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利消费者最高五折 车险改革加速险企洗牌

苏长春
2020-07-14 03:11:09
从现有的车险市场份额数据分析,中小险企所承受的竞争压力已然不小。银保监会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机动车辆保险原保险保费收入为8188亿元,占到财险公司2019年累计原保险保费收入比例的63%。

“听说车险综合改革快落地了,届时您购买车险,若没有出险的话,应该会感受到明显的降价。”7月11日,北京一家大型财险公司客户经理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7月9日晚间,银保监会发布了《关于实施车险综合改革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与2015年和2017年两轮商业车险费率改革不同的是,此次车险改革定位综合性改革。

那么车险综合改革对于上亿车险消费者的利益来说,又影响几何?

 “预计改革实施后,短期内对于所有消费者可以做到价格基本上只降不升,保障基本上只增不减,服务基本上只优不差。”7月9日,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对外表示。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征求意见稿》发现,保险额度方面有显著提升,交强险总责任限额从12.2万元提高到20万元,而商业车险中,商业三责险责任限额也从5万―500万元档次,提升到10万―1000万元档次。

不过,对于财险行业,特别是中小财险公司来说,未来或面临不小的经营压力。

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车险承保利润为103.6亿元,年报数据显示,人保财险车险承保利润为82亿元,平安产险承保利润为49.15亿元,太保产险承保利润为17.01亿元,三者合计148.16亿元,已超出全行业车险承保利润总额。

不难看出,其他中小财险公司的车险承保亏损缺口仍很大,达到44.56亿元。

  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坦言,“随着市场化竞争的推进,中小公司整体处于劣势,经营普遍比较困难,预计改革后,市场主体会加剧分化,有些竞争力不强的中小公司经营会更加困难。”  

   “改革之后,成本控制能力、市场营销能力、服务和创新能力将成为各家保险机构生存和发展的根本,因此,过往中小财险公司利用高费用买业务,粗放经营,不留存客户的发展模式已经没有出路。走多元化销售的道路、产品创新、科技创新和完善精细化管理将是中小公司应对变革的重要举措。”7月10日,珠峰财险内部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交强险最高可享五折

即将启动的车险综合改革,最大的看点莫过于交强险政策变化。交强险的责任限额自2006年出台以来,仅有2008年1月上调过一次,彼时是从原有的6万元上调至12.2万元,此后的12余年中,一直未作调整。

随着近年来交通事故造成的人身伤害等医疗金额逐渐上涨,现有的责任限额保障力度显然已不足。对此,《征求意见稿》提出,将交强险总责任限额从12.2万元提高到20万元。

另一关乎车主根本利益的条款是,《征求意见稿》还将结合各地区交强险综合赔付率水平,在道路交通事故费率调整系数中引入区域浮动因子,浮动比率中的上限保持30%不变,下浮由原来最低的-30%扩大到-50%,提高对未发生赔付消费者的费率优惠幅度。

“目前,普通家用小汽车交强险基本费率为950元,综合改革落地后,则最大折扣可提高到5折,但现阶段执行的依然是最高优惠30%。”上述财险公司客户经理告诉记者。

在商业车险方面,《征求意见稿》也拟将责任限额提升,表示支持行业将示范产品商业三责险责任限额从5万-500万元档次,提升到10万―1000万元档次。在市场人士看来,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将避免撞到豪车后,出现高额赔付潜在的矛盾纠纷隐患。

此外,备受市场诟病的车险高定价、高手续费等乱象,监管也有意通过进一步完善费率市场化机制,实现商业车险“明码标价”。

“引导行业将商车险产品设定附加费用率的上限由35%下调为25%,预期赔付率由65%提高到75%。适时支持财险公司报批报备附加费用率上限低于25%的网销、电销等渠道的商车险产品。”《征求意见稿》表示。

7月10日,家住北京的车主张明(化名)就告诉记者,他今年2月续保的交强险+商业车险原价为2900元,经过保险营销员返利后,最终缴纳的保险费为2100元。

不过,中国精算师协会创始会员徐昱琛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指出,这种返佣手段看似实惠,但实际就是羊毛出在羊身上,举例而言,假若一份车险产品的最低赔付率为60%,固定成本为10%,也就是说其销售费用率可以放到30%,但近两年随着道路交通安全度的提升,车险赔付率也相应下降,而部分车险定价仍不变的话,销售费用率就可以间接增加。相应的有些保险公司就可以通过高比例返佣吸引客户投保,但从根本上讲,消费者投保的车险并没有便宜。

“未来,商业车险附加费用率下降10个百分点后,车险的定价和佣金战乱象有望缓解,实现‘明折明扣’。”徐昱琛表示。

中小险企或面临淘汰

车险综合改革不单只是影响几亿车主的利益,对于超8000亿元保费规模的车险市场来说,在降价增保的大背景下,也或将面临保费规模下滑,财险公司经营承压的难题。

银保监会负责人就指出,“预计改革后,市场主体会加剧分化,有些竞争力不强的中小公司经营会更加困难,这是市场机制下优胜劣汰的正常现象,也有利于倒逼其专业化转型。”

7月10日,天风证券罗钻辉团队在最新研报中也指出,“对于保险公司来说,改革后商车险基准保费价格会大幅下降,预计消费者的实际签单保费也将明显下降。因此,行业车险保费规模将下降,赔付率上升,费用率下降,综合成本率有抬升压力,改革后一定时期内可能出现行业性承保亏损的情况。这对中小保险公司的冲击更大。”

从现有的车险市场份额数据分析,中小险企所承受的竞争压力已然不小。银保监会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机动车辆保险原保险保费收入为8188亿元,占到财险公司2019年累计原保险保费收入比例的63%。

据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发现,同年,人保财险、平安财险和太保产险的车险业务保费收入分别为2629.28亿元、1943.15亿元和932.18亿元,合计保费规模为5504.61亿元,占到全市场车险保费收入的67.23%。也就是说,留给另外55家经营车险业务财险公司的市场份额尚不足四成。

实际上,此前已有一些财险公司主动放弃国内车险业务,例如史带财险、美亚财险等。

7月11日,一家合资财险公司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公司正在研究是否放弃中国车险业务市场,因为在新车销量下滑、存量市场竞争激烈的背景下,目前的确很难实现有效盈利。

前述珠峰财险人士则向记者表示,“在车险市场艰难的情况下,如何应对将是每一个中小公司需要思考的命题。公司将加强对创新产品的研究,车险综合改革为保险公司开辟了车险产品的创新空间,未来会着力在新能源、车联网、AI技术运用等方面进行研发,争取推出适应市场需求、适合珠峰特点的车险创新产品。”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