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5月财政收入压力大,专家:下半年或增加发债规模

石恩泽
2020-06-19 22:13:34
“如果下半年一般公共收入要补的窟窿较大,有可能会通过增发国债的办法来予以填补。因此不排除下半年会采取增加发债规模的做法来增加收入。”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学系教授林江说。

6月18日,财政部公布5月财政收支情况。数据显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依旧呈现下滑态势。1-5月累计,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77672亿元,同比下降13.6%。其中,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收入35998亿元,同比下降17%;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收入41674亿元,同比下降10.4%。

值得一提的是,5月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增速为-10%,对比4月回升5个百分点。由此可见,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在一季度大幅下降后,4、5月呈现缩小态势。

能否顺利完成财政预算?

时代财经梳理注意到,截至5月,全国、中央和地方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分别低于目标8.3、9.7和6.9个百分点。

财政1-5表格.jpg截至2020年5月份,全国、中央和地方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表。(图片来源:时代财经根据财政部官网整理)

部分证券研报认为,受减税降费政策进一步扩围加码影响,政策刺激导致的主动减收对财政收入的影响不能轻视,即便是-5.3%的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目标,也存在一定挑战。

6月17日财政部披露的《2020年中央财政预算》中显示,受疫情拖累,今年财政部整体下调低财政预算收入。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下调5.3%,是1994年分税制以来最低增幅。其中,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下调7.3%,创近两年新低;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收入下调3.5%。

对此,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政府绩效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王泽彩于6月19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虽然2020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下调-5.3%,是1994年分税制以来最低增幅,“但还是比较积极、稳健、审慎。”

他认为,随着全国生产生活秩序恢复,财政收入逐月企稳回升,扣除疫情冲击不确定性因素等,预期全年财政收入将呈现“前低后高、逐月向好”态势。“税收收入增长将伴随经济的复苏不断加快,一些省份的财政收入将保持一定幅度的‘正增长’。”

相较于王泽彩乐观的看法,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学系教授林江于6月18日接受采访时表示,如果疫情出现反复,影响正常经营活动,不排除会出现财政预算不能按额或按时完成的情况。

税收下滑问题

往年,税收收入在一般公共预算中占比高达90%以上,然而今年受疫情影响,5月全国税收收入66810亿元,同比下降14.9%。虽然降幅比3月和4月有所收缩,但仍然是负增长。

而以往为税收贡献的“大户”也均有所收缩。其中降幅排名前三的分别是国内增值税(降22%)、进口货物增值税和消费税降(20.5%)、车辆购置税(降18%)。

仅个人所得税、证券交易印花税和其他税收(船舶税、烟草税等)创造收益。其中,个人所得税拉动作用最大,税收4810亿元,增长0.7%,其次就是增速唯一上两位数的证券交易印花税,税收817亿元,同比增长18.4%。

如此看来,疫情冲击导致经济被动减收,负向拖累税收收入。即便今年中央预算目标有所下调,但财政收入的压力依旧不容小觑。

财政部国库支付中心主任刘金云在一季度财政收支情况发布会上分析,除了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税基减少之外,叠加支持疫情防控保供、企业纾困和复工复产采取减免税、缓税等措施,一共拉低全国财政收入增幅约10个百分点。

值得注意的是,在5月22日发布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还新增减税降费约5000亿元,并且对于前期出台六月前到期的减税降费政策,包括免征中小微企业养老、失业和工伤保险单位缴费,减免小规模纳税人增值税等税费,执行期限全部延长至今年年底,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所得税缴纳一律延缓到2021年。预计全年为企业新增减负超过2.5万亿元。

由此看来,阶段性减税降费政策对财政的冲击力度可不小。

非税收收入增长看能力

2020年财政形势还有另一大特点,那就是地方收入降幅低于中央。

通常在地方本级收入不及目标时,有两个解决方案:一是向中央寻求帮助,加大中央对地方转移支付收入;二是地方政府进一步压减支出,带头过“紧日子”。但如今的中央财政收入可谓压力不小。

