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联酋、以色列签署历史性和平协议,殷罡:会有更多阿拉伯国家效法

刘沐轩
2020-08-14 18:32:52
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殷罡强调,“当今中东地区的力量对比发生了变化,巴以问题早已不再是中东问题的核心,现在的主要矛盾是阿拉伯世界和伊朗的对立。在这种背景下,阿以正式建交顺理成章。”

离美国大选还剩下不到两个月,为了连任,美国总统特朗普也在加班加点地“刷政绩”。就在当地时间8月13日,他宣称自己促成了中东地区的一项历史性和平协议——将阿联酋和以色列的“手”牵在了一起。

巴以冲突从。(图源:俄罗斯卫星通讯社).jpg正是由于持续数十年的巴以冲突,以色列长期不被阿拉伯国家所承认。(图源: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在美国长达一年半的斡旋下,特朗普、阿布扎比王储扎耶德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通过电话达成了这项名为《亚伯拉罕协议》(下称《协议》)的和平协议。自此,两个中东国家之间的外交关系将全面正常化,且以色列同意暂停对约旦河西岸地区宣布主权。

对此,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殷罡认为,《协议》的“历史性”意义所言非虚,协议达成不仅对阿以双方有益,还有利于巴以达成和解,进而可以促进中东地区长期的稳定。

殷罡在8月14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强调,“当今中东地区的力量对比发生了变化,巴以问题早已不再是中东问题的核心,现在的主要矛盾是阿拉伯世界和伊朗的对立。在这种背景下,阿以正式建交顺理成章。”

历史性的和平协议

宗教冲突、领土争端…长期以来,中东地区都背负着这些标签,而巴以冲突曾是中东问题的核心。

在1947年联合国大会的投票决议下,一个名为以色列的国家逐渐在巴勒斯坦地区内建立起来,但也在此后长期受到阿拉伯国家的联合抵制——就在1948年以色列宣布建国后,埃及、伊拉克、约旦、叙利亚和黎巴嫩等国家相继向以色列宣战。在此后的数十年内,巴勒斯坦地区战火不断,但这个新生的犹太民族国家却在欧美国家的支持下存活至今。

OIP (1).jpg1948年5月14日,以色列宣布建国。(图源:维基百科)

由于周边国家和地区爆发内乱自顾不暇,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的正面冲突逐渐减少,但长期以来,它的正当性一直没有被阿拉伯国家所承认。

此前,仅有埃及和约旦先后在1979年和1994年分别与以色列签署过和平协定,实现了邦交正常化。而《协议》使得阿联酋成为了第三个与以色列建交的阿拉伯国家,也是首个与以色列建交的波斯湾国家。

根据《协议》的联合声明,阿联酋和以色列的代表团将在未来几周内会面,签署有关投资、旅游、直航、安全、电信等问题的双边协议,还将“扩大和加快”合作开发新冠病毒疫苗。

两国领导人还在声明中表示:“两国的这些努力将有助于挽救整个地区的穆斯林、犹太人和基督教徒的生命。”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特朗普还表示希望更多的阿拉伯和穆斯林国家效仿阿联酋,与以色列正式建交。

对此,殷罡预计,未来将会有更多的阿拉伯国家效法阿联酋,且这已经是大势所趋。

三赢局面

仔细想来,《协议》不仅仅对阿联酋和以色列两国是“双赢”,对协议促成者美国而言,这也是一场外交胜利。

对以色列来说,获得一个阿拉伯“大佬”的正式认可,是以色列未来长久稳定的基础。

“事实上,以色列一直希望正式与阿联酋建交,而阿联酋虽然很早就和以色列开展非公开的必要往来,但由于在巴以问题上有所顾虑,始终未正式公开认可以色列。”殷罡说。

与此同时,对于阿联酋而言,殷罡认为,在长期支持巴勒斯坦的过程中,许多阿拉伯国家都渐渐认识到巴勒斯坦内部的种种顽疾。“既然巴勒斯坦连自己内部都无法统一,阿联酋也就没必要被巴以关系所束缚,可以直接和以色列正式建交。”

blaue-stunde-in-dubai-a113c429-1ba9-469d-ba42-a292fa9e3400.jpg“土豪国家”阿联酋逐渐认识到,没有必要被巴以关系所束缚。(图源:维基百科)

对此,卡内基基金会中东高级研究员米勒对路透社表示:“尽管《协议》的达成并非出于阿、以、美三个国家的美德,但是我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三赢’局面。”

