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业局部降薪 基层员工称被平均了

曾令俊
2020-08-10 17:24:28

金融业的金饭碗还能捧多久?

近日流传的一则消息显示,按政策要求,金融业将全体降薪,并点名中信银行降薪20%、建设银行降薪30%。

8月7日下午,中信银行回应称,根据中信集团部署,中信银行将按照市场化原则和公司治理要求核定工资总额,工资总额与整体经营情况相挂钩。截至目前,中信银行没有统一降薪的安排。

此前,一份中信集团的文件提到,要求达成费用成本“双控”、质量效率“双升”,在2020年度开源增效50亿元,节流降本100亿元。

除此之外,四大国有行(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6日回应了薪酬问题,均表示,目前没有降薪安排。

时代周报记者近日采访了多位股份制银行、城商行、国有银行人士获悉,虽然大部分银行没有整体的降薪要求,但多数银行从业人士表示考核压力越来越大,基层员工的流失率越来越高,收入呈下降趋势。

“目前,还没收到总行全面降薪的消息,但是,从去年开始出了一个风险金暂扣制度,如果没出风险,三年后返还。普通员工收入是真的少了,考核的指标多了很多,(任务难完成)扣绩效的项目也多了。”8月7日,某股份制银行对公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8月9日,麻袋研究院研究员苏筱芮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近年来受到不良率上升,净息差收窄等影响,银行盈利能力减弱,资产质量承压,出于成本节约角度产生降薪趋向。

局部降薪的背后

2013年大学毕业后,小闻(化名)就在华南某股份制银行从事对公业务。“那几年还属于银行业的巅峰时期,对公业务也算好做,收入在当地算是比较高的水准。年终奖一般有5个月左右的工资。”

但是,2016年后,小闻感觉到银行业明显变化,“对公的压力越来越大,中小微企业的逾期率变高,有同事的甚至待岗清收,一收就是两年。我们的考核越来越细化,扣分的项目特别多,银行年报的经营指标在往上走,但是我的业绩越来越差。”小闻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小闻这两年来一直想跳槽,“不想继续呆在业务部门,压力太大了,想去后台部门,考核压力没有这么大。”但是,他今年尝试几次,最终都没有成功,“虽然没有统一的降薪安排,但是基层员工的压力加大,收入没有增加。”

对于降薪的传闻,另有国有银行资深从业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今年的工资和往年相比没有明显的减少,但是以往每年都有一定的调薪额度,今年暂时没有调,这应该相当于另一种变相的降薪。

“由于疫情,银行业务面临一定的压力,但是考核指标并没有放松,导致很难完成任务,绩效会有下降。”8月9日,某股份制银行零售业务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某国有大行柜员条线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并没有降薪动作,但是工资确实低,一些补贴也取消了。

值得注意的是,关于降薪的传闻,相关银行均表示了否认。

6日,四大行在声明中均提到,2019年,根据国务院工作部署,财政部推动实施了国有金融企业工资决定机制改革,按照市场化的原则核定企业工资总额。

四大行在回应中提到的国有金融企业工资决定机制,是今年1月由财政部印发的《国有金融企业工资决定机制实施细则》,确定了国有金融机构的工资计算公式。

该文件还指出,金融企业未实现国有资本保值增值的,工资总额不得增长,或者适度下降。其中国有资本减值幅度超过10%的,工资总额降幅原则上不低于5%。

“这个主要针对国有金融企业,工资总额与企业的经营效益挂钩,如果净利润增长幅度不达标或者负增长,工资总额会被下调。虽然不至于影响每个员工的工资,但会影响大部分人。”8日,某券商银行业分析师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降低经营成本

长久以来,银行一直被外界视为“金饭碗”。

根据A股上市银行披露的2019年年报计算,从员工月均薪酬看,股份制银行收入普遍较高。

其中,平安银行以月薪5万居首;招商银行的月薪为4.47万元(含派遣人员),中信银行、民生银行月薪接近4万元;城商行中的郑州银行、青岛银行分别为3.56万元、3.43万元;国有大行基本垫底,农业银行、工商银行以2.23万元、2.38万元居后两位。

“我们都被平均了,很多基层员工远远达不到这个水准,不同岗位之间的分化很明显,中高层的收入还是很不错。而且这个数据是指员工的用工成本,包括五险一金的部分、节假日的福利,甚至包括培训的费用。”小闻说。

“四大行基层员工的工资基本上已经降无可降了,和股份制银行的差距比较明显。我在支行做柜员,最近几个月到手才3000多。很多年轻人校招后做不了几年就走了,离职率还是蛮高的。”8月9日,某国有大行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今年疫情影响了大部分行业,但银行业是少数保持正增长的行业之一。

据银保监会披露,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商业银行累计实现净利润6001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

但因为银行账期的滞后性,银行真实的经营情况后续才能体现。

5月24日,央行研究局课题组在《中国金融》杂志上发表的《客观看待第一季度银行业利润增长》一文中提醒,中国银行业利润不排除年内出现零增长或负增长的可能。

据中国银行业协会发布的《2020年度中国银行业发展报告》显示:2020年以来,受新冠肺炎疫情等因素影响,内外部经营环境更加复杂多变,银行业不良资产逐渐增长。截至6月末,不良贷款余额3.6万亿元,比年初增加4004亿,不良贷款率2.10%,比年初上升0.08个百分点。

6月17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提出推动金融系统全年向各类企业合理让利1.5万亿元。这其中,银行被认为是让利的“大头”。

“受疫情影响,银行面临的压力较大,银行净利润增速下滑,不可避免会对员工薪酬产生影响。开源节流,如果开源不了,就只能通过节流的方式控制成本。”上述券商分析师表示。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