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租公寓“爆雷”不断,湾流国际打“游击”,车建新、郑永刚都踩坑

童洁
2020-07-16 17:33:17
一位接近湾流国际的人士告诉时代财经,这家公司基本已经“瘫痪”,丧失了处理问题的能力。

timg (7).jpg湾流国际青年社区

上海广粤支路1号8幢5层曾是长租公寓运营商湾流国际的总部,2018年初其入驻该园区时,上海市虹口副区长曾送上祝福,望湾流国际早日成为“独角兽”,成为虹口区乃至上海市的明星企业、标杆企业。

然而,成为“独角兽”的愿望还没有实现,湾流国际就陷入了危机。去年12月,湾流国际被爆因各类款项而遭到10多家供应商联合起诉,当时湾流国际对该消息向时代财经进行了否认,但不到一个月后,来自业主、租客、供应商各方的投诉集中爆发。

身陷漩涡的湾流国际不得不选择“断臂”求生。近日,湾流国际上海隆昌路门店发出一则通知,该门店即将变更为中骏集团旗下“方隅公寓”。中骏集团告诉时代财经,其确实在近期收购了湾流国际隆昌路门店,接下来该门店的运营将由中骏集团旗下方隅公寓全面接手。

另据业内人士透露,除了上述门店被出售之外,上海还有多个湾流国际的项目被分别转给了V领地及债权方远东宏信等。不仅如此,湾流国际的合作方建信还将位于杭州的6家门店全部转让给了乐乎公寓。

在危机逐步公开化后,围绕湾流国际的投诉进一步爆发。在微博、知乎、黑猫投诉等网络平台搜索关键词“湾流国际”可以看到,维权的信息还在日益增加,而一位接近湾流国际的人士告诉时代财经,这家公司基本已经“瘫痪”,丧失了处理问题的能力。

官司缠身,湾流国际玩起了失踪

2019年9月,赵婷婷在一个中介平台看到了湾流国际的房源,时下最流行的“ins风”房间瞬间抓住她的眼球,“有点莫兰迪色调,装修是比较简洁现代的风格,照片里搭配的软装也很ins风,社区还有健身房,感觉特别好。刚好有家门店离我公司比较近,所以看了照片我马上就约了看房。”

湾流国际的房租并不便宜,赵婷婷看中的房源只有不到30平方米,月租高达4800元。接待她的管家称,如果选择年付租金,可以享受租金9折优惠。考虑到自己工作和生活都比较稳定,赵婷婷选择了年付,一年租金加上押金,一共付款56160元,此外还有每个月400多元的管理费需要额外支付。

尽管房租略高,但租到了喜欢的房子,赵婷婷还是非常开心。直到今年1月,赵婷婷听到邻居们讨论湾流国际“爆雷”了,她开始感到有些疑惑和慌张。疑惑的是,她所在的门店一切如常,不像大家说的“爆雷”样子;慌张的是,如果湾流国际真的出问题了,自己该怎么办,几万块租金能不能拿回来。

4月,业主张贴公告称,湾流国际连续多月未按时支付房租,其已向法院提起诉讼。与此同时,业主下达了收房通知,要求所有租客尽快搬离,若拖延不搬,将采取停水电、锁门等措施。

类似的状况在湾流国际广州、深圳、上海等各地的门店上演,不少租客受累。这些租客少则数千元租金、押金被套,多则上万元无法拿回。

赵婷婷和邻居尝试向管家寻求帮助,“起初管家安抚大家,给我们进行登记,承诺妥善解决问题。没两天就变脸了,让我们去湾流国际总部反映情况,后来直接蒸发,不回消息,不见人。我们没办法,只能先搬出来。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他们的总部已经搬了好几次,我们压根找不到人了。”

通过走访,赵婷婷的说法得到证实。7月14日,时代财经前往广粤支路1号8幢5层湾流国际总部,在办公楼的大堂,保安登记处的桌子上贴着一张通知,显示湾流国际已于5月28日搬迁至宝山区一处新的办公地点,6月1日起开始对外接待。

1.jpg湾流国际搬迁通知,时代财经摄

时代财经再次前往通知中的新地址,看到门口挂着“清流”的标识,大门玻璃和前台贴着一张标着“接待中心”的纸张,底下留有联系方式、工作时间和接待日期,落款正是湾流国际共享社区。

