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与老干妈握手言和 被骗的1600万广告费怎么办?律师:或自认倒霉

王亮
2020-07-10 22:21:07
如果三位犯罪嫌疑人如果没有赔偿能力,腾讯的广告费只能认倒霉。

111.jpg图片来源:腾讯

7月10日,腾讯与老干妈之间关于拖欠广告费的乌龙事件有了新进展。双方发布联合声明,宣布已厘清误解,未来将积极探索并开启一系列正式合作。

声明表示,腾讯已向法院申请撤回财产保全申请及本案诉讼,并就合同诈骗行为已向贵阳公安报案。腾讯和老干妈双方后续将积极配合相关法律程序的推进。

在过去数日内,腾讯和老干妈表示,双方进行了深入沟通,已厘清误解。对于事件过程中的种种误会和欠妥之处,腾讯已向老干妈方面当面致歉,后续腾讯将进一步完善相关流程。

腾讯有无滥用公权?

事情起源于此前的6月29日,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法院公示裁决查封、冻结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销售有限公司、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销售有限公司名下价值1624.06万元的银行存款或查封、扣押其等值的其他财产。

腾讯在6月30日下午回应称,老干妈在腾讯投放了千万元广告,但无视合同长期拖欠未支付,腾讯被迫依法起诉,申请冻结了对方应支付的欠款金额。其表示,2019年3月,与老干妈公司签订了一份《联合市场推广合作协议》,腾讯则投放资源用于老干妈油辣椒系列推广,腾讯已依约履行相关义务、但老干妈未按照合同约定付款。腾讯多次催办无果,因此不得不依法进行起诉。

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3月,腾讯与所谓老干妈公司签订了一份《联合市场推广合作协议》,腾讯投放资源用于老干妈油辣椒系列推广。双方的合作后来还在微博上引发热烈讨论,并登上热搜。

然而,6月30日下午,老干妈回应称,并没有与腾讯有任何合作,老干妈认为,腾讯公司被骗了。7月1日,贵阳市公安局双龙分局通报,有3人伪造老干妈公司印章,冒充该公司市场经营部经理与腾讯签协议,为了获取腾讯在推广活动中配套赠送的网络游戏礼包码,之后通过互联网倒卖非法获取经济利益。目前这3人已被刑拘。

此前外界质疑腾讯“滥用公权”,向南山区区法院申请冻结老干妈资产一事,法律界人士普遍认为,在法律程序上,腾讯的做法并不算滥用公权。

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对时代财经解释,根据民事诉讼法规定,申请财产保全的条件是因情况紧急,不立即申请保全将会使利害关系人的合法权益受到难以弥补的损害。申请人一般需要提供被申请人正在转移财产或者可能转移财产的证据。但是大多数情况下,申请人都面临这种举证困难。

赵占领说,近年来很多法院在审查财产保全申请时,普遍降低了对于“情况紧急”的举证要求,通常只要申请材料齐全、提供了担保,同时根据案件事实初步判断原告的诉求可能有法律依据,一般就会做出财产保全裁定。

在此事中,腾讯申请财产保全,一旦弄错,裁定书中提到的两家担保公司需要承担责任,老干妈可以申请赔偿。所以综合来看,腾讯申请财产保全和南山区法院的裁定并无太大问题,也谈不上滥用公权。

双方握手言和,疑点仍未解清

不过,即便腾讯和老干妈在联合声明中承认,此事对社会公共舆论造成过多资源占用,但依然没能解释这场乌龙的背后原因。

此前媒体提出的一些疑点,比如,第一,3位伪造公章的犯罪嫌疑人的身份和动机是什么?此前贵阳市公安局双龙分局的通报显示,3人为了获取腾讯在推广活动中配套赠送的网络游戏礼包码,之后通过互联网倒卖非法获取经济利益。但为了获得腾讯赠送的游戏礼包码,这与推广合作协议所约定的推广费差距太大,明显无法说服公众。

第二,从2019年3月,腾讯与所谓老干妈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开始,到今年6月底南山区法院发布民事裁定,3人如何能支撑起这一年多的长期合作链条?而腾讯也未发现对方是假冒的。

关于这一点,根据《财经》杂志报道,在合作流程上,这笔合同金额很不合理,类似这样的合作,很少会有真金白银的交易,通常会采取资源互换的方式。而这样千万级别的项目,涉及商务、市场、运营、产品、法务、财务等多个部门和层级,每隔一段时间都要进行业务进展汇报。合作从一开始,就透露着各种诡异气息,但参与其中的各个部门却没有一个人发现有问题。

《财经》报道认为,这背后指向了大公司里的流程问题,“当你是一颗螺丝钉的时候,你不会去深究这件事到底合不合理,接到任务,执行,就可以了,你以为已经层层把关,建立了牢固的架构体系,但外力轻轻一推,可能就倒了。”一位腾讯人士说道。

赵占领指出,如今腾讯已向法院申请撤回财产保全申请及本案诉讼,那么法院会解除老干妈被冻结的资产。赵占领说,“两家保险公司应该向老干妈赔偿损失,不过估计老干妈可能也不会要求赔偿了。”

对于案件焦点的“表见代理”,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对时代财经指出,虽然三位犯罪嫌疑人事实上无代理权,但腾讯有理由认为他们有代理权而与其进行法律行为,其行为的法律后果由被代理人,即老干妈承担代理。

也就是说,腾讯如能举证证明自己不知行为人是犯罪分子、未能识破“萝卜章”,且有正当理由相信行为人就是老干妈公司的工作人员、有代理权,本案就有可能构成表见代理。倘如是,老干妈即使未给行为人授权,也要对合同负责,担责后再找行为人追偿。

根据如今的进展,腾讯已经撤诉,法院也就不会再审理是否构成“表见代理”。那么腾讯被诈骗的广告费即便想要追回,也就不适用于上述的法律程序了。

而三位犯罪嫌疑人一旦被认定为合同诈骗,按照《刑法》规定: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赵占领认为,可能会判十年以上,而这3人如果没有赔偿能力,腾讯的广告费只能认倒霉。

另外,老干妈在此事爆发前是否毫不知情?这在联合声明中也没有提到。刘俊海对时代财经指出,若老干妈不知腾讯提供广告服务,更未享受广告利益,则无义务付费。若“老干妈”明知腾讯为自己提供了广告服务,且享受了广告带来的商业利益,就相当于追认了无权代理合同,仅因老干妈未获正式授权而默默地无偿享受广告宣传利益,显然不妥。

不过,随着腾讯已经撤诉,双方握手言和,且将开启一系列正式合作。老干妈此前是否知情,对双方来说,也不重要了。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微信遭美封禁,腾讯市值蒸发超2000亿,诉讼是唯一办法
狂补版权短板,或牵手环球音乐,网易云音乐能撕掉“网抑云”标签吗?
腾讯系举牌游戏公司 世纪华通迎“中场战事”
腾讯全资收购搜狗?王小川朋友圈“真相”了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