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钱未必有货!限塑令引发可降解塑料原料价格大涨

陈婷
2020-09-01 01:36:58

时代周报记者  陈婷

限塑令带火了替代品的新风口。

“最近来问询的人太多了,懂的人又不多,我的嘴巴都讲干了。”8月26日,上海某进出口公司负责人黄易(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长期以来,他从事聚乳酸(PLA)的进出口销售工作。据他介绍,目前国际品牌Nature Works的PLA含税价是48200元/吨。

黄易透露,从今年年初开始,PLA的价格就一直居高不下,“Nature Works的货也一直比较紧张,它一年的产能有限,但它的全生物降解效果也是顶尖的。”

作为生产可降解塑料产品的主流原材料,PLA在市面上的红火与2020年以来越发严格的“限塑令”有关。

1月19日,国家发展改革委、生态环境部便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表示,到2020年底,将率先在部分地区、部分领域禁止、限制部分塑料制品的生产、销售和使用,到2022年底,一次性塑料制品的消费量明显减少,替代产品得到推广。

可降解塑料产品及其原材料的国内生产商也迎来利好。

以金发科技(600143.SH)为例,Wind数据显示,1月20日到8月28日期间,金发科技股价大涨98.38%。虽则这其中有此前公开披露的数十亿元的口罩出口大单因素存在,但金发科技具备有完全生物降解塑料生产线,也是股价大涨的原因之一。

8月26日,金发科技证券事务部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针对风口上的市场,目前已有相关产线的扩产计划。

除金发科技外,金丹科技(300829.SZ)、瑞丰高材(300243.SZ)、彤程新材(603650.SH)、道恩股份(002838.SZ)等具有资本力量的公司也都在布局相关产能。

不过,业内很多声音表示,虽说大局势将进一步加强塑料污染的治理,但由于国内市场尚未完全打开,对相关产业的影响究竟如何,目前还是未知数。

风口袭来

8月,各地关于限制塑料污染的政策接二连三发布。

28日,江西省明确了“禁塑”时间表:到2020年底,江西省将率先在部分地区、部分领域禁止、限制部分塑料制品的生产、销售和使用。到2022年,替代产品和可降解一次性塑料制品得到推广使用。

江苏是塑料制品生产、流通和消费大省。8月中下旬,江苏省提出,到2020年底,禁止生产和销售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一次性塑料棉签,禁止生产含塑料微珠的日化产品。到2022年底,禁止销售含塑料微珠的日化产品。

WechatIMG10777.png

在塑料不被准许使用的情况下,可降解塑料的需求被激发。

8月28日,卓创资讯分析师翟秋萍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可降解塑料是指一类其制品的各项性能可满足使用要求,在保存期内性能不变,而使用后在自然环境条件下能降解成对环境无害的物质的塑料。

“可降解塑料在土壤中 3-6 个月内就能降解,同时其他微生物吃掉这种生物塑料以后还能繁殖得更快,使土地更加肥沃。” 翟秋萍表示。

在此背景下,风口突袭可降解塑料产品市场,外界对相关原材料的需求大涨,引发价格大幅上升。

翟秋萍透露,目前生物降解塑料根据原材料来源不同,又可分为生物基生物降解塑料和石油基生物降解塑料。前者包括聚乳酸(PLA)、聚羟基二甲酯(PHA)等,后者则包括聚己内酯(PCL)、聚己二酸/对苯二甲酸丁二酯(PBAT)等。

据黄易透露,国内能够对以上原材料进行规模供货的厂家有限,此前更多是进行出口,“在市场需求大供应小的情况下,国内厂商的货近期也在疯狂涨价。”

浙江海正生物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生产聚乳酸(PLA)的高科技企业,8月26日,该公司相关工作人员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公司的PLA产品根据型号不同每吨报价3万多到4万多人民币,“今年以来涨了不到50%。”

根据华安证券的相关报告,2019年PLA的价格处于每吨1.9万元到3万元之间。

而现在,即便是买家出得起价,也未必能拿到货。据上述海正生物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公司已经没有现货。“订单排得比较满,客户现在订的话得等到年底新产线投产才能有货供应。”其表示。

事实上,对于相关原材料的利好早已在个别公司的半年报中显现。

8月11日,金发科技发布半年报显示,2020年上半年,金发科技实现营收169.3亿人民币,同比上涨37.17%,净利润24.1亿元,同比上涨373.27%。

金发科技表示,上半年,完全生物降解塑料在国内外市场销售稳中有升,产品实现销量3.14 万吨,同比增长49.28%。

金发科技证券事务部相关负责人也透露,今年上半年,公司生产的可降解塑料相关的原材料,如聚乳酸的毛利率也有所上涨。

可降解塑料产品自然也迎来利好。 

资料显示,广东宝德利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德利”)是目前国内产能最大的水溶性功能降解新材料研发生产企业。8月30日,宝德利董事长莫雄勋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公司近年来业绩一直保持着不错的增长,“今年度获政策利好有望增长保持超过50%。”

根据宝德利2020年中报,其营收达6415.37万人民币,同比增长160.70%。

事实上,不仅是可降解塑料行业传来利好消息。

8月28日,安徽某家生产纸吸管的企业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近期来问询纸吸管批量购买的买家已经显著增多。