2.jpg宝山区办公场所 时代财经摄

不过,该办公点空无一人,联系方式则始终无法接通。园区内一位商户告诉时代财经,湾流国际的员工搬离了该办公地点,上个月还有一个工作人员,现在处于空置状态。

而后,有消息称,湾流国际的最新办公地址在其呼兰路店,时代财经前往后发现,该门店仅前台有工作人员。该工作人员称,目前呼兰路店已归属湾流国际合作方建信,湾流国际总部工作人员不在此办公,而是采取居家办公。“我们也联系不上总部的人。”该工作人员表示。

3.jpg湾流国际呼兰路门店 时代财经摄

事实上,湾流国际早在去年上半年就有“爆雷”的迹象。天眼查显示,去年5月,湾流国际首次成为被执行人,8月,徐汇法院还对其创始人黄海滨发布了限制消费令。而且,从去年至今,湾流国际涉及的法律诉讼至少15起,被执行人信息19条,限制消费令5则,股权也多次被冻结。

频繁融资,多位资本大鳄踩雷

作为国内早一批成立的集中式长租公寓运营商,2015年在上海成立的湾流国际曾是业界头部企业。去年1月,黄海滨还在上海高调举办了一场发布会,宣布并购星窝创享青年公寓,并喊出了“百万套”的豪言。

“日本前十名的企业管理了市场几十万套的房源,占到70%的市场份额,而中国能列举得出的有规模的企业就那么几个。”彼时,黄海滨说,湾流国际要在十年内达到百万套规模。

在成立湾流国际之前,黄海滨有着超过15年的地产金融、地产开发、商业运营从业经历,带队完成过100亿元规模的地产股权融资、280亿元投资额的项目。进入长租公寓后,黄海滨将地产金融的一套模式搬了过来,他相信长租公寓和房地产一样,规模是关键,规模不上去发展就会受限,他也坚持用金融的思维来带领湾流国际发展。

黄海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过,公寓行业发展的核心是金融。他认为,在长租公寓“跑马圈地”的过程中,各家企业必然摆脱不了对资本的依赖。同时,由于行业较新,并且不拥有物业的所有权,长租公寓企业直接从银行获得融资非常有限,因此,必须找到更多新的资金和新的运作模式以支撑规模扩张的速度。

事实证明黄海滨的确是一位善于利用金融工具的资本玩家。过去的几年,湾流国际熟练运用股权、地产基金等融资手段,与各路资本保持着紧密的关联。

2015年成立之初,湾流国际就先后进行两期投资基金募集,受到家居大佬红星美凯龙董事长车建新、宁波资本玩家杉杉控股董事长郑永刚,以及杭州本土国有金融企业余杭金控的青睐,募资规模超5亿元,凭此快速完成40个社区的投资落地。

股权.png图片来源:天眼查

2017年和2018年,湾流国际延续每年一融资的节奏,接连完成A、B两轮融资。其中A轮融资的领投方是资本大鳄基汇资本,融资金额4亿元,双方还联合成立重资产投资基金,帮助湾流国际对接REITs。B轮融资未披露金额,但投资方同样来头不小,由金融机构远东宏信领投。

除此之外,湾流国际与远东宏信及有着建行背景的建信达成战略合作,杭州的6个项目及上海多个项目便是与建信合作运营。

在房东东创始人全雳看来,长租公寓“爆雷”背后的原因大同小异,大量资本的进入不仅没有改变行业低毛利、低周转的特征,反而抬高了行业的成本,令企业为了融资而融资,为了上市而上市,最终陷入难以为继的地步。

湾流国际也没能逃脱这样的行业定律。资本加持下,湾流国际的规模增长速度如同黄海滨预期的一般迅猛,但长租公寓难以解决的盈利问题,加上高负债,为湾流国际埋下一颗定时炸弹。

根据房东东报道,湾流国际与建信在杭州合作的6个项目签订了收入保底协议,建信借款给合资公司,湾流国际保证每年最低3200万元收入,若未达标,湾流国际须自掏腰包补足差额。但去年,这6个项目的收入仅2400多万。

建信需要填补的“坑”还不止于此,危机发生后,湾流国际退出了部分合作项目,建信被迫收拾残局。据悉,此次乐乎公寓接盘杭州6个项目便是受到建信委托,上海部分归属建信的项目也在寻找新的买家。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深圳向商务公寓说STOP,增加住宅供应的口子在打开
湾流国际“爆雷”追踪:租客集体起诉、员工数月未发工资、创始人再被限制高消
五洲国际债务危机久拖未决,退市警钟又敲响,创始人兄弟集体隐退
专访冯达文:早晚变脸,朝夕毁约……当今国际关系更似春秋战国时期“合纵连横”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