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酝酿合并山西金改提速 省级银行渐成主流

黄坤
2020-08-13 11:04:39

时代周报记者  黄坤

山西最大规模的中小银行合并正在加快落地。 

8月8日至8月10日间,晋城银行、晋中银行、阳泉商业银行和长治银行相继发布召开临时大会的通知,而会议主题均为审议关于参与合并的议案,会议召开时间也大致相近,均为8月24日至26日期间。 

引发注意的是,四家银行对议案表述“合并”的具体提法略有差异。

其中,晋城银行、晋中银行的议案为“参与合并重组”,阳泉市商业银行的议案为“关于参与新设合并”,长治银行的议案为“关于新设合并”。 

据证券时报报道,山西省委省政府等监管部门决定对省内的5家银行进行合并重组,分别为阳泉市商业银行、长治银行、晋城银行、晋中银行以及大同银行。

据介绍,这5家城商行将合并成为一家银行“山西银行”。 

就上述说法,8月12日,长治银行相关人员告诉记者,此事是由山西省委省政府主导,有利于提高银行资本实力和抗风险能力,但新的银行的名称、业务承接等详细的事项目前还未有定论。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表示,银行合并是“1+1=1”,相当于两个及两个以上的牌照合并为一个牌照;而参股进行战略投资,更多是大银行对小银行的援助和支持,优质银行输出资金和管理能力,帮助小银行化解风险。 

但曾刚也强调,并非“出现风险”的银行才会考虑合并,重组实际上可视为从银行长远发展角度出发的一种前瞻性的改革方式。通过合并、重组扩大银行的规模能够提升银行抵御风险的能力,进一步释放银行的竞争优势。 

事实上,今年下半年以来,中小银行合并重组不断升温,在经营压力下,此举成为中小银行深化改革的重要方式之一。 

6月26日,攀枝花商业银行发布公告,拟与凉山州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通过新设合并方式共同组建一家商业银行。

四川攀枝花银行正式官宣合并重组事宜,意味着四川首家省级城商行的组建再进一步。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大多数省份均设立省级商业银行,比如江苏银行、徽商银行、海南银行等。 

参与合并还有谁?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山西省共有六家城商行:分别为晋商银行、晋城银行、晋中银行、大同银行、长治银行和阳泉商业银行。

截至目前,已在港股上市的晋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晋商银行”)以及总部位于晋北地区的大同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同银行”),这两家晋籍城商行则未在官网发布关于召开股东大会审议“合并”议案的通知。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现有公开资料,上述四家已表态参与合并重组的城商行,第一大股东或实控股东均为民企,而尚未表态参与的晋商银行和大同银行实控人则均为国企。 

上述四家城商行已开业运营了十多年,截至2019年末,资产规模均不及千亿。

其中,总资产最大的是晋城银行,2019年末资产规模已超过908亿元;资产质量方面,上述四家银行的不良贷款近年均有所增长。 

8月12日,长治银行从业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此举是为了适应山西省金融改革大趋势。

今年6月,山西省委召开金融改革工作会议提出打造一流农商行城商行,地方银行通过重组,可以有效提高资本实力和抗风险能力。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表示,由于体制机制方面存在的深层次问题,随着市场竞争日益激烈,银行数字化转型压力加剧,部分地方中小银行在业务发展模式、公司治理、风险抵御能力等方面的一些弱点开始显露,这一方面不利于中小银行机构的稳健、可持续发展,也会削弱地方中小银行支持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这成为地方鼓励中小银行合并重组的现实原因。 

“合并”后续有何安排,又会产生哪些影响? 

