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接盘33家 国资扫货A股市场

刘科
2020-06-23 04:03:36
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6月20日,今年已有67家A股上市公司发布实际控制人拟发生变更公告,远超往年同期水平,其中33家受让方为国资,占比达49.2%,国资累计动用金额超300亿元。

6个月,花费至少300亿元,涉及33家公司……A股正经历着可能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国资“接盘”行动。

6月21日,奇信股份(002781.SZ)公告称,控股股东智大控股及其关联人叶秀冬与新余投控签署股份转让框架协议,拟以16.21元/股的价格,合计转让6747.75万股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9.99%。如实施完毕,公司控股股东将变更为新余投控,实控人将变更为新余市国资委。

6月19日晚,中来股份(300393.SZ)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林建伟、张育政夫妇拟作价11.63亿元,将其直接持有的部分公司股份合计约1.47亿股,分次协议转让给贵州乌江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交易完成后,贵州省国资委将成为中来股份的实控人。

在之前的6月17日晚,孚日股份(002083.SZ)亦公告称,控股股东孚日控股拟作价12.75亿元,将公司18.72%的股票转让给高密华荣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交易完成后,公司实控人将变更为高密市国有资产运营中心。

奇信股份、中来股份和孚日股份的控制权转让是民营上市公司“卖壳”的最新案例。2020年,陆续有上市公司曝出资金链紧张、质押率高企、经营状况受到重挫。而对国资来说,入主上市公司,是一个低价纳入优质资产的过程,通过直接转让、二级市场购买、非公开发行、债权转股权等方式,国有资本可以优化自身资本结构。

在此背景下,国资在A股市场开启“买买买”模式。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6月20日,今年已有67家A股上市公司发布实际控制人拟发生变更公告,远超往年同期水平,其中33家受让方为国资,占比达49.2%,国资累计动用金额超300亿元。

最大规模“卖壳”年

从33家受让方为国资的A股公司来看,其中有8家公司的股权受让方背景为国务院国资委。

4月末,国祯环保(300388.SZ)公告称,公司控股国祯集团与央企中节能签署的《股权转让协议》等一系列协议,已获得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反垄断及国祯集团股东大会的批准。这意味着,国祯环保实控人将变更为国务院国资委。

另外25家公司的股权受让方背景为地方国资委。6月21日,长三角资本研究院院长助理陈天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今年频繁出手的国资中,地方国资占了相当大的比例。

陈天说,地方国资要达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目的,或选择投资优质的公司分享成长,或接盘后通过理顺现有资产甚至注入新资产实现收益。

在地方国资层面,势头最猛的当属浙江省国资,包括德宏股份(603701.SH)、金鹰股份(600232.SH)、佐力药业(300181.SZ)、康恩贝(600572.SH)、唐德影视(300426.SZ)、平治信息(300571.SZ)、瑞特股份(300600.SZ)共7家上市公司,在2020年宣布将易主浙江国资。

需要指出的是,现在国资接盘会更注重产业协同,而非仅收购一个壳资源。

“此轮国资入股上市公司,更多聚焦于实现资本布局及地方产业整合。”6月20日,广发证券投行部一位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以镇海股份(603637.SH)为例,该公司在今年4月公告称,余姚国资旗下的宁波舜通集团受让股份后将成为新的控股股东,“国资入股是互利共赢的举动,有利于发挥好产业协同效应”。

这一特征在康恩贝和佐力药业的股权转让上同样有所体现。

今年3月,佐力药业披露,浙江省国资委旗下的浙江省医疗健康集团,拟分步受让实控人俞有强所持上市公司15%的股份,并拟认购非公开发行的10%股票,变身为控股股东。

5月29日康恩贝公告称,实控人变更为浙江省国资委。在今年4月的意向性协议签约仪式上,浙江省国资委主任冯波声更是出席站台,其时受让方称,康恩贝将打造国有资本和民营资本合作经营的混改样板。

陈天介绍说,从现有布局来看,国资通常以三种方式入主,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国资运营公司、政府引导产业基金。

在本轮国资接盘潮中,除猛进的浙江省国资外,地方城投平台同样引人注意,青岛西海岸新区即在6月接连锁定2家上市公司控制权。

6月11日,万马股份(002276.SZ)公告,实控人拟向青岛西海岸新区海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转让25.01%的股份。

6月14日,博天环境(603603.SH)公告,青岛西海岸新区融合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拟通过受让股份及表决权的方式入主。

上述两家上市公司的接盘方,皆为西海岸新区国资局。一个不容忽视的现象是,近年来,类似青岛西海岸新区这样的开发区旗下城投平台收购上市公司的动力强劲。

“开发区城投平台有资金来源,为做大资产规模促产业转型,有动力以上市公司为核心进行产业集聚与布局优化。”前述广发证券投行人士分析说。

二代接盘意愿不强

这一波上市公司易主国资潮背后,供需双方的市场出现了微妙变化。

陈天分析称,“有部分上市公司实控人质押率高,一些经营困难的民营企业在持续去杠杆的背景下更容易放弃公司控制权。此外,当前A股上市公司估值已具备吸引力,受注册制影响,上市公司数量越来越多,部分实控人基于上市公司壳资源估值变化,更希望在这个阶段转让控股权。”

6月20日,浙江省并购联合会副秘书长陈汉聪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随着IPO常态化和A股注册制改革的提速,拟借壳资产越来越稀少,壳资源也比较便宜,各地国资逐渐成为收购上市公司控制权的主力。

陈汉聪称,国资接手的大多数上市公司,实控人多少会有些资金问题,尤其是文化影视等行业的上市公司,在现有宏观环境下,没有国资扶持后续运营将会很吃力,所以倾向于引入国资大股东。

国资的突进,从侧面反映了目前民营企业的生存困局,哪怕是一些过往业绩稳健的上市公司。

以中药白马股康恩贝为例,该公司在2019年经营状况出现恶化,当年净利润亏损3.46亿元。

“前些年并购了一个与主业无任何关联的公司,去年公司和我自己的资金周转都出现了一些问题,实在没有办法,只能出售股权换得流动性。”6月21日,深市某上市公司董事长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上述67家A股上市公司大多问题重重,其中7家已“披星戴帽”。据Wind数据,21家上市公司控股股东的质押率在90%以上,包含13家上市公司控股股东质押率超过99%。

另一个显著的特点是,部分上市公司发展到一定阶段,涉及一、二代交接班的问题,如果没有合适的接班人,会考虑把股份转化为更能够传承的财富。

6月17日晚,德宏股份公告称,由于实控人张元园夫妇健康原因和年龄情况,结合现任董事长(实控人之女)意向,为更有利于企业稳步发展壮大,控股股东张元园拟转让29.99%名下股权给宁波市镇海投资有限公司,交易对价约为10.87亿元。

6月21日,浙江一家传统制造业上市公司董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该公司实控人之女在国外留学归来,对接班意愿不强,“公司主业是工程,老板女儿不感兴趣,在此背景下(老板)不得不考虑将控制权转让提上日程”。

该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将由张元园变更为宁波市镇海投资有限公司,后者为宁波当地国资。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