押光刻机后仍未解资金之渴。

近日,有武汉市民在武汉市网上群众工作部官方互联网平台“武汉市城市留言板”询问项目近况,武汉市东西湖区商务局投资协调管理科调查后回复:“经查,弘芯半导体项目因为资金链问题,项目暂停了。”

建设进度停滞的同时,该公司在研发上也少有成果。

天眼查显示,武汉弘芯成立3年来,在知识产权方面,没有任何专利信息、软件著作权和作品著作权。

日前,市场传出蒋尚义萌生退意的消息,有媒体求证蒋尚义,其回应称不愿意多谈此事,仅表示现在公司有些问题待解决。

武汉弘芯披露的最新公司动态要追溯到今年7月8日,弘芯半导体董事长李雪艳、总经理兼首席执行官蒋尚义现身武汉,在临时搭建的一期2号楼1号会议室为坚守岗位的11名员工颁奖。

8月28日傍晚时分,夏日的阳光仍然炙烤着大地,结束一天工作的弘芯员工陆续从办公室走出来,在阴凉处等待公司大巴车。也许在他们看来,为什么会产生资金缺口?以及资金问题如何解决?都是未知谜团。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