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P网贷债权商城花样百出,借化债之名割韭菜

冯珊珊
2020-08-14 15:51:12
“商城是指引了一条通往骨折债转的路,就是不让你好好下车。”

今年以来,随着网贷平台清退整治工作进入最后攻坚阶段,大量平台以“加速风险化解速度、最大限度降低用户损失”为名推出债转商城,为用户提供“以债权换购商品”的便捷通道。令投资人没想到的是,这是一颗“糖衣炮弹”。

“P2P网贷平台自营的债权商城,这不是市场化的行为。一些平台强制将债权转化为商品积分,积分只能在自家商城进行消费。然后拿一些质低价高的商品、高毛利的商品打折出售,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二次收割,损害用户的利益。”一位资深金融行业投资人士龙玉(化名)8月11日向时代财经表示。

网贷1(1).jpg

收割方式花样百出

“看过债转商城里面的东西,真的没什么买的,死贵,还不知道是不是假货。”一位问题平台出借人向近日时代财经抱怨。

据悉,有上线的债转商城收购债权抵用价值仅设置在2-3折左右。针对商城的打折行为,不少投资人愤怒地表示,这是平台借转债之名,行收割之实。

近日,北京爱钱进平台的出借人写了一封联名诉求书,其中指出,爱钱进平台疯狂收割出借人:2020年再次出现延期问题后,上远远高出物价的商城,上打折债转通道,采用技术手段截留出借人回款等,无底线收割37万出借人。出借人的诉求是:立刻停止债转商城及债券打折通道,严令禁止平台股东压迫式诱导,出借人债权打折合债权购买高价位劣质商品的行为。

“现在市面上有众多声称服务债事群体的电商平台,往往是与金融平台挂钩、实质上服务于金融平台的债解或变相债解商城。”一位资深金融行业投资人士龙玉8月11日向时代财经表示。

据龙玉观察,“这些商城前期通常以整体打折兑换的形式处理债权人手中债权,然后设置化债金门槛限制债权人权利,采取预充值的形式先期收集资金,再以虚高商品价格的方式收割债权人债权,或者以平台绑定的形式强制债权人在平台进行后期消费。”

时代财经记者通过梳理多家平台商城的业务流程,发现并明晰了其中问题:

服务对象方面,有的商城仅限于平台债权人,有的商城限于债权用户和普通用户。

债权处理模式方面,有的商城债权分级别整体打折兑成积分,有的商城一次性债权转商城积分,转换过程均不可逆。

销售模式方面,均绑定消费,有的商城交纳订阅制会员费后才获得分享化债权利,且设定数千元门槛费才开放全部商品购买权;有的商城变相打折兑付,积分仅可在商城内使用,交易涉嫌违规。

商品品类上,品类较多,但种类较少;多为无品牌商品,品牌商品并无授权。有的商城老款尾货居多,商详粗略或不存在。有的商城提供的商品多为债务人抵押物,质量差、无售后保障,非标品价格不透明,生鲜商品卫生安全不达标。

商品定价方面,采用现金+积分的方式。商品价格普遍虚高,最终支付时需额外缴纳售价一定比例的服务费给平台,且邮费自理,为变相化债提供条件。

“债权抵物商城业内很早就有,个人理解,但凡采取这一步的,平台股东都是想以更低的代价降低自身的责任,保住现有的财富和自由。”长期跟踪人士瓶子学长8月11日向时代财经表示,“利弊很显然,对出借人是弊,对平台是利。通过第三方电商平台根本没有可操作性,因为平台的目的在于收割,而不是换物,通过京东、天猫价格是市场定价,怎么收割?”

债转遥遥无期

“实际上,债转商城这种模式提供给更多债权人退出的途径,在部分经营实体的借款人无力偿还借款的情况下,帮助网贷平台妥善化解坏账风险。对于平台来说,也获得了一定的现金流,缓解了平台的压力,也减少了呆账坏账。这种操作模式一定程度上可以帮助平台和债权人,同时对于提高资金的流动性也有一定的好处。”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叶家平8月12日向时代财经表示。

叶家平认为,债权人选择网贷债转商城,导致出借人需要放弃自己的一部分债权,一旦选择兑换成商品或者服务,是不可逆的。但是商品与服务质量是否又能与标的价值相匹配,这又是一个值得商榷的问题。

“在目前许多网贷债转商城里,商品质量与服务质量都参差不齐,使得投资人将债权兑换成商品或者服务以后,还有一种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感受。如果通过第三方平台自建交易平台,可以提高商品与服务的质量,但网贷平台也将付出更高的成本。”叶家平表示。

叶家平认为,从监管措施上来说,鉴于目前商城债转模式主要是化解早期的网贷平台的坏账风险,所以目前对该细分领域监管尚处于空白,后续监管部门可以从要求网贷平台向投资人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或要求网贷平台须为投资人聘请受托管理人方式,加强对投资人的利益保护。

“现在平台债转是真的慢。上周三天一笔都没有,大家总试着打折,平台收割上瘾了,估计债转就慢了。”一位平台出借人向时代财经诉苦,“商城是指引了一条通往骨折债转的路,就是不让你好好下车。”

“债转慢自然是因为没钱,也不排除部分平台有截留资金的可能。想加速债转,自然需要增量资金进入,要么压实股东责任,要么引进第三方机构资金。出借人转不转,一般建议结合自身情况做选择,因为未来是不可预料的,很难对自己的建议负责。”瓶子学长时代财经表示。

叶家平认为,网贷平台债权时间长,主要原因可能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来自于债转的受让方对网贷平台债权的信心不足;二是投资人众多,投资人的沟通协调的时间成本会比较高;三是本身债转商城这种模式尚处于初步发展阶段,各方对此都有一个适应过程。

“要达到加速债转,目前亟需加强的是网贷平台本身的专业性以及工作效率问题,比如网贷平台应对债权涉及的底层资产进行梳理尽调,对底层资产的风险进行评估分类,此项工作是必须网贷平台必须要开展的。”叶家平表示。

叶家平建议,“转与不转,是个商业判断,必须依据具体项目的底层资产情况来判断。如底层资产面临比较大的不能得到清偿风险,那么早点退出将是一种明智之举。”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流浪者”鹤岗安家记:借网贷买房半年后,因疫情失业为还贷折价卖房
网贷已成落花流水,奥马电器“电路”失灵
微贷网官宣退出网贷 近百亿“未还”股价逆势反弹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