浙商证券分析师李超分析认为,今年中央预算稳定调节基金已“非常积极”,如果疫情、政策等因素导致中央财政收入不达目标,则中央预算稳定调节基金进一步发力空间有限。

刘金云在一季度财政收支情况发布会上亦解释称,这是由于地方增加非税收收入,一季度增速达3.1%。主要是部分地区多渠道盘活国有资源资产,其中国有资源(资产)有偿使用收入、国有资本经营收入分别增长14.5%和1.1倍,合计拉高地方非税收入增幅6.5个百分点。

可见,地方政府正在积极想办法创造收入,但依靠非税收支持是否可持续?

对此,林江认为,不是所有地方政府都有这个能力。“盘活地方国有资产资源是一件复杂的系统工程,不是说盘活就盘活得了的。一是需要不少专业人才的帮忙;二是需要盘点这个城市是否真正存在可以盘活的国有资产资源。”

“国有资产资源十分敏感,处理不好可能会造成低价出售国有资产,从而造成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林江坦言道,就目前而言,增加地方财政收入的选项似乎并不多。

“当然,如果一个城市既有发债的渠道,又有盘活国有资产资源的渠道,这自然是最理想的状况。”林江说。

而对于这个问题,王泽彩表示,从前5个月的财政收入构成情况看,一些困难地方的非税收入占比确实存在高企问题,这从侧面还反应出财政收入质量亟待调整和提高,各级财税部门要严格按照《预算法》《税收征管法》有关规定,努力做到依法“应收尽收,不收过头税”,坚决杜绝“虚列、虚倒”非税收入,确保财政收入持续、稳定增长。”

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到,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赤字率拟按3.6%以上安排,财政赤字规模比去年增加1万亿元,同时发行1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

而5月政府债券亦成井喷之势,地方债发行总额达1.3万亿元,创历史新高。王泽彩表示,今年政府债券资金达到8.51万亿元,比上年増加3.6万亿元,可谓是非常时期,非常措施。

据中泰证券梁中华团队测算,1-5月新增地方的专项债和一般债的发行分别完成全目标的58%和57%,今年剩余的政府债券额度已经不多了。

中泰研报地方债图.png

中国新增地方债务限额和发行进度截至2020年5月份数据(图片来源:中泰证券研报)

对于目前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分别低于目标8.3%,林江表示,正常情况下,要补8.3%的差额比较困难,在特殊情况下还需特殊做法。“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3.6%以上的赤字率,表明上不封顶。换言之,增加国债发行规模一万亿元和特别国债一万亿元,不一定是今年国债发行的最终规模。如果下半年一般公共收入要补的窟窿较大,有可能会通过增发国债的办法来予以填补。因此不排除下半年会采取增加发债规模的做法来增加收入。”

他预估,新增地方一般债有可能到1.5万亿元,而专项债最终可能达到4.5万亿元。此前财政部2020年新增地方债务限额为一般债9800亿元,专项债限额3.75万亿元。

然而,对于增加债券发行的问题,王泽彩认为,现在讨论增加地方债发行规模还为时过早。“当前首要任务‘不是找钱’,而是‘怎样花好钱’,认真贯彻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认真落实好更加积极有为的财政政策。”因此在他看来,统筹安排均衡发债的时间,强化债券发行使用方为当务之急。

但毕竟发行债券补充地方财力不可持续。“客观地说,除了依赖中央转移支付政策外,还是需要地方政府发展新经济,通过增收财力来平衡预算。”王泽彩说。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1200亿债务压顶,债券暴跌背后,华晨汽车深层次危机显露
P2P网贷债权商城花样百出,借化债之名割韭菜
地方新型城镇化清单:东部重产业 西部打基础
数读中国上半年财政收支账:聚焦养老、教育、民生,政府过“紧日子”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