群雄逐鹿

华安证券在研报中表示,这一轮的塑料治理行动对于可降解塑料的市场增量贡献更大,有利于可降解塑料替代率快速上升。

华安证券预测,我国可降解塑料市场空间巨大。“到2025年,需求量可到238万吨,市场规模可达477亿元;到2030年,预计需求量可到428万吨,市场规模可达855亿元。”

潜在爆发中的市场正在吸引群雄进场逐鹿。

8月25日,瑞丰高材(300243.SZ)公布,2020年8月24日,公司收到淄博市生态环境局出具的审批意见,同意年产6万吨生物可降解高分子材料PBAT项目,按申报工艺、规模、地点和污染防治措施等进行建设。

瑞丰高材表示,公司将积极推进相关工作,争取于2020年9月中旬左右进入施工建设阶段。

此前,该公司主要从事PVC助剂的研发、制造和销售,并不曾涉及可降解塑料领域。

除了新玩家入场之外,老玩家正在尽力扩大产能。

8月,据媒体报道,除已投产的生物降解聚酯合成产线外,金发科技在建的还有一条年产6万吨的PBAT产线,预计将在2021年上半年投产。此外,据公司此前公开透露,3万吨/年的PLA产能预计于2021年第四季度投产。

据华安证券统计,已有36家公司有在建或拟建的可降解塑料项目,新增产能合计440.5万吨。

其中包括新疆望京龙(130万吨)、华峰集团(60万吨)和友诚集团(50万吨)。如按产品分类,PLA新增产能160万吨(36.3%),PBAT新增产能227.2万吨(51.6%),PBS新增产能23.3万吨(5.3%),PCHC新增产能30万吨(6.8%)。

WechatIMG10817.png

翟秋萍认为,虽说目前可降解塑料项目的原材料产能正在飞速上涨,但目前短期内还是满足不了因新“限塑令”而加速发展的巨大市场,预计未来十年或将是我国可降解塑料发展的黄金十年。

除了可降解塑料行业之外,轻工行业也迎来利好,个别公司传出扩产的消息。

7月18日,仙鹤股份发布公告称,将斥资12亿元投资年产30万吨高档纸基材料项目,将生产新型高克重高档食品级包装材料。

8月28日,仙鹤股份证券事务部相关工作人员向时代周报记者证实,新建生产线正是因为察觉到限塑令加强后对相关产品的需求将会增长。

此外,天眼查消息显示,自2008年“限塑令”开始实施起的十二年期间,我国可回收塑料相关企业注册总量(全部企业状态)由原来的4万家增长至17万家,翻了4倍。

今年以来,增长的态势还在持续。截至8月27日,以工商登记为准,我国新增可回收塑料相关企业1.8万家,同比增长12%。

屏幕快照 2020-08-31 下午1.28.03.png

市场隐忧

虽说产业上的布局正热火朝天,但在部分深扎行业的专业人士看来,市场隐忧仍在,今后相关市场是否能如研报一样发展,目前还不能抱以100%的信心。

“可化解塑料袋大概比普通塑料袋多出两倍的价格,很多行业从经济效益来考虑,其实还是能不用就尽量不用,目前对可化解塑料袋的推广只是大趋势而已。” 莫雄勋说道。

8月27日,江苏某生物材料有限公司相关销售人员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一个可降解塑料的价格是0.295元人民币,“比普通的塑料袋肯定更贵,本身可降解塑料袋的原材料价格就是普通塑料袋的两到三倍。”

除了成本上的大幅提高之外,据该销售人员反映,上述价格是根据出口标准进行生产,而国内标准的可降解塑料袋价格高低都有,“如果你想便宜点,也可以按国内的标准进行制作,可以在原材料内加一点填充进去。”

莫雄勋认为,今后可降解塑料的大量使用对后续的垃圾处理流程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他表示,并不是使用了环保的材料就一定达至环保的目的,如果大规模使用了生物降解的材料,其实还需要配备使用后的闭环全处理体系,才能实现一个真正的环保效果。“垃圾处理目前基本上都是以焚烧或填埋为主,如果使用了完全生物降解的包装材料则需要做堆肥处理,如果做不到进行对应的处理,也起不到理想的环保效果。”

此外,有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无论是用纸质替代品还是可降解塑料的替代品,事实上,都存在一个“与民争粮”的问题。

以PLA为例,翟秋萍指出,PLA是一种新型的生物基及可再生生物降解材料,使用可再生的植物资源(如玉米、木薯等)所提出的淀粉原料制成。

8月25日,广州绿葆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庄博长期负责环保材料的销售推广工作,他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从玉米中进行提取在业内是有一定的质疑的,因为从玉米提取的话,意味着对粮食的一定消耗。 

在种种不确定因素下,基于对今后市场的理解,目前相关公司正在进行更多关于功能性可降解塑料的尝试。

莫雄勋表示,宝德利正在进行更多领域的创新尝试,重点放在功能性的环保材料研发中,以适应不同特殊场景的安全和环保需求,以保证无论今后市场如何变幻,产品的需求仍在。

金发科技也相对冷静。 

“今后的发展主要还是会尊重市场规律,以前相关产品出口较多,今后是否会向国内侧重还是得看市场情况。”金发科技上述负责人表示,国内相关产品的市场还在起步阶段,公司因此对于产能的扩充也将保持着适当的节奏。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