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岗率仅20% 伦敦金融城变“鬼城”

文岳
2020-08-04 03:31:12
尽管早在7月初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宣布结束禁足令,鼓励复工,但真实情况并不容乐观,金融城并没有明显的复苏迹象。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文岳

时隔5个月,英国作家海伦·史密斯乘坐地铁前往伦敦金融城。

以往,早上8时30分的伦敦地铁犹如“沙丁鱼罐头”般拥挤,但如今,车厢里只有六七个人零散坐着。走出地铁,海伦发现,那个拥挤的金融城也变得空空荡荡。

“你能想象吗?在我们国家金融业的最核心区域,现在只看到一些骑自行车和给鸽子喂食的人。”海伦向英国天空新闻描述道。

在新冠肺炎疫情刚刚袭击英国期间,就有报道指出,疫情将对伦敦市中心数个CBD造成毁灭性打击,“伦敦新金融城将死”—当时英国的报纸如此形容。

尽管早在7月初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宣布结束禁足令,鼓励复工,但真实情况并不容乐观,金融城并没有明显的复苏迹象。

复工率惨淡

眼下的伦敦金融城究竟有多萧条呢?

斯蒂芬·韦尔顿是商业增长基金(Business Growth Fund)董事长,他在这里已经工作了30多年。现在进入金融城,这位老金融家感觉自己正走在一个萧条的“鬼城”里,他看到枯萎的草许久无人修葺,随风像球一样四处滚动。

拥有600多年历史的伦敦金融城习惯了人潮涌动。这里是欧洲人口最密集的商务区,曾每天超过50万人办公。如今,在金融城,银行家们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只有在空荡荡的大厅外踱步的安保人员。保险经纪人尼利什·纳加尔从劳埃德大厦附近的办公室里跑出来寄信时,甚至感到“有点惊悚”。

“我不太能形容这种氛围,现在像是圣诞节的时候,但让人不好受。” 纳加尔说,“平常就是星期天也不像现在这么死气沉沉。”

尽管伦敦放松了封锁规定,但背后仍是惨淡的返岗率。《每日邮报》报道,伦敦金融城的几家大公司表示,只会让20%的人返岗复工,但实际返岗率可能更低。在金融城旁边的金丝雀码头,12万名上班族中,目前只有7000人复工,不足6%。其中,44层的汇丰银行大楼,往日有1.4万名员工,现在只有200名交易员和资深投资银行职员返岗。

除了安全因素,许多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的金融高管表示,他们发现,疫情期间让员工们在家办公也是可行的。鉴于此,一些员工根本不会回来。

英国国民威斯敏斯特银行表示,目前仍有将近5万名员工留在家中工作,直到明年。其他一些机构,比如标准人寿阿伯丁(Standard Life Aberdeen),也要求大多数员工呆在家里工作。

保险公司Beazley首席执行官安德鲁·霍顿向英国媒体表示,首相的复工声明对他的计划没有影响。他说:“我们不着急。”Beazley在伦敦的办公室可容纳700人,如果实施社交距离措施可以容纳100人。但到目前为止公司最多只有20人来上班。

普华永道的主席和资深合伙人凯文·艾利斯介绍,他们在伦敦的两个办公室每天只有130人上班。

彭博社报道,高盛在伦敦的欧洲总部雇佣了6500人,如今每天只有700人上班。日本野村证券设定了每天300人到岗的上限,仅是他们在英员工总数的15%。

伦敦金融城有四成的大型企业表示,他们准备最多让40%的员工返岗,以遵守社交距离的规定。许多公司将在9月或10月开始召回最少量的员工,但其他公司最早也要到2021年才计划召回员工。

银行“出逃”

英国《卫报》预计,即便疫情结束,金融城和金丝雀码头的企业将面临需求端的最大变革。这场疫情将彻底改变这座世界金融中心。

事实上,随着2008年金融危机后就业岗位开始流失,各银行在过去10年中已悄然在金融城清退了不小面积的办公空间。

根据房产经纪公司世邦魏理仕集团(CBRE)的数据,其实在过去的9年内,伦敦各大银行的办公室面积已减少了大约600万平方英尺(约合55.7万平方米)。

如今,疫情的暴发让华尔街和欧洲的银行业巨头们加速抛弃他们的伦敦据点。

早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之前,巴克莱银行等金融机构已计划放弃其在伦敦金丝雀码头的办公楼。而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巴克莱银行的8万名员工对远程办公很适应,准备继续。巴克莱计划重新部署银行业务,未来还将削减位于伦敦金融城的办公空间,以节省预算。

据报道,未来几个月内,巴克莱银行可能会放弃其在伦敦的投资银行总部大楼,让数千名银行员工在大型、昂贵的城中心办公室工作“可能会成为过去”,该银行长期的“选址策略”将发生调整。

瑞士信贷集团正试图转租9个楼层的办公空间,其多达1/3的员工准备长期远程工作;摩根士丹利也正在重新考量其在伦敦的办公室面积,其CEO詹姆斯·戈尔曼也认为,该银行在未来将拥有“更少的房地产”,因为疫情期间的远程办公已被证明可行。

在伦敦金融城占据了10多栋建筑的德意志银行经决定转让其中的大部分物业。这家银行去年宣布了一项战略,要减掉数千亿美元的无用资产,并削减多达1.8万个工作岗位。此外,野村证券和汇丰控股集团都在推销转租位于泰晤士河对岸的办公空间。

仍然不可替代

不少伦敦金融城的雇主仍坚称办公室生活仍将是他们运营的核心。

部分银行业高层表示,银行不仅需要在安全快速的互联网连接下执行数百万美元的交易,而且还要有严格的监督管理,这些操作在家里很难实施。此外,远程办公对于金融团队内部的团队合作也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尤其是在资历较浅的初级管理人员中。

与他们的老板不同,许多年轻的工作人员在拥挤的公寓里的卧室或茶几上工作,他们担心自己错过与老板接触和接受指导的机会。《金融时报》认为,说服首席执行官或高级管理人员的回归会在更多初级员工中带来不言而喻的方向感,表明办公室政治至少远未消亡,这也对金融城复苏至关重要。

此外,伦敦市政府也在其职权范围内制定了一系列措施,以帮助振兴市中心经济。伦敦政经学院的托尼·特拉沃尔教授表示,尽管外界忧虑伦敦经济复苏问题,但首都强大的韧性将让这座城市最终度过衰退期。

“我们这座城市经历过很多,历史上的大火灾、恐怖袭击、闪电战、大瘟疫。以上情况彻底改变了我们这座城市吗?不见得。”特拉沃尔说。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