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达化身卖药郎,股价两日飙涨12倍,全因生产特朗普力捧的羟氯喹?

李傲华
2020-07-30 12:40:43
曾经倒下的胶片巨头柯达这次能站起来吗?

沉寂了多年的胶片巨头柯达宣布进军制药行业,是“回光返照”还是“起死回生”?

film-2725286_960_720.jpg图片来源:pixabay

北京时间7月29日晚间,柯达(NYSE:KODK)宣布获得美国政府根据《国防生产法案》借出的7.65亿美元贷款,正式进军制药行业。

这笔贷款将用以生产一些仿制药的原料药,其中包括曾被特朗普强力安利的羟氯喹。(点击查看时代财经此前相关报道:死亡风险增加!特朗普力荐抗疫神药氯喹要凉凉?

在消息正式公布前,柯达股价就已经开始不声不响地疯狂上涨。

7月28日,柯达股价报收7.94美元/股,较上一个交易日上涨203.5%。7月29日,柯达更是盘中触发熔断20次,最终报收33.20美元/股,涨幅达318.14%,两日累计涨幅超12倍。

微信截图_20200730115202.png图片来源:雪球

失落的巨人

“柯达”是传统胶卷时代令人记忆最深刻的一个名字。

在数码时代来临之前,中国市场上的胶卷只有一种,那就是柯达,但这个成立于1880年的胶卷巨人最终还是倒在了新技术冲击之下。辉煌已离柯达远去,只留下一个破产故事被反复提起。

在最巅峰的时候,柯达占据了全球超过75%的胶卷市场份额,业务遍及150多个国家和地区,全球员工达到14.5万人。90年代,柯达每年的销售额在130亿-150亿美元之间,平均净利润为5%-10%。

柯达的破产常常被认为是没有抓住数码时代的机遇所致,但是世界上第一部数码相机却出自于柯达之手。

1975 年,柯达相机工程师Steven J.Sasson开发了世界上第一部数码相机。彼时的柯达还沉醉在自己胶卷王国里,并没有重视这款新产品。

1988年,东芝和柯达的老对手富士合作推出了DS1P,这是全球第一款实现商业化的数码相机。这时候柯达反应了过来,尝试数字化转型。

凭借昔日胶卷霸主的光环,柯达最初的转型之路并不难走。2005年,柯达拥有21.3%的美国市场份额。

但问题是,美国市场之外柯达日子并不好过。佳能、尼康等新兴的日本品牌不断蚕食柯达的市场份额。1999年,柯达在全球市场有27%的占有率,到了2010年只剩下了7%。

数码相机也没有给柯达带来足够利润。根据哈佛的一项案例研究,柯达每卖出一台数码相机,就亏损60美元。另一方面,随着数码相机普及,胶片的销售额也一降再降。

在破产前一年,柯达的胶片销售收入仅为3400万美元,而数码相机部门的亏损额达到了3.49亿美元。

2011年,柯达的市值从1997年的310亿美元下降到21亿美元,蒸发了99%。最终柯不得不在2012年提交了破产保护申请,并于2013年重组成为一家小型的数码影像公司,再次登陆资本市场。

不过重新出发的柯达股价长期在3美元/股以下徘徊,再也没有重现80美元/股的荣光。

制药能救柯达吗?

没落的胶卷巨头又是如何把目光投向制药行业呢?这两个听起来是毫不相干的领域,实则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胶片其实是一种生产极其复杂的产品,尤其是彩色胶片。彩色胶片上包含了多达24层的化学物质,包括光敏剂、染料、成色剂等。从某种角度来看,以胶片生产为主业的柯达其实是一家化学公司。

此次柯达进军的领域也主要是仿制药原料药。

美国总统特朗普认为柯达可以保证25%美国仿制药所需原料药的供应,其中或包括此前被美国政府大肆吹捧的羟氯喹。

时代财经了解到,美国制药商基本不在本土生产原料药,而转向中国和印度等国家采购。中国是全球原料药第一大出口国,截至2019年,我国原料药出口量突破1000万吨,达到1011.85万吨,相比2018年增长8.84%。

而特朗普此前一直宣称要把制造业带回美国,扶持柯达或许也是医药制造业回归计划的一环。

受中美贸易摩擦影响,2019年我国对北美洲出口原料药78.79万吨,货值45.18亿美元,同比减少0.37%。

深圳中金华创基金董事长龚涛7月30日对时代财经表示,柯达转型的成功概率很大。“对柯达来说,与成品药相比,转产原料药门槛更低,因为胶片生产和原料药生产都涉及化工品,本身有一定共性。柯达现在还得到了美国政府支持,生产线改造,厂房建设也许都可以靠这笔7.65亿美元的贷款解决。”

事实上,这也并非柯达第一次尝试制药。

1988年,柯达耗资51亿美元收购传统制药企业Sterling Drug。但因为迟迟没有从制药业务中获得预期中的收益,1994年柯达将其分割出售。

与此同时,富士却大张旗鼓进军制药行业,并且坚持在此领域进行巨额投资。

新冠疫情中名声大噪的“神药”法匹拉韦(Avigan)的研制公司富山化工制药株式会社早在2009年就被富士收入麾下。2011年,富士还收购了默沙东旗下的生物制药网。此外,富士于2013年收购的制药公司Diosynth Biotechnologies目前正在研发新冠疫苗。

如今医疗保健业务已经成了富士主要的营收来源之一。富士的医疗健康及高性能材料在2019财年前三季度销售额达68亿美元,占总营收42.88%,远超传统影像业务的24.41亿美元。

菲林时代的柯达打遍天下无敌手,富士也许是唯一能称得上对手。在后者接连抓住数码和医疗两次转型机会后,已经成为了柯达需要追赶的对象。美国政府助攻之下,大举进军制药业的柯达能否扳回一局呢?我们拭目以待。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时代投研·景点及旅游周报 | 聚焦国内市场,出境游企业困境中转型
北京银行数字化转型硕果盈枝,移动银行客户数突破千万
李扬:经济循环格局转变要靠市场机制实现,转型对沿海地区就业影响大
定增5.5亿用于收购,药界长子华北制药转型做“兽医”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