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豪刘銮雄家产分配又起风波?独宠甘比,长子“净身出户”华人置业

黄银桥
2020-06-13 11:55:23
刘家看似并不公平的分产却从未像何鸿燊那样引起过满城风雨,刘銮雄仍握有绝对主导权。

VCG11450200439.jpg香港富豪刘銮雄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相较于赌王何鸿燊一家的狗血“争产剧”,香港富豪刘銮雄的分家产工作明显顺利很多。

港交所数据显示,6月11日,刘銮雄长子刘鸣炜将旗下持有华人置业4.57亿股股份,共24.97%股权悉数售予刘銮雄第二任妻子陈凯韵(甘比)持有的Solar Bright Ltd。

交易完成后,刘鸣炜继续担任华人置业董事会主席兼非执行董事,但不再持有任何股份。甘比持股比例将从原来的50.02%增加至74.99%。

刘銮雄算不上是香港最有钱的富豪,但因为与香港众多著名女星的情史,他绝对称得上是香港最有故事的富豪。目前,其膝下一共育有三子四女,而甘比及其子女一直都是那个财富帝国里的大赢家。

刘家看似并不公平的分产却从未像何鸿燊那样引起过满城风雨,刘銮雄仍握有绝对主导权。

刘銮雄早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公开表示:“长子刘鸣炜和太太甘比从来没在我面前提出要分身家或者要得到些什么,是我深思熟虑后觉得应该怎么对自己最有利或者最理想就怎么做,这很重要。”

大刘分家产“偏心”

刘銮雄,香港人称“大刘”,现年69岁。2016年11月18日与女记者甘比登记结婚后,刘銮雄就开始着手分家产。2017年初,刘銮雄陆续将旗下巨额资产过户到甘比名下。

公开报道显示,甘比获赠资产包括中半山帝景园、山顶歌赋山里道独立屋、湾仔一环、鰂鱼涌太古城及将军澳中心、深水湾3号独立屋等多项房产,20亿美元美国债券,以及刘銮雄曾经向李嘉欣示爱的“The One”商场。

巨额资产在手,甘比身家大跃进,彼时港媒报道,甘比身家保守估计约400亿港元,一举成为香港最年轻女首富。

自知身体不好的刘銮雄,在媒体向其求证是否将“The One”送给甘比时就曾经透露,近期分给刘鸣炜、甘比和她孩子的身家都超过1000亿港元。

上市公司华人置业的股权,算是最有迹可循的一项。2017年3月1日,华人置业发公告宣布,由于刘銮雄健康状况极为不稳,有需要于其有生之时实行重组。根据重组方案,长子刘鸣炜将透过全资拥有的Century Frontier Limited持有华人置业24.97%股权,约4.76亿股股份。

此外,甘比持有的Solar Bright Ltd将获得50.02%股权,约9.54亿股股份。不过,甘比只是作为信托人持有该等股份,未成年子女刘仲学、刘秀桦才是真正继承人,持股比例为65:35。

这样的格局,随着2018年初甘比三胎女儿刘秀儿的出生被打破。当时港媒预测,刘銮雄估计会重新分配资产。目前来看,该猜测得到了落实。

港交所记录显示,早在2019年8月7日,刘鸣炜持有华人置地的24.97%股权已经从私人公司转入到了家族信托公司Alto Trust Limited。再之后,就是6月11日悉数授予了甘比。有市场消息指出,这部分股权实际就是转给了甘比的三个子女。

WechatIMG3776.png图片来源:港交所

这么一来,还担任董事会主席的刘鸣炜,相当于从单一大股东变成了为华人置业打工的职业经理人。

“不听话”的长子

刘銮雄一生风流,身边出现过不少的红颜知己,他与香港女星的情史至今仍为人津津乐道。而真正为其育有子女的一共有三个,包括已逝的第一任妻子宝咏琴,育有长子刘鸣炜、长女刘秀融;已分手的女友吕丽君,育有女儿刘秀盈、儿子刘子峰;以及第二任妻子甘比,育有刘秀桦、刘仲学、刘秀儿。