8月12日,北京某资深金融人士透露,中小银行重组形式一般分为两种,一种是区域性中小银行的整合重组,这样有助于做大做强区域性的城商行或农商行,集中区域内的资源支持当地实体经济,理顺区域信贷市场,减小区域内同业竞争。 

据他介绍,另一种是引入有实力的战略投资者,可以有利于规范银行的公司治理,盘活银行内部资产,增厚银行资本金,增强其抗风险能力,通过强强联合的形式,提高中小银行的竞争能力。 

对于上述四家城商行合并重组事项的具体工作安排、方案等事项,时代周报记者联系到了相关城商行。 

当日,有接近晋城银行的知情人士对记者表示,该项合并计划是山西省政府部门的决定,由政府主导设立的一个银行,有利增强晋城银行资本实力、扩大品牌影响提升服务能力,银行业务没有什么变化。 

对于区域银行并购重组的主要方向,兴业研究金融团队分析,一是盈利能力强,所在地区发展较好的城商行或农商行寻求控股或参股省内资质稍弱的区域银行;二是省内机构合并形成更大的区域型银行。 

北京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工程系教授刘澄对媒体表示,中西部的中小银行重组有其必要性和紧迫性,通过合并能够对其业务线、产品线、管理等方面进行新的梳理,引进新的管理机制、理念甚至通过合并引进域外的金融机构或大的战略投资者,重塑银行体系,对其进行脱胎换骨的改造。 

客户利益是否会受到影响?长治的一位银行储户向记者表示担忧,银行突然公告预合并重组,自己在银行的相关业务及办理是否发生一些变化和不便。 

当日,长治银行的从业人员向记者透露,此举措对客户而言,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从软件到硬件,服务会越来越好。伴随改革,受影响的是我们部门设置和人事调整,要是还能留下,职业前景是不错的。 

中小银行“合并”潮 

放眼全国,近期中小银行合并重组屡见不鲜。 

7月30日,江苏省徐州市区农商银行风险处置化解及改革工作总结会议召开,会上相关领导为徐州农商行(筹)换牌。出席领导在讲话中提出,以有力工作确保徐州农商行三季度正式开业运营。徐州农商行主要在徐州市区三家农商行——徐州淮海农商行、徐州铜山农商行、徐州彭城农商行的基础上,新设合并组建。 

7月29日,陕西银保监局公布批复称,同意陕西榆林榆阳农商行、横山农商行以新设合并的方式发起设立陕西榆林农商行,并承继原来银行的债权、债务。 

“从中小银行改革重组的现实意义来说,面对经济下行压力,中小银行发展面临较大挑战,确实需要‘抱团取暖’,未来合并重组的案例可能还会增多。”新网银行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表示。 

同时,银行业合并重组与监管的鼓励关系紧密,银保监会城市银行部副主任刘荣在7月16日召开的新闻通气会上提及,在城商行的改革方面,支持因地制宜综合施策,积极推动深化城商行改革和化解风险。支持部分省份对辖内的城商行采取联合重组等方式,深化改革,化解风险等。 

但国内有超过4000家中小银行,自身一些历史遗留问题、自身管理与经营能力方面相对有限,“顺势而合”并非易事,仍面临着多方面的挑战。 

新网银行首席研究员董希淼称,两家机构或多家机构从重组到最终融合并不容易。在操作层面,从入股的股份安排、价格确定到不良资产的清查,合并双方都可能存在分歧。与此同时,不同金融机构的经营模式、发展理念以及文化都有差别。合并之后能否快速融合、优秀管理经验能否顺利移植,从而真正发挥一加一大于二的价值,这些都需要较长的时间。 

对于上述改革难题,中国地方金融研究院研究员莫开伟表示,银行机构在合并重组工作中必须坚持市场化、法制化的原则,要把权力更多的交给市场,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真正起决定性作用,实现优胜劣汰。 

同时,莫开伟强调,各地要因地制宜,因事、因时、因机构而变,“一行一策”,不搞“一刀切”,避免行政干预和“拉郎配”现象,防止产生新的风险。通过合并重组,不仅有效化解区域金融风险、增强区域金融稳健性,而且还要让银行机构换出发新的生机和活力,更好的服务经济社会发展。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