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民苦等三个月 金发科技68亿口罩大单没了?

2020-08-15 10:19:51

时代周报记者:杨玲玲

8月13日晚间,陷入9.75亿美元(约68亿元人民币)口罩订单迷雾的金发科技(600143.SH)终于回复上交所监管函,市场关注的美国神秘买方也浮出水面。


根据金发科技披露,本次交易买方为Redrock Partners,LLC,1978年在美国注册并持续经营,公司治理结构、内部运营机制等方面不存在异常情形。

对于此前为何一直对买方信息进行保密,金发科技解释为,买方不同意,且可能影响买方实际履约意愿及行为,给公司造成巨大损失。

时间回溯至3个月前,5月18日,作为国内改性塑料龙头的金发科技,在新增口罩业务后宣布再获一笔大单。如果顺利,该笔订单产生的净利润总额将占到其2019年度经审计净利润的50%以上。

同日,金发科技股票应声涨停并开启新一轮上涨行情。截至8月14日收盘,其股价升至16.71元,相较5月18日的13.24元/股,涨幅为26.21%。


然而,严格遵守合约的金发科技,并没能等来买方敲定订单的确切消息。8月上旬,金发科技的业务部门多次尝试联系买方就合同是否履行事宜进行探讨,对方再无回复。

对于这家美国公司,有媒体通过权威信息数据库OpenCorporates搜索发现,叫Redrock Partners的美国企业有好几家,但其中似乎并没有成立于1978年的。不过这或许有数据库录入不够详尽的因素。

8月14日,针对订单的相关详情、以及外界对公司操纵股价的质疑,金发科技证券部人士回复时代周报记者:“这是公司商业行为,均按正常流程合规操作,没有更多可以披露或需要解释的内容。”

得而复失的大订单

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可能永远没有看起来那么好。

5月18日,金发科技公告称,5月16日收到买方(美国某公司)9.75亿美元的KN95口罩采购订单,但未具体披露买方是谁。

根据金发科技此后披露的尽职调查,本次交易的买方名称为Redrock Partners,LLC,是美国注册企业。

金发科技称,通过子公司美国金发,聘请美国迪克森律师事务所(Dickinson Wright PLLC)律师马克汉森(Mark Heusel)对买方的情况进行了背景调查,获取了买方的注册信息和业务报告等资料。

根据获取的资料信息,买方于1978年在美国注册并持续经营,公司治理结构、内部运营机制等方面不存在异常情形,具备合同签订的主体资格。

然而,买方表示,基于其实际业务的特殊性及商业保密保护的需要,无法提供具体的主要业务及营业财务资料给金发科技。

同时,买方提出货物最终目的地涉及多个国家或地区。金发科技认为,出于防疫需要,较难在短时间内派员前往美国及可能的目的地国家或地区进行现场调查和市场调研。

基于以上情况,金发科技与买方在洽谈合同时,约定买方必须一次性先预付订单总价款40%的货款,金发科技收款后才开始生产和备货。且发货后按单结算货物尾款,以控制收款风险。

8月上旬,金发科技业务部门尝试通过电话或其他方式与买方就合同是否履行事宜进行探讨,买方未予有效回应。

至此,金发科技认为,本次合同订单未得到买方的履行,合同订单实际已经终止,随后在8月10日发布《金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子公司特别重大合同终止的公告》。

68亿元的订单就此告吹,对金发股份的业绩影响大吗?

8月11日,金发科技发布半年报称,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169.30亿元,同比增长37.17%;归属净利润24.12亿元,同比大增373.27%。

金发科技将营收增长归结于防疫产品销售收入增加。值得留意的是,根据金发科技披露,在半年报中,截至报告期末,公司口罩类产品共销售3.92亿只,销售区域包括6大洲30多个国家和地区。

而在对上交所监管函的回复中,金发科技表示,上半年以子公司广东金发为经营和制造单位报关出口的口罩合计2.58亿只,以其他公司为经营单位以广东金发为制造单位报关出口的口罩合计5278万只。

两类出口方式涉及出口目的国共40个。

对此,金发科技解释道:“因公司生产的口罩部分内销,财务核算和出口报关口径不同,同时时间确认上存在差异,上述出口数量与2020年半年度报告的销售数量存在差异。”

被质疑操纵股价

回到5月15日,即金发科技公布签订这笔口罩订单的前一个股票交易日,公司股价定格在12.03元/股。而5月18日发布公告当天,公司股价一字涨停,冲高至13.24元/股。

此后,金发科技多次就该笔订单发布进展公告,其股价也随之波动上涨,盘中最高曾达19.13元/股,较5月15日股价涨幅超过59%。

68亿元口罩订单告吹后,不少投资者对订单的真实性提出质疑,并认为公司有操纵股价的嫌疑。


针对外界质疑,金发科技证券部相关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这么大一个订单摆在面前,公司评估后就选择了接单,当时还在合同期,双方签订了保密协议,所以无法对外披露买方信息,否则对方向公司索赔呢?”

至于股价波动,该证券部人士认为是二级市场的行为,公司无意操纵股价。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6月19日,金发科技在《关于2016年度员工持股计划存续期即将届满的提示性公告》中表示,本次持股计划锁定期已于2019年12月21日届满,截至公告日,员工持股计划已减持数量为30359723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18%。

外界提出“操纵股价”的质疑,源于金发科技此前曾出现过董事违规炒股、董事长涉嫌内幕交易等违规操作。

事实上,十年间,违规事件已出现过两次。

根据金发科技公告,2009年4月3日,公司董事夏世勇、董事李建军、原高管人员黄险波因“涉嫌违规买卖本公司股票”,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

证监会的调查结果显示,夏世勇、李建军两人分别于2008年12月29日、2008年12月26日至12月30日委托他人代为买卖其账户中公司股票。黄险波则在2008年12月26日至12月29日期间,委托他人代为卖出其证券账户中的“金发科技”股票。

彼时,金发科技董事会决定责成夏世勇、李建军将其获利8464元、46000元上交公司,并各处以罚款10000元;黄险波(其无获利)罚款10000元。

十年后的2019年,证监会的另一份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2018年4月11日,金发科技董事长袁志敏因涉嫌内幕交易公司股票收到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

据悉,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袁志敏与王宗明有多次通讯联络,袁志敏提供资金,王宗明操作“王宗明”“李某玲”证券账户交易“金发科技”。该账户存在突击开户、突击转入大额资金、集中单项买入“金发科技”等明显异常行为,其交易“金发科技”情况与内幕信息高度吻合。

证监会决定,没收袁志敏及其他相关当事人违法所得32.73万元,并对袁志敏处以58.91万元罚款。

而此次68亿元订单“失踪”,仍是未解之谜。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