从分家产的安排可以看出,七个子女中,刘鸣炜及甘比的三个子女无疑是最大受益者,其余三个基本被排除在刘銮雄的巨额财产之外。港媒曾报道,低调的刘秀融一直长居国外,继承了母亲10亿港元遗产的45%,刘銮雄2017年分家产时只给了她1亿港元现金。

作为刘銮雄目前唯一一位成年的儿子,刘鸣炜算得上品学兼优,持有伦敦国王学院法律学士学位、伦敦经济及政治科学学院法律硕士学位及伦敦国王学院法律哲学博士学位。他从2006年获委任为华人置业董事,2014年担任董事会主席。

“性格品行一流,唯一缺点就是太硬颈(即脾气犟)”,这是刘銮雄给刘鸣炜的评价。刘鸣炜与刘銮雄的关系一直都比较紧张,而脾气犟最主要的表现就是不听爸爸话。

病愈后接受媒体采访时,刘銮雄提到他其中一位良师益友就是现香港烟草主席、星岛新闻集团主席何柱国,因为何柱国帮他教导刘鸣炜。“儿子大部分时间都不愿意听我说的,但何柱国说的话对儿子影响很大,儿子绝大部分都听他的,他让我的儿子更早成熟,也让两父子的关系改善很多。”

因为儿子不听爸爸话,导致在是否让刘鸣炜做自己接班人的问题上,刘銮雄自己都没法确定。刘銮雄坦言,第一暂时不知道刘鸣炜有没有兴趣,第二太长远的计划未必能如你所愿。“不是我想怎样就怎样的,自己的亲生子都未必听自己话,很多事情不是我一个人决定的。”

现实中,刘鸣炜也是一个“非主流”的富二代。他对奢华富贵的作风一向不崇尚,偏爱自然风情,社交平台上晒出最多的是风景照,他也曾多次被媒体拍到坐地铁出行,长年带几百块的电子表,甚至妻子生产也是去的公立医院,而不是香港富人热衷的私立医院。

而与女友吕丽君的决裂或许是刘銮雄分家产时没有考虑刘秀盈、刘子峰的重要原因。吕丽君是刘銮雄少有公开给予差评的一位女友。在刘銮雄眼中,她是一位贪得无厌的人,是一位即使给了100亿,也会因为1元出卖你的人。

2014年,刘銮雄给了吕丽君20亿港元分手费,正式分手。2016年11月15日,在与甘比登记结婚前三天,刘銮雄买下香港几大主流报纸头版头条刊登一则“分手声明”撇清与吕丽君的关系。内容中明确指出,“本人已与吕小姐断绝关系,不要再作错误报道或揣测”。

在两人未决裂之前,刘秀盈也曾经是刘銮雄的掌上明珠,刘銮雄曾在拍卖会上投得两颗总值超过3.1亿港元的巨型蓝钻石以及红宝石,并分别以“The Zoe Diamond”、“Zoe Red”为名送赠给了刘秀盈。

只是,后来一切都变了。刘銮雄曾经公开控诉过吕丽君,“她教仔女仇视我,女儿(刘秀盈)见到爸爸都不叫。”

港媒报道,在换肾手术前,刘銮雄就分别给刘鸣炜和甘比预留了50亿港元现金,表明若有人想挑战其订下的遗嘱,就用来打争产官司之用。显然,刘銮雄为防止吕丽君及其子女争产已经提前做好防护措施。

至于甘比,刘銮雄曾评价她是多于一百分的。“跟她在一起的十五六年,无论是我发脾气还是生病,她都照顾周到,很操劳,让我很感动。”

或许,正因为长子长女的“佛系”,甘比的隐忍,加上可能会争产的已经被提前踢出局,才造就了刘銮雄如今独宠甘比及其子女,却也风平浪静的局面。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首创置业29.6亿再拿地 加仓京津冀大本营
国瑞置业评级被下调:偿债能力堪忧,押注旧改前景未卜
吸纳电建地产 南国置业转型困局难破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