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通基金经理蒋秀蕾:看好下半年市场,医药行业值得持有5到10年

徐维强
2020-08-05 17:40:44
我不会为了博收益,阶段性的重仓某个赛道,我力求去抓住产业里面未来景气度能维持时间更长、空间更大的好的产业赛道里的好公司,从而进行核心布局。这也是现在大家常说的“产业赛道投资”。

今年是基金业的大年,尤其是医药主题基金更是收益惊人。7月23日,更是传来令投资者振奋的消息:融通医疗保健行业今年以来收益为100.29%(同期业绩比较基准为45.90%),成为年内业绩率先翻倍的基金。8月3日,融通医疗保健行业净值又创新高,年内收益率为106.99%(同期业绩比较基准为50.62%)。

对此,融通医疗保健行业基金经理蒋秀蕾却表现平静。他认为,这样的成绩,更多的是行业的红利,是水到渠成。

1.jpg

融通基金经理蒋秀蕾。图片来源:融通基金

年初已料到今年医药大行情

记者:截至7月23日,融通医疗保健行业今年以来收益已经超100%,成为今年目前唯一一只收益率超100%的基金。为什么能取得如此之好的成绩?

蒋秀蕾:成绩的取得主要得益于医药行业。作为医药行业基金,基金合同要求股票资产中配置医药行业的比例不低于80%。所以与其说取得了成绩,倒不如说是医药行业给我们带来了收益,我们要感谢这个行业。

虽然是今年收益率先超100%的基金,但我相信我们不会止步于此。因为我看好医药行业的长期发展前景,我相信后面其他那些优秀的同行们,大家会一起努力,为持有人做出应有的收益。

暂时我跑得比大家要好一点,但也可以看到大家相互之间的差距并不太大。从我自己的角度来看,大家都很优秀,只是我自己阶段性地跑得多一点。

记者:对于今年的业绩,是否设定有目标?目前的收益情况是在预料之中,还是在预料之外?

蒋秀蕾: 对于收益,客观地讲,是在预料之中。对于目标,我认为还没有完全兑现。

记者:在年初还没有爆发疫情的时候也有同样的预料?

蒋秀蕾:年初还没有爆发疫情的时候,我预料收益会是一年多、两年的时间来实现,但疫情爆发后加速实现了。没有爆发疫情前预计实现时间长一些,因为熟悉医药行业投资的都明白,医药行业自从2017年开始,经历了2018、2019连续两年的政策调整,大家对于政策的底线已经摸得比较透了。以往大家对医药行业是怕政策,因为政策对这个行业的影响实在太大了,但经历两年的政策调整后,反而是政策在倒逼产业往前走,大家的心态已经转换过来了。

重要的是大家对于政策的底线也建立起来了。对于投资,不管是做医药,还是其它行业,都有一个市场认知的问题,要知道行业的底线。现在大家对医药行业的认识,已经比前两年有了巨大的进步,就是基于政策的调整是属于一个不可逆的过程、是一个与时俱进的过程,政策就是要把以前不合理的利润,调整过来,达到一个合理的水平。省下来的钱要进行企业创新,这是政策本身的初衷。

明白这个逻辑之后,对今年的医药行情就不难理解了。我印象很深刻的一件事情,年初两家医药公司公布了2019年的业绩快报,当天股价就创了新高,我认为,这意味着医药行业已经从2019年的政策低谷中走了出来。当时我就有了这种“大胆”的预期或者说是假设,医药行业今年注定将会是大行情。后面到一月底出现了疫情,使得这一预期更加确定了。

记者:那在年初确定了这一预期后,你的操作是怎样的?

蒋秀蕾:那时候仓位已经比较高了,将近90%。我的操作并没有调整,更多是坚定了我对产业赛道上这种好公司的认知,我当时理解的、研究的这些东西都是没有错的,都值得坚守。事后来看也都是对的。所以现在回过头来说,目前的收益也是在我的预料之中。

记者:对于接下来的市场,你最看好哪些细分的领域和板块?

