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WHO 美国仍欠2亿美元会费

谢江珊
2020-07-14 02:36:51
WHO运行资金有两个主要来源:根据财富和人口计算的会员国缴纳的评定会费(国家的会员费),以及会员国和其他伙伴的自愿捐款。其中,评定会费只占总预算的不到20%。

“2020年7月6日,美利坚合众国通知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自2021年7月6日起退出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简称WHO)。”当地时间7月7日下午,联合国秘书长发言人迪雅里克(Stephane Dujarric)宣布。

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副主席、民主党参议员罗伯特·梅嫩德斯(Robert Menendez)随后在推特上证实,总统特朗普已正式通知国会,美国将正式退出WHO。

这意味着,自5月底以来,特朗普政府反复威胁退出WHO的故事落下帷幕。

迪雅里克表示,联合国正在与WHO核查,美国是否已满足退出该组织的所有条件。按照规定,美国正式退出该组织需提前一年提出申请,并完全履行有关财政义务。也就是说,美国在退出之前,必须付清目前欠WHO的近2亿美元会费。

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的当下,美国此举被认为将阻碍国际社会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等疾病的努力,引起各界批评。

BBC指出,眼下美国“退群”将使人们对WHO的财政能力,及其促进医疗保健等许多项目的未来产生疑问。

WHO发展到今天的规模并不容易,诞生过程也颇为波折。美国一直是该组织最大的单一捐助国,但为何时至今日一朝离散? 

发展波折

WHO起源于1851年6月23日举行的国际卫生大会。彼时,霍乱、黄热病和鼠疫等传染病蔓延。

从1851年到1938年,国际卫生大会举行了14次系列会议。1945年,在旧金山召开的联合国大会上,全体一致同意建立一个新的自治的国际卫生组织。1948年4月,WHO《组织法》正式生效。

本次“退群”事件的主角—美国,也是WHO的创始国之一。多年以来,美国一直是该组织最大的单一捐助国。

据路透社报道,仅在2018―2019年度,美国向WHO提供了逾4亿美元,约占其总预算的15%。

据悉,WHO运行资金有两个主要来源:根据财富和人口计算的会员国缴纳的评定会费(国家的会员费),以及会员国和其他伙伴的自愿捐款。其中,评定会费只占总预算的不到20%。在这一预算范围内,WHO负责改善全球人口的健康状况。

美国也是WHO的积极合作伙伴,尤其是在抗击小儿麻痹症、艾滋病和埃博拉病毒等方面。

在特朗普上任之前,美国一直积极参与WHO的战略制定和向疫区派遣医疗工作者。以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为代表的美国医疗机构积极参加了传染病国际支援网络。2014年,当时的奥巴马政府宣布派遣3000美军赶赴西非埃博拉疫区,同时培养护理从业人员数千人。此外,美国一些顶级的制药企业也一直在支援WHO的各种活动。

然而,自新冠肺炎疫情席卷美国以来,特朗普就对WHO步步紧逼,被指转移国内对其抗疫不力的批评。

4月7日,特朗普称WHO对疫情反应迟钝,威胁暂停向WHO缴纳会员费;十天后,特朗普又宣布,美国暂停向WHO缴纳会员费,并将问责这一国际组织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的所谓“失职”。

5月29日,特朗普称,由于WHO “拒绝执行美方所要求的改革”,美国将终止与其关系,并将本该向该组织缴纳的会费调配至别处。

 “有鉴于美国医药科技的发达和过去的慷慨捐献,它终止与WHO关系的深远影响还有待评估。”《联合早报》发表评论文章认为。

目前,WHO正试图协调各方努力,将呼吸机等医疗设备送往世界各地的医院,追踪病毒跨境传播,协调全球疫苗研发工作。

“从卫生专家到国家元首,再到前线英雄,成千上万的人已经表态:世界需要WHO。”全球卫生理事会主席兼执行主任罗齐·佩斯(Loyce Pace)坦言,在全球疫情未平、WHO难以替代的当下,美方“退群”举动可谓一场危险的赌博。

悬念尚存

退群消息甫出,国际舆论哗然。

目前,美国共和党内的一些极端派和强硬派,公开支持特朗普政府的决定。

“因为他们没有作出我们所要求的和迫切需要的改革,我们今天正式宣布退出。”一位美国政府高级官员告诉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新闻频道,美国已经详细说明了希望WHO进行的改革,并与之直接接触,但WHO拒绝采取行动。

与此同时,美国退群的决定也招致了两党议员、医学协会和国际社会的反对和批评。

梅嫩德斯表示,特朗普在新冠肺炎疫情应对中表现出“混乱和前后不一”,退出WHO的举动“不会保护美国人民的生命或利益,而是使美国人感到恶心,使美国孤立无援”。

国际知名医学刊物《柳叶刀》7月8日在其网站上发表评论文章说,美国此举会危害全球的公共卫生与安全。《柳叶刀》主编理查德·霍顿(Richard Horton)甚至发文称,美国这一举动是“对全世界人民的暴行”。

日前,700多名全球卫生和国际法专家致信美国国会,警告除了影响疫情防控外,美国退出WHO还可能会使抗击小儿麻痹症和艾滋病等疾病多年来取得的进展倒退。

在美国选择“退群”之际,一些国家,比如德国方面则表达了对WHO的支持,并呼吁全球团结一致。德国高级外交官布廷(Ricklef Beutin)在参加关于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圆桌会议时表示:“批评意见是被允许的,而且是欢迎的。但我们认为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全面冲击之下,阻碍WHO的工作并不非一个好主意。”

意大利卫生部长斯佩兰扎(Roberto Speranza)认为,此次公共卫生危机恰恰表明,世界卫生组织需要改革,但不能被削弱,“特朗普的选择是严重且错误的”。

不过,美国明年是否会退出WHO依然存在悬念。《华盛顿邮报》指出,尚不清楚总统是否能在没有国会参与的情况下让美国退出该组织并撤回资助。

此外,今年是美国大选年,这意味着如果明年新一届政府上台,该决定或将被撤销。

“在我就任总统的第一天,美国将重新加入WHO,恢复我们在世界舞台上的领导地位。”美国民主党总统竞选人、前副总统拜登(Joe Biden)许下承诺。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