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而达存货跌价风险加剧,靠关联方承担成本做高利润?

陈鑫鑫
2020-07-29 10:07:26

时代商学院研究员 陈鑫鑫

6月22日,福建恒而达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而达”)的创业板IPO申请获深交所受理。资料显示,恒而达主要从事模切工具、锯切工具、裁切工具等金属切削工具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恒而达的存货近两年增加较多,而2018年加大储备原材料后又面临2019年原材料价格普遍下跌的窘境,存货跌价和周转压力骤增。此外,恒而达的政府补助金额并不低,2018年约三成利润总额来自政府补助,而多项补助仅维持1年,可续性存疑。历史资料表明,恒而达存在靠关联方承担成本做高利润的嫌疑。

【企业档案】

招股书显示,恒而达成立于1995年,2018年11月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恒而达的实际控制人为林正华、陈丽钦夫妇,两者直接与间接合计控制67.05%股份。林正华为该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陈丽钦则为该公司董事。其他信息如图表1所示。


一、高价采购原料,存货减值风险高企

2017—2019年,恒而达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1.17亿元、1.71亿元、1.65亿元,占当期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46.14%、49.68%、45.23%。报告期内,恒而达的存货规模较大,且在2018年增长明显。

周转率方面,2017—2019年,恒而达存货周转率分别为2.04、1.81、1.57,下降趋势显著,2019年已下降至较低水平。

对于存货增长和周转率下降,恒而达在招股书中解释称,公司的产品系列、品类、规格较多,以预测销售和客户订单相结合的模式合理组织生产,为保证及时供货,故保持一定规模的库存。同时,公司生产双金属带锯条的原材料主要从国外进口,考虑运输周期、市场价格上涨的趋势以及集中采购获取相对优惠的价格等因素,结合自身资金情况,适时提高了进口原材料冷轧合金钢带的储备量,导致原材料储备规模较大。

根据上述解释,因担忧原料价格上涨,恒而达在2018年加大了采购量。不过,从2019年的情况来看,多数原材料的价格不升反降,冷轧合金钢带的均价尽管有所上涨,但涨幅较小,仅为0.97%。因此,恒而达在2018年大幅增加的原材料,其减值风险较大。


此外,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恒而达的存货跌价准备余额占存货余额的比重分别为1.81%、1.22%、1.09%。在原材料价格普遍下跌的2019年,恒而达的存货跌价准备计提比例不升反降,令人费解。

二、政府补助占比不低,可持续性存疑

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恒而达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金额分别为900.89万元、2355.98万元、1262.61万元,占当期利润总额比例分别为12.7%、30.95%、15.17%,比例已然不低,尤其是2018年。同时,补助金额波动较大,稳定性较差。

对此,恒而达表示,金属切削工具行业属于产业支持行业,而且公司为当地的就业、纳税及产业集群作出一定贡献,因此公司未来获取科研项目补贴和其他贡献奖励的可能性较大,政府补助具有一定可持续性。而2018年补助金额较高是因为老厂部分拆迁而取得较大金额的政府补助。

时代商学院查阅招股书发现,恒而达2017年共有4个政府补助项目,延续至2019年的补贴项目仅有1项;2018年共有12项补助,延续至2019年的补助项目仅有3项。由此可见,该公司获得的大多数补助仅维持1年,可持续性存疑。

三、曾靠关联方承担成本做高利润?

招股书显示,恒而达2017年合并的三家公司,合并前皆存在股权代持情况,实际出资人皆为恒而达的实际控制人林正华,且均只有恒而达一家客户。

其中,恒而达员工李文龙代持文龙钢带分卷有限公司100%股权,但实际出资人为林正华。该公司主要为恒而达模切工具生产提供钢带分卷业务,注册资本为50万元,2017年被恒而达吸收合并,100%股权转让价格为55.66万元,较彼时净资产无溢价。

剑山机械加工有限公司的股权代持人为恒而达另一员工徐剑山,出资资金亦由林正华提供。该公司主要为恒而达提供生产设备的维修服务,注册资本及实收资本均为50万元,转让前净资产为55.82万元,100%股权转让价格为55.8万元。

万兴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兴物流”)的股权代持人为陈丽容、黄永革,两人分别为实际控制人陈丽钦之妹妹和实际控制人林正华之妹夫,出资资金均由林正华提供。该公司主要为恒而达提供生产过程中的物料搬运服务,注册资本及实收资本均为100万元,转让前净资产为99.26万元,100%股权转让价格为99.26万元。

恒而达实控人费尽周折找人代持三家公司的股份,而三家公司又仅与恒而达交易,其中会否涉及利益输送?

招股书显示,在2017年合并前,三家公司皆处于亏损状态,如图表3所示,三家公司合计利润总额为-349.69万元。尤其是万兴物流,在营收仅为483.18万元的情况下,利润总额为-304.91万元,亏损严重。

可见,关联交易并未为三家公司带来多大的利益,从公开信息中未见恒而达实控人向三家公司输送利益的迹象。不过,从另一角度看,这里也不排除三家公司在合并前通过关联交易替恒而达承担成本,从而提升恒而达利润水平的可能性。


【严正声明】本文(报告)基于已公开的资料信息撰写,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未经时代商学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及其他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获得授权转载,仍须注明出处。(联系邮箱:TimesBusiness@163.com)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