蒋秀蕾:通过我管理的融通医疗保健行业的二季报也可以看出,我的持仓即是我看好的赛道,即创新药、创新医疗器械、疫苗,相关公司也都出现在前十大重仓股里,是我深度布局的。

此外我也看好高端的医药消费品中偏消费的,比如高端的生物制品、高端的医疗器械。此外也看好连锁药店、医疗服务、CXO。这也从侧面反映出我对医药产业赛道的布局比较均衡。我不会为了博收益,阶段性重仓某个赛道,我力求去抓住产业里面未来景气度能维持时间更长、空间更大的好的产业赛道里的好公司,从而进行核心布局。这也是现在大家常说的“产业赛道投资”。

看好下半年市场

记者:今年以来,医药股都是涨幅明显,而相关的医药主题基金也都取得了较大的收益。今年可以说是医药医疗投资的大年。是疫情的原因么?

蒋秀蕾:既有疫情因素,也有政策因素。医药行业政策全方位落定以后,大家根据政策的底线,或者说未来政策出牌的套路,去找寻未来顺应政策方向发展的医药产业投资。这两方面相互促进,后者是主因,疫情是突发因素,也是不可持续的因素,而政策的调整,一旦进行了,就不可能回头。

记者:虽然疫情是导致医药医疗大涨的重要因素,但我们也可以看到,实际上很多相关的股票,基本面是没有发生大的改变。那其中的泡沫又有多大?

蒋秀蕾:疫情给很多上市公司的基本面带来了变化,生产防疫物资、出口医疗设备的公司,业绩会有增厚,自然会带来估值的提升。而有些上市公司基本面没有发生大的变化,甚至受损于疫情,比如医疗服务公司。但是我认为,疫情并不拖累产业的长期发展态势,反而加速产业的快速集中。如在眼科领域,由于疫情导致很多新进入者、市场份额比较小的竞争对手,在很短的时间内快速倒闭,行业集中度提升,这种变化会在未来逐步体现。这其中的龙头公司,价值在短期看会是受损的,但中长期来看却是受益的。

泡沫要相对地看、客观地看。赛道本身具备确定性、成长性的比如眼科、口腔。短期来看,可能会存在一定的高估,有些投资者担心未来会不会得到支撑,但我认为如果这个产业的趋势不变的话,估值会一直存在一定的溢价。

我认为,对于医药医疗投资,更多是从需求端角度去找投资机会,需求有可能因为突发因素会被延迟,但是不会缺席。

记者:疫情无疑是今年最大的一只“黑天鹅”,这对于你的选股和操作是否有影响?体现在哪些方面?

蒋秀蕾:我不认为疫情是“黑天鹅”,而是比黑天鹅更厉害,是“灰犀牛”。因为疫情不是一次性的,它是一个中长期的挑战。从已经披露的二季报也可以看出来,针对疫情也进行了选股和操作上的改变。作为基金经理,要对业绩和持有人负责,遇到这样的投资机会,也会积极参与。疫情对产业影响的长与短,这是我们需要考量的维度。比如防疫物资里面,有口罩、手套,其中口罩的产业逻辑较短,因为新产能上的速度很快,可复制性也很强,因此注定是短期的主题性的机会。但是手套的产业逻辑较强,建厂和达产的过程长、生产难度高,这样新进入者就比较难,因此在投资上,我更关注后者。

今年看到一些优秀的医疗设备企业,借助疫情的机会,走入欧美发达的国家。这也代表着一个新的时代的到来,优秀的中国制造医疗公司能够走出国门,把代表中国制造先进水平的医疗设备带入欧美发达市场。

记者:如何看待下半年的市场?

蒋秀蕾:今年是因为疫情而出现流动性宽裕行情。在疫情没有有效的防控手段之前,流动性将持续宽松,而不会出现阶段性的收紧。另外,经济的强劲复苏,要等到疫情出现有效防控手段后,才有现实意义。总体而言,我对于下半年是看好的。

记者:现在相关的疫苗研究已经进入了关键阶段,大家似乎都看到了曙光。对于当下这个阶段,你如何看待?有没有展开相关的布局?

