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投资张洋:创新驱动发展亟需长期资本支持

张洋
2020-07-16 09:42:31

  715日股权投资行业最重磅的一个利好消息出炉,即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取消保险资金开展财务性股权投资行业限制,在区域性股权市场开展股权投资和创业投资份额转让试点。该消息无疑为当下股权投资行业低迷行情中的一缕清风。

  一直以来,股权投资和创业投资基金因为流动性缺失、期限较长而面临募资困境,近两年更是雪上加霜,全行业募集金额断崖式下跌。

  科技创新和大众创业活动受制于很多因素,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资本因素。集成电路、生物医药等高端科技行业,技术迭代速度快、投入高、周期长、风险高,不可能完全依靠产业自发慢慢培育。同时,大众创业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积累普遍不足,在缺乏启动资本金投入的情况下无法开展创业活动。从我国就业结构来看,民营机构是吸纳就业的主力,单靠国有单位无法满足我国庞大的就业需求。而私募股权投资和创业投资基金是重要的资本供给者,能够识别其中最优秀的企业进行支持。

  20205月底,我国私募股权和创投基金管理规模10.3万亿元,有声音表示“基金太多了”。截至2017年年底,根据美国SEC发布的《2017Q4私募基金行业统计报告》数据,美国私募基金管理人2997家,私募管理基金30031只,合计管理规模达12.54万亿美元,约合85.27亿元人民币。这种差距的根源就在于我国长期资本提供能力不足。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公布数据,20206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271.8万亿元,基本为有息负债。中国实体一年的债务偿息规模远超全年名义GDP的增长。我国当下面临主要问题是直接投资、长期投资不足,股权投资基金行业总规模占全社会融资规模比重虽然微不足道,但却弥足珍贵。实际上,股权投资需要更多稳定的长期资本来源,才能够更好地支持国家创新驱动发展。以美国为例,其拥有约10万亿美元的企业年金和9万亿美元的养老保险,与美国20万亿美元的GDP规模大体相当,为长期资本支持科技创新和创业奠定重要基础。

综上所述,我国长期资本的提供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了。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是我国直接融资体系的重要组成,是长期资本重要的吸纳工具。如果削弱可能引发长期资本供给的进一步短缺,使得全社会资金进一步倒向有息偿债模式,反而加大金融系统性风险。

  为了切实落实国务院常务会议精神,特提出以下几点建议:

  一是建议金融监管部门配套相关细则,鼓励银行、保险机构投资股权和创投基金及母基金份额,从考核和风险权重的源头切实摒弃债权思维和过程付息要求,真正为市场提供长期资本。避免长期资本“追涨杀跌”,而是在紧密结合符合国家发展方向的科技和创业企业的同时,亦能穿越金融周期波动,获得丰厚的长期回报。

  二是为了顺利在区域性股权市场开展股权投资和创业投资份额转让试点,应该配套提供流动性的平准基金。同时,打通商事部门对抗善意第三人的登记关卡,鼓励银行、保险等机构对基金份额进行质押融资,打通大体量低成本货币资金通路,为长期股权投资者免除后顾之忧。

  三是改进政府和国有部门投资长期股权的考核机制。一直以来,国有投资当年保值增值和创业投资J曲线效应的矛盾未能很好解决。建议针对基金这类长期资本投资,建立起符合创业投资行业特点的区别考核机制,宽容失败、鼓励创新。期待获取大量金融支持的政府部门和国有企业,承担起中国特色长期资本提供者的角色,通过政府引导母基金投资股权和创业投资基金,一方面为自身寻找新的发展动力,另一方面为创新驱动发展和创业提供支持。

 衷心期待配套细则落地后,长期股权投资成为我国金融市场化改革的先锋队和排头兵,为支持创新创业的资本打通全新的传导机制和通路,为创新驱动发展和稳企业保就业承担历史赋予的光荣责任。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