而以色列国家安全研究所所长亚德林也表示,《协议》达成后,以色列得以摆脱吞并巴勒斯坦地区的复杂性和陷阱,而阿联酋会强调自己阻止了以色列对巴勒斯坦的吞并,最后美国也可以声称自己维护了地区稳定,并在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的邦交正常化方面取得重大突破。

除此之外,《协议》也正是特朗普和内塔尼亚胡个人所需要的政绩。

据CNN报道,特朗普在8月初的多项民调中仍然落后于民主党候选人拜登,为了更好地“备战”11月3日的大选,他急需政绩,此次协议的达成也堪称特朗普上任以来在处理中东问题上的最大成就。

2.jpg特朗普在8月13日宣布,以色列和阿联酋达成了一项和平协议。(图源:路透社)

特朗普本人还在新闻发布会上对媒体开玩笑地说道,“本来想叫特朗普协议的,但是怕你们记者不理解。”

相比之下,内塔尼亚胡面临的危机则更加严峻。仅在过去的一年内,以色列国内就举行了三次全国大选,内塔尼亚胡和他的对手甘茨不分伯仲,最终议会决定由两人轮流组阁担任总理。

据以色列时报报道,内塔尼亚胡本人此前因涉嫌腐败而受到起诉,由于其担任总理期间拥有豁免权才得已避开审判。但“屋漏偏逢连夜雨”,今年以来他还由于处理新冠疫情不利失去了不少民众的支持,更加需要一个影响深远的政绩来“续命”。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8月13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达成以色列与阿联酋之间的和平协议。(图源:路透社).png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能靠《亚伯拉罕协议》“续命”吗?(图源:路透社)

但值得一提的是,《协议》也激怒了支持吞并约旦河西岸的以色列民众。据以色列时报报道,内塔尼亚胡曾承诺将宣示巴勒斯坦地区内所有犹太人定居点地区的领土主权,但如今的他却表示,这首先需要来自华盛顿的“绿灯”。

“他欺骗了该地区50万居民和数十万选民。”代表以色列约旦河西岸定居者的耶沙委员会主席艾尔哈亚尼表示。

谁会不满?

虽然《协议》对于阿联酋、以色列和众多欧美国家而言,是个皆大欢喜的结果,但总归有人不满,而巴勒斯坦自然是首当其冲。

尽管在协议达成后,阿联酋领导人仍然强调,阿联酋将继续支持巴勒斯坦人民,并希望他们在被占领的西岸、加沙和东耶路撒冷建立一个独立国家,但巴勒斯坦方面已经把阿联酋当成了“叛徒”。

据半岛电视台报道,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在8月13日当天就对《协议》表达了强烈反对,并指示巴勒斯坦驻阿联酋大使立即返回。阿巴斯的发言人鲁迪尼也指责《协议》是“背叛耶路撒冷、阿克萨清真寺(伊斯兰教第三大圣殿)和巴勒斯坦人的事业”。

与此同时,土耳其和伊朗也纷纷声援巴勒斯坦,指责《协议》是“在巴勒斯坦背后捅刀子”。

值得注意的是,长期以来,以色列都是监督伊朗发展核武器的“科代表”。而在伊朗参与的叙利亚和也门的“代理人战争”中,阿联酋也一直是反对伊朗的“急先锋”。

伊朗最高领导人阿亚图拉·阿里·哈梅内伊(Ayatollah Ali Khamenei)左路哭泣,他为在上周五在德黑兰大学校园因伊拉克无人机袭击而在伊拉克丧生的Qassem Soleimani将军的棺材祈祷.jpeg伊朗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图左)在去年为被美军“斩首”的将军苏莱曼尼哭泣。(图源:耶路撒冷邮报)

但除了谴责,“四面楚歌”的伊朗似乎也难有作为,疫情、民众抗议和经济衰退已经让目前的伊朗政府苦不堪言。

此外,作为另一个影响中东地区的大国,俄罗斯的态度将会如何?殷罡认为,俄罗斯不会反对该协议的签署,因为俄罗斯和巴勒斯坦之间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对于中东地区,俄罗斯考虑的是全局。”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全球确诊超3000万,死亡超94万,印度恐成最严重“疫区”
中美俄新冠疫苗竞争赛点将至:特朗普称美数周内推出,中国最早11月接种
美国蓄意搅局,社科院许利平:“不站队”符合东盟国家自身利益
大限将至微软收购被拒,TikTok美国业务关闭可能性增大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