蒋秀蕾:我觉得疫苗问世没有问题。目前我认为关键在于疫苗的接种,以及后续的检验检测,我会关注其中的相关产业和公司。此外,还会关注上半年受疫情影响的医药行业的机会,包括医疗服务、消费品等。

另外我还有一定的仓位可以布局于其它产业,我会关注前期受疫情影响受损严重的行业,如电影、旅游、航空等。

医药行业具备增长的三大动力

记者:虽然前段时间股市上涨比较猛,但现在有很多分析说,目前中国股市的整体估值还不算太高。但已经有部分板块出现了估值偏高的现象,其中医药是最明显的。你如何看待?持有医药、医疗还安全么?

蒋秀蕾:我觉得没有问题。我觉得目前中国股市呈现出来的,也是美国股市的一个映射,中国市场对于好资产的追捧,与美国市场逻辑是一样的。

未来5到10年消费、医药、科技、新能源等赛道,是大家会重点研究、重点布局的,这代表了全人类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而且是最具有科技属性的、最具有刚需、最具有增长确定性的行业。

今年医药医疗的机会非常大,大家也都看到了。对于未来,大家不要苛求医药医疗每一年都要跑赢大盘指数,持有人包括机构要有中长期的眼光来看,我们认为,医药行业值得持有5到10年。

我举一个例子,2018年的大背景是去杠杆,各行各业都出现了黑天鹅。在这一过程中,正收益的基金中医药也有很多。这说明医药行业即使在极端的市场条件下,它自身具备的内涵价值也存在,而且医药行业从需求端去寻找未来增长的源泉,也具备三大动力即老龄化、城镇化、疾病谱变化。特别是老龄化从明年开始将加速,因为2021年将迎来1962年出生的这一批人步入老龄,1962年是建国后的第二次生育高峰。60后这一批人,相比于50后有更高的学历、更多社会财富的积累、更稳定的职业、更健全的医保,而且对自身健康的追求更高。

只是如果阶段性涨多了,需要消耗时间,等到调整后再买回来。

从数据上来看,目前医药板块是总市值和流通市值第二的板块,不论是申万一级还是中信一级,医药行业都仅次于银行。我从2009年进入融通基金开始做买方的工作,那时医药行业还是第八、第九的位置。

做投资要“顺势而为”,看清产业发展的趋势。从美国市场来看也同样如此,目前市值在3亿美金以上的、最近10年以来涨幅超200%的个股,医药行业的总数是最多的。

记者:就在融通医疗保健行业收益超100%的第二天,市场出现了大跌,融通医疗保健行业的净值也出现了比较大的回撤。而在7月16日那天也出现了一次市场震荡,在这几次震荡中,医药、白酒都是领跌的板块。是因为前期涨幅过大导致的回调,还是其它原因?

蒋秀蕾:主要还是前期涨幅过大。市场上的资金参与方有很多,包括机构、散户、游资等,大家的认知、对产业的理解、参与动机都不同的。回撤反而是健康的,涨多了自然会调,只要不是行业自身的原因,都是健康的。

医药行业有很多大家耳熟能详的公司,回顾其历史股价都是按照产业发展的方向、公司基本面的方向在运行的,这是一个核心。作为专业的投资机构,是要抓住产业赛道的核心内容,做引领潮流、顺应潮流的投资。出现下跌的时候,我一般都会想是不是还没有买够,是不是还可以再买点。

记者:在你的操作中,是会减仓、还是会继续观望?

蒋秀蕾:如果是好公司出现了这种情况,产业、公司都没有问题,我会结合公司的情况,看是否继续加仓。这对公募而言意义很大,因为可以拿到没有冲击成本的筹码。

相对应的有一些小股票,跌了之后我会考虑去兑现我的收益。现在市场对大公司有所偏爱,公司、产业没有出问题,大家都不会愿意卖出,股价向下风险相对可控。小公司阶段性涨得快,但跌得也比较快。所以小公司如果出现回撤,我会考虑兑现浮盈。

从好赛道选择好公司

记者:根据融通医疗保健行业2020二季报,前十大重仓股在上半年的表现都非常不错。你是如何选到这些股票的?您的选股标准是什么?

