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行内测数字货币App,强推DCEP可行吗?最大对手或是Libra

冯珊珊
2020-08-06 19:07:28
“目前,央行正在积极与外部互联网企业合作,扩大DCEP‘朋友圈’。拥有大量用户以及潜在小额零售支付需求场景的互联网企业会更适合参与DCEP的测试,如滴滴出行场景中的用户支付需求。”蒋照生表示。

有报道称,近日,工、农、中、建四大行同时内测“数字人民币”电子钱包,考虑到系统负荷等原因,目前还属于内测阶段。

“目前,央行数字货币的投放主要是通过四大行,这样银行通过App等移动支付工具进行使用,受众范围有限,应用也主要是在体制内机构的员工福利、吃饭等小额支付场景。”湾区国际金融科技实验室副主任、中央财经大学财经研究院陈波8月6日向时代财经表示。

陈波认为,推行使用央行数字货币,最大的挑战在于怎么改变用户习惯,让他们从使用微信、支付宝转移到使用央行数字货币。“目前还在进行小范围试点,看不出具体效果。最后到底会有多少人愿意使用央行数字货币,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DCEP实际上是我们国家纸币的一个线上化的补充形态,最终会变成一个大众应用。微信和支付宝作为我国流量最高的支付类APP,DCEP可以将其作为良好的推广渠道。微信和支付宝也肯定会第一时间和DCEP展开合作,作为国民级别的金融类应用。”易观分析师王蓬博8月6日向时代财经表示。

C端遭遇支付双寡头

“数字货币概念再怎么好,最终还是看用户投票,用户习惯能不能改变过来,愿不愿意使用,还有待观察。在用户体验方面,央行数字货币不一定会做得比微信支付宝更好,但是,它给了银行一个非常有利的工具,去跟微信和支付宝进行竞争或者合作。”陈波表示。

有行业分析人士指出,以存在央行的备付金和支付宝、微信支付平台的货币基金计算,两家机构仅仅是在个人零售领域就揽获3万亿以上的资金。假设允许支付宝、微信支付进入工资结算、对公账户结算领域,不难想象,商业银行体系内的资金将被快速抽干。因此,央行数字货币的一个作用就是要帮助银行系统抢回这块市场。

德鼎创新基金合伙人王岳华8月6日向时代财经表示,“国内的C端支付市场,其实早就出现了寡头竞争的态势。DCEP在C端市场遇到的主要竞争对手,其实就只有微信支付跟支付宝。在消费端方面所遇到的挑战,就是市场的接受度,也就是用户的接受度。”

“如何在应用场景,真正的消费场景上面能够用上DCEP的钱包应用才是关键的所在。现在DCEP钱包的主要应用还是由上而下,从政府部门往市场引导。”王岳华表示。
据报道,目前在各大行“数字人民币”App实测情况方面,注册App需在四大行分别开立数字钱包,数字钱包分别挂靠各银行的账户。在应用场景方面,可实现充值、提现、转账、扫码消费等,支付逻辑与微信、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类似。

“除双离线支付等特殊功能外,DCEP与现有移动支付逻辑和流程差距不大,对C端用户支付体验的实际提升有限,各类潜在优势都需时间检验,短期内如何触达和吸引C端用户使用DCEP也是挑战。”零壹智库分析师、数字资产研究院研究员蒋照生8月6日向时代财经表示。

“DCEP可以一定程度上脱离账户体系束缚,但微信支付宝是当下最常用的移动支付应用,所以为了更加广泛的市场应用,某一程度上来说,DCEP更加需要两大支付应用的支持,DCEP支付与微信支付宝当下的支付形态之间,更趋向于互补。”移动支付网行业分析师慕楚8月6日向时代财经表示。也有业内人士担心,“如果DCEP不能在微信、支付宝上用,那就意味着DCEP要和微信、支付宝去争夺用户习惯。如果支持使用,则面临着怎么支持,如何区分微信零钱、支付宝余额,银行卡快捷支付与DCEP等问题。”考虑到微信、支付宝的影响力,如果不能化敌为友、为我所用,依靠“法偿性”去强推DCEP也未必会一帆风顺。

陈波认为,“可以把一部分央行数字货币通过微信支付宝进行投放,但是投放多少的量,会不会影响银行推广央行数字货币,这是一个矛盾的问题,所以短时间内不太可能进行,但是长期看来,等银行在数字货币领域站稳了脚跟,是有这种可能性的。”

QQ浏览器截图20200730160429 (2).png

B端成DCEP必争之地

“无论是四大行内部试点,还是与外部互联网企业合作,除了检验DCEP性能和系统负荷外,很大原因就在于发掘更多匹配的应用场景。”蒋照生认为,DCEP设计是主要应用于小额零售场景,而从现实支付市场情况看,这部分场景需求基本上已经能够被现有移动支付所满足,所以寻找各类合适的潜在场景对DCEP而言至关重要。

蒋照生认为,对于广大C端用户而言,DCEP出现会为其提供多一种的支付选择,短期内难以直接带来其他明显收益;商户端和互联网场景方是DCEP的必争之地,早期的移动支付也是通过从B端商户向C端渗透才完成大规模普及,并在这过程中,商户和第三方支付各取所需。“DCEP的推广有望延用这一模式。”

慕楚认为,对于C端用户来说,DCEP可以不必受账户限制,也可以实现一定的匿名支付。而对于B端商户来说,或许需要一定的收银改造,但有可能在支付手续费上有所降低。

“DCEP是政府主导的支付应用,可以先通过央企国企下发,例如国家拥有的航空公司、酒店、银行系统以及公共服务事业单位等,实现从C端用户以及由上而下B端商业的双向推动,确保DCEP在较短时间内得到市场的普遍运用。”王岳华表示。

