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利得涨停背后:一条朋友圈引发的“内幕交易”

陶书宁
2020-08-18 02:24:52
8月10日,海利得因属于连续两个交易日内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20%而登上龙虎榜。龙虎榜数据显示,区间有2家机构席位参与该股,分别为买三、卖三,其中一机构席位买入868.25万元,而另一机构席位则卖出453.51万元。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陶书宁  发自上海

收获两个涨停板后,海利得(002206.SZ)便收到了来自深交所的关注函。起因是8月7日、10日,海利得公司股票在没有明显利好出现的情况下,连续两个交易日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超过20%。

8月11日,海利得在关于股价异动的公告中称,公司于8月6日得到通知,工业长丝越南(一期)项目(以下简称“越南项目”)顺利投料开车,后续越南项目的产能将在明年年底前分四批逐步投产。

不过,海利得并未及时披露上述事宜。

8月14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海利得,海利得相关人士告诉记者:“公司当时觉得没有必要披露,因为产能增加的规模比较小,对市场的冲击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然而,海利得的股价表现显然告诉市场,有资金“先知先觉”。

这一情形引发了监管层对于海利得是否存在内幕交易或重要信息泄露的质疑。8月13日,深交所向公司发去关注函,要求对上述情形予以解释。

据记者了解,此事或源于董秘吕佩芬的一条朋友圈。

收到通知但未披露

海利得公告显示,越南项目此番投产的为气囊丝,产能1.2万吨,后续9.8万吨工业丝产能将于2021年底分批释放。

据记者了解,在此之前,海利得已具备21万吨的涤纶工业长丝生产能力,倘若越南项目产能释放完毕,公司将具备32万吨涤纶长丝生产能力。

上述海利得相关人士透露,8月5日,海利得部分人员便已知悉越南项目将于8月6日投料开车的消息。翌日,纺丝设备开始运转,公司董秘吕佩芬在其个人微信朋友圈中发布了这一消息。

8月7日早盘集合竞价结束后,海利得公司股票遭大量资金买入,迅速拉升至涨停并持续到收盘。8月10日早上开盘后,海利得公司股票再次受到资金追捧,收获二连板。两个交易日,海利得股价上涨21.17%,区间成交2.79亿元。

8月10日,海利得因属于连续两个交易日内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20%而登上龙虎榜。龙虎榜数据显示,区间有2家机构席位参与该股,分别为买三、卖三,其中一机构席位买入868.25万元,而另一机构席位则卖出453.51万元。

两家机构区间成交额合计为1321.76万元,仅占龙虎榜区间成交额的4.92%。

买入、卖出金额最大的则是华鑫证券股份上海分公司的营业部席位。龙虎榜数据显示,区间内该营业部买入4504.56万元,卖出2628.72万元。

对于公司股价的异动,上述海利得相关人士表示“出乎意料”,因为“关于越南项目的事项,公司早前就已有所披露”。

从公告发布的时间来看,海利得首次披露建造越南项目的决定,是在2018年5月18日。

2018年5月17日,公司第六届董事会第十六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在越南投资成立子公司暨实施年产11万吨差别化涤纶工业长丝(一期)项目的议案》,拟在越南设立全资子公司,形成年产11万吨差别化涤纶工业长丝的建设规模。

随着项目推进,公司在2019年年报中披露,在年初发生新冠肺炎疫情之前,公司预计越南工厂能在2020年的4月份出产品,目前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投产会有所推迟,预计将在2020年三季度实现第一批产能投产。

“公司当时也无法确认具体哪天可以正式投产,只知道大概的时间。”前述海利得相关人士对记者说,“直到8月5日。董秘也咨询了公司的律师、券商,问可不可以发,他们说没关系,然后就发了。”

不过,8月14日,汇业律师事务所律师毕英鸷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董秘的行为可能存在影响信息披露公平原则的情形。

毕英鸷指出,海利得在非法定信息披露渠道发布相关信息,其中涉及部分前期未公告的敏感事项,并且公司并未在互动易平台回复中充分提示风险,可能会对投资者决策产生误导。

越南工厂或成新增长点

资料显示,海利得成立于2001年,2008年1月于深交所上市,主要产品包括涤纶工业丝、轮胎帘子布、灯箱布、天花膜以及石塑地板等,主要用于汽车安全、广告材料和新材料三大领域。

年报显示,2019年,海利得实现营业收入40.14亿元,同比增长12.44%;而归母净利润则同比下滑6.87%,为3.27亿元。

从收入占比来看,海利得的产品以出口为主,2019年,公司的出口收入占营业收入比例约64.12%,而这一比例在2017年和2018年分别为71.27%和69.78%。

海利得在年报中解释称,受中美贸易摩擦影响,公司涤纶工业丝、帘子布、塑胶等产品均受到影响。2019年,公司的三大产品已被加征25%的关税。尽管不超过600dtx的高强力涤纶丝和部分型号地板产品加征的关税已被豁免,但“经营仍面临着挑战”。

与国内出口企业面对的贸易壁垒相比,越南则有着出口“零关税”和低税率的优势。

2019年1月,《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CPTPP)在越南正式生效。2019年底,欧盟与越南预计将正式签署《欧盟―越南自由贸易协定》。根据协议,越南的出口关税将大大下降,而欧盟削减99%的税目关税。

另外,为吸引国内外企业前往越南西宁省投资,越南西宁省制定了一系列投资优惠政策,福东工业园区在土地租金、公共设施、水电费等方面具有一定的优惠。而海利得的越南工厂则享有“2免4减半”的税收优惠。

开源证券分析师金益腾则测算,在仅考虑企业所得税的情况下,相较于同等产能的国内工厂,越南工厂净利率将提升2.2%―3.7%。

海利得在2019年年报中表示,越南项目产能释放完毕后,正常年可实现营业收入2.13亿美元,利润总额3170.8万美元,税后内部收益率18.06%,投资回收期5.95年。

尽管越南项目放量在即,但眼下海利得的业绩或将继续承压。

资料显示,海利得主要产品为差别化涤纶工业丝,向外可延伸至安全带丝和安全气囊丝,同时也可产出网布供灯箱布使用。

目前,海利得涤纶工业丝主要分车用丝和非车用丝两部分,其中车用丝占比70%。安全带丝和安全气囊丝的下游客户包括AUTOLIV、TRW、JOYSON、丰田全球前四大安全总成厂商等,帘子布下游客户有米其林、普利司通、大陆等国际一线品牌的客户。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世界范围内的主要汽车市场产销量都出现大幅下滑。作为涤纶工业丝最重要的使用领域,汽车的销量表现直接影响车用涤纶工业丝的需求。

这些变化直接反映在公司业绩之中。2020年一季报显示,海利得期内实现营业收入8.15亿元,同比下滑14.05%;归母净利润为4571.99万元,同比暴跌47.15%。

不过,这一局面或不会持续太久。

中汽协数据显示,自5月起我国乘用车产量已实现同比增长,5―7月分别同比增长11.3%、12.5%、13.6%。

另据报道,5月起德国、西班牙、法国等汽车制造大国汽车工厂已开始恢复生产;美国汽车制造商在5月底重启了大部分组装工作。

“至暗时刻已过。”金益腾在研报中称。“(海利得)将充分受益于全球汽车产业链逐步复苏。”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