蒋秀蕾:我是典型的自上而下,首先要认可这个产业赛道,再去选好赛道中的优秀公司。选出的这些公司都有一个特点,就是市值基本都超过了500亿,因为在超过500亿甚至1000亿的公司,它的护城河更宽、壁垒更高、产业地位也会更高。

另外,我非常看重业绩波动性,业绩波动性越小,增长性越确定。业绩波动性小的公司,往往是过程管理做得出众。过程管理是由治理结构、执行层面,诸多因素共同合力输出的。

我也非常喜欢专注的公司,公司只要踏踏实实、数十年如一日就做这一件事情,就会得到认可。我不相信一个公司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好,也不相信一家公司能把三四件事情做好,但我相信一家公司能把一件事情做好。一家公司的精力是有限的,管理半径、管理范围也是有限的,各行各业都是如此。什么都能做好的公司,注定是个伪命题。

另外还有一些辅助的财务指标,比如毛利润水平、ROE等。尤其是ROE,医药行业里优质赛道里面的公司,ROE普遍高于其他行业。因为医药行业本身就不是一个高能耗、高资本开支的行业,而是典型的环境友好型的产业,非常符合ESG投资理念。

记者:在你重仓的股票中,也是众多资本尤其是私募的热门选择。比如今年以来,私募大佬高瓴资本也在二级市场加快生物医药板块的布局,以定增、战投的方式参与了企业的投资。对此如何看待?

蒋秀蕾:我不太关注他们具体投资的标的,但我更多会去关注他们投资的产业方向,这与自己认知的逻辑、框架相符。

“价值观和格局更重要”

记者:医药基金今年以来呈现“你追我赶”的局面,对此你是否有压力?

蒋秀蕾:肯定是有压力的。这种压力对于大家而言是一种常规的压力,是职场压力,是正常的、也是良性的。我是目前所有医药主题基金的公募基金经理中,担任基金经理时间最长的,也是经历最丰富多彩的、资历最深的。我这只产品是2012年成立的,从成立开始我就担任基金经理。从竞争的压力来讲,是一定存在的。我是很希望看到这种“你追我赶”的局面,这就说明医药基金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已经引起了资本市场足够多的重视。从今年的业绩来看,上半年排在前50只的产品中,绝大多数都是医药基金。这本身就是一件让人很高兴的事情。

记者:很多医药基金经理换手率都不高,你的换手率如何?

蒋秀蕾:我的换手率处于行业中位数。我以前的风格有些“飘忽”,但随着时间的沉淀,风格也逐渐形成。

在风格形成之前,也曾经过很多“心路历程”。有说法称“基金经理越老越吃香”,因为很多事情自己亲身经历了之后,才能够痛定思痛、刻骨铭心,逐渐磨练出自己适合未来发展的风格。

以往我也一直在探索,蓄积以前很多的能量于一起,把自己的风格逐渐锤炼出来,即价值投资为主,价值调解为辅。

换手率还是要看核心持仓的换手率更加客观一点。有些价值调解的持仓可能会增加换手率。但是我核心持仓的换手率并不高。我相信我的换手未来也会越来越少的。因为我管理的资产规模在逐步增加,价值调解的部分就会越来越少。

我认为,基金经理的核心是要解决价值观和格局观的问题。我大概的推演顺序是,由正确的价值观,引导出正确的产业格局观,再由一个正确的产业格局观,引导出一个高于市场的普遍认知水平。这才是一个成熟的基金经理、优秀的基金经理具备的基本素质。

比如疫苗,在年初出现疫情的时候我就去进行研究,那个时候我就关注了美国的相关公司,判断会出彩。这就是说研究必须要走在投资的前面,必须要先具备这种认知,才能感知市场的认知,接下来的工作相对简单,是要让市场接受自己的认知,引导市场按照产业的思路去投资。

记者:那在你换手的过程中,是否有偏离你的投资逻辑?

蒋秀蕾:买股票的时候都会想清楚,到底是挣的什么钱。因为医药细分行业丰富、个股数量多,可以挖掘到足够多的长期投资机会,我一般不会偏离也没有必要偏离自己的投资逻辑,毕竟术业有专攻,我还是在自己的能力圈里做事。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大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姚余栋:A股散户收益不佳 标准化产品将是家庭资产的主要配置工具
诺安成长混合基金套牢“基民”,亏损太大不敢看账户
因爱而立 同心致远——宝龙集团成立三十周年暨公益基金启动仪式在沪举行
因爱而立,同心致远 ——宝龙集团成立三十周年暨公益基金启动仪式在沪举行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