王岳华认为,央行数字货币的推行,将给其他中小商户和企业带来新的发展机会。“一些消费领域的其他第三方支付长期以来受制于微信支付宝的寡头地位,未来如果想要在消费领域有所突破,可以寻求跟DCEP进行深入合作。”

“包括支付宝、微信支付在内的相关持牌机构可能会在未来将DCEP内嵌入现有系统供用户使用,但由此损失的数据可能会对其由此衍生的征信、信贷等业务造成一定影响。”蒋照生表示。

蒋照生认为,银行端尤其是发行银行,有望借此增强在支付产业链中的影响力,并基于DCEP重新抢夺在支付赛道的用户主导权。“除已经完成系统建设的四大行等发行银行外,其他各类商业银行未来要参与DCEP,需要与这些已有DCEP发行权的商业银行系统进行对接,并会由此催生各类商业银行升级IT系统的巨大市场需求。”

境外Libra虎视眈眈

除了面对国内两强相持形成稳定格局的支付市场,DCEP还面临着境外强大的美元体系。

从国际环境看,历次DCEP信息爆出的时间点,与Libra公开其最新动向都保持了惊人的同步,扎克伯格在美国国会听证时,也将中国的数字货币作为假想敌刺激国会的大佬。

“中国推出DCEP除了顺应数字经济浪潮,满足国内需求外,捍卫国家货币主权,加速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也是其重要目标。”蒋照生认为,Libra与DCEP信息爆出的时间点确实存在重合,2019年下半年DCEP“呼之欲出”的消息也必然受到了Libra的影响。

“从当前情况看,Libra2.0正在向监管合规靠拢,美国对数字货币的态度也在今年大转变,结合中美形式,我国会进一步加速DCEP研发和试验进度。”蒋照生表示。

一个很明显的信号是,中国央行至今已先后四次在工作会议中就DCEP做出指示:2018年3月,扎实推进数字货币研发;2019年8月,加快推进我国法定数字货币研发步伐;2020年1月,继续稳步推进法定数字货币研发;2020年8月,积极稳妥推进法定数字货币研发。

“央行对法定数字货币的态度也在悄然发生改变。”蒋照生认为,从最近表态看,央行对DCEP既求“稳”又求“快”,一方面发行DCEP可能牵一发而动全身,必须统筹安排,多次试点,审慎处理各类可能的风险,另一方面,数字货币赛道的国际竞争日益激烈,需要加快研发进度,保持领先身位。

王岳华认为,我国推出DCEP是势在必行,也是国际战略施行的一个基础。尤其是一带一路国际贸易数字人民币作为流通支付,抢占人民币在国际市场货币的话语权。战略纵深的意义重大。

“当前中美情势的发展,只会让我们更加需要提速DCEP在各个落地方面的推展。特别在一带一路等等国际战略的布局方面相信国家对于DCEP的施行会进一步加速。”王岳华表示。

央行数字货币按下“快进键”

今年以来,央行数字货币按下“快进键”。一方面,深圳、苏州、雄安、成都等多个城市已经进行内部封闭试点测试;另一方面,央行数字货币正在加快与滴滴、B站、美团等互联网平台合作。

8月3日,央行2020年下半年工作电视会议指出,上半年“法定数字货币封闭试点顺利启动”,下半年将“积极稳妥推进法定数字货币研发”。目前,杭州、福州、贵州、海南等城市均在积极争取第二批试点。

蒋照生认为,国家在挑选DECP试点城市时会自上而下统筹考虑,与现有区域发展战略相匹配;从配套上看,数字化程度较高、对包括区块链在内的金融科技关注度高、发展速度较快的城市更易成为DCEP试点城市,有特殊使用环境如冬奥场景等也备受青睐。

“除了北上广深之外的、GDP体量较大的非一线城市,其实都有很好的试点机会,这些地方城市的试点都会分阶段打开。其他二线城市的参与主要还是得靠地方银行推动,如果地方银行得到央行的支持并且能夠有效应用,那么在做地推方面可以有很好的发展。另外,在电商、互联网金融等领域,以及具有消费支付应用的互联网企业,都有非常适合的场景来应用DCEP。”王岳华表示。

“目前,央行正在积极与外部互联网企业合作,扩大DCEP‘朋友圈’。拥有大量用户以及潜在小额零售支付需求场景的互联网企业会更适合参与DCEP的测试,如滴滴出行场景中的用户支付需求。”蒋照生表示。

备受市场关注的是,7月30日,央行旗下金融科技公司“成方金融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成立,注册资本200780万人民币,由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中国人民银行清算总中心以及央行全资控股的中国金币总公司、中国金融电子化公司、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共五家央行系公司出资建立。

“成方金科目前还没有相关详细的业务信息出来,而央行数字货币的相关事务目前由数字货币研究所处理,短期还不太清楚相关作用。”慕楚表示。

陈波认为,央行成立金融科技公司,跟数字货币有一定的关联,但更多是从整个银行体系数字化升级的角度进行考虑,其中会涉及数字货币、区块链,以及银行体系数据整合,是一个非常大布局。“未来,我们可以看到央行将通过数字货币、区块链等金融科技对整个金融体系进行监管和管理,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决策。”

王蓬博认为,成方金融科技有限公司在研发推行央行数字货币中,将起到很大的推动作用,“有一个市场主体来运作相关事情,从研发到最后的产品与合作方落地,都会由第一责任人来推动完成。”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三大自贸区方案亮相,中西部省份自贸区建设进入提速期
北京银行数字化转型硕果盈枝,移动银行客户数突破千万
云栖大会阿里推云电脑“无影” 张勇:疫情加速数字化进程
海银财富牵手IBM 发力数字化转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