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也要“跟风”美国封杀抖音? 八字还没一撇

刘沐轩
2020-07-30 17:20:00
“日本经济最大障碍仍然是疫情的复发,因此日本经济复苏更需要中国市场,因此不会趁机制衡中国。”

近日,关于有日本议员提议禁用TikTok(抖音海外版)的新闻引发广泛关注。

据日本《读卖新闻》7月28日报道,隶属于日本执政党自民党的“规则形成战略议员联盟”决定向政府提议,立法对中国企业开发的APP进行限制,其中包括短视频社交平台TikTok等。

担任该联盟主席的前日本经济财政大臣甘利明在7月28日向媒体表示,为了应对美国要求,政府应该重新审视信息的收集和利用管理规范。

94cad1c8a786c91723b737beccbe7ac83ac7570e.png前日本经济财政大臣甘利明向媒体表示,需要重新审视信息的收集和利用。(图源:twitter)

此消息发布后,被许多媒体解读为,日本将成为继美国、韩国、印度和澳大利亚后,第五个会对TikTok进行打压的国家。

但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东北亚研究所副研究员刘云认为,“提出建议的‘规则形成战略议员联盟’仅仅代表日本国内的一种声音。而从日本政府的角度来看,日本经济的最大障碍仍然是新冠疫情的复发,且日本经济复苏更加需要中国市场,因此不会趁机制衡中国。”

自发组成的“讨论组”

时代财经查询了解到,名字冗长的“规则形成战略议员联盟”本质上只是个讨论组,由69名自民党国会成员自发组成。作为一个政策研究性质的自发组织,该小组经常会针对时下热点召开会议,并邀请一名学者专家来进行讨论。

而这个小组日常讨论的议题较为广泛,从数字货币、供应链到经济安全和国际关系等均有涉猎,但在日本政府的立法方面并没有决定性影响力。

6-18_3.jpeg“规则形成战略议员联盟”是个自发性的政策研究小组。(图源:日本外务大臣政务官中山展宏政务主页)

担任该组织执行秘书的日本外务大臣政务官中山展宏还在自己的政务主页上记录称,该组织曾在6月18日邀请了联合国前副秘书长高须幸雄来探讨“国际组织的治理与选举”。

刘云在7月29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介绍称,日本政党内部有着许多类似的“讨论组”,以兴趣爱好或相近政治观点为由聚在一起讨论议题。而以甘利明为首的“规则形成战略议员联盟”主要代表的是较为亲美的保守势力,所以才会提出限制中国APP的建议。

上海外国语大学日本研究中心主任廉德瑰在7月30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亦指出,作为一个右派团体,“规则形成战略议员联盟”在目前的国际关系氛围下选择发声敦促日本政府跟随美国,但其影响力十分有限。

“作为议员,他们确实可以向内阁提出建议,但也仅限于此,政府最终还是会综合考虑再做决定。”廉德瑰说。

据路透社报道,该组织此前曾屡次提出,“在日美同盟下,重要的是使日本与美国保持一致。”

微信截图_20200730092956.png“规则形成战略议员联盟”讨论TikTok。(图源:共同网)

值得注意的是,甘利明在会议上解释称,“规则形成战略议员联盟”并不是要突然对抖音、微信进行限制,“而是想先赢得国民和用户的理解,进行各种说明,并在今年秋天之前汇总对政府的建议。”

但想要真正立法实行,则需要修改日本的《电气通信事业法》。但目前日本上半年的通常国会已经结束,而秋季临时国会召开要等到九月底十月初,即使“规则形成战略议员联盟”讨论出了一份立法草案提交给政府,但提案能否获得国会参众两院的批准也还是个未知数。

和美国参、众两院已经投票通过的TikTok政府雇员限制提案相比,日本在禁用TikTok方面其实“八字还没一撇”。

美国施压下如何选择

自2017年10月进入日本市场以来,TikTok已经拥有了超过1000万的用户,许多政客和地方政府也都在TikTok上开设账号拉拢年轻人或宣传政策。在这种背景下,日本会在对待中国互联网企业上选择和美国步调一致吗?

南华早报在7月28日报道称,美国副国务卿克拉奇对日本《读卖新闻》表示,美国希望(在抵制5G和中国应用程序上)日本与之合作,且该禁令将加深“与美国盟友的团结与统一”,但华盛顿将“尊重日本的主权”,把决定权交给东京。

但经时代财经核实,《读卖新闻》的相关报道中并没有提到采访克拉奇的信息,而仅仅引述了克拉奇对加强5G基础设施安全审查的观点。

“美国在调整外交战略时一向会要求盟国跟随,而在中美关系如此紧张的当下,对中日关系也不能抱太大希望。”廉德瑰指出,在今年年初的抗疫中,日本政府确实有意借机改善中日关系。廉德瑰认为,随着4、5月疫情的持续导致中日之间商贸往来的中断,未来日本可能选择跟随美国。

时代财经注意到,在7月疫情复发后,日本经济复苏愈发堪忧。信用评级机构惠誉虽然在7月28日维持了日本“A”级长期信用评级不变,但将其主权评级展望却从“稳定”下调至“负面”。

惠誉认为,尽管日本在控制新冠病毒方面取得成功,但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仍然导致日本经济急剧萎缩。

日本政府同日发布展望称,预计截至明年3月底的2020财年日本GDP将萎缩约4.5%,降幅将超过2008财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的3.4%。而日本央行副总裁雨宫正佳也在7月29日表示,目前日本疫情对经济和市场的影响依然存在很大不确定性,预计复苏的步伐将“比较温和”。

但刘云却比较乐观。他指出,中日之间的经济关系有着长期默契,不同于中美。日本经济如果想实现复苏,与中国的关系至关重要。

图源:推特.png限制中国APP的话题登上日本推特热搜。(图源:twitter)

“现在的日本政坛已经进入了‘后安倍时期’,许多有竞选意愿的政治家都在有意展示自己的姿态。”刘云还指出,此前日本出台政策资助企业从中国回迁产业链,也是为了帮助因供应链过长导致经营困难的中小企业,是对全球供应链危机的反应,而不是意图针对中国。

据日经中文网报道,日本政府从7月22日起就积极与中国、韩国和新西兰等10个国家和地区展开交涉,期望加速恢复商务往来,推动日本经济全面重启。而随着中国汽车市场6月的销售数据喜人,许多日本汽车厂商也打算以中国为起点实现复苏。

此外,野村证券和日本财务省在最新一期白皮书中不约而同指出,中国将在疫情后较早实现V型复苏,因此对未来中日贸易的扩大抱有信心。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大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姚余栋:A股散户收益不佳 标准化产品将是家庭资产的主要配置工具
浙商银行:平台化服务助力民营经济发展
首创完整“硫―钛―铁―钙”循环经济 惠云钛业即将登陆A股创业板
中指院发布《2020中国房地产品牌价值研究报告》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