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吴基金重整旗鼓 中银投研老将陈军加盟

宁鹏
2020-06-09 04:29:20
2019年,为业内公认的权益投资大年,但截至2020年6月5日,东吴国企改革的近1年、近2年、近3年业绩均处于不佳状态,3年期在2141只同类产品中排名第2121位,接近垫底。

栽梧桐,引凤凰。

券业大佬、原长江证券总裁邓晖,自2019年11月底成为东吴基金新任“掌门”后,便进行了一系列变革,除公司迁址,引人注目的还有招揽人才。

时代周报记者日前从多方获悉,今年2月底,刚从中银基金离职的公募老将、投研核心人物陈军,过了缄默期已经入职东吴基金,拟任东吴基金常务副总经理,高管任职资格正在等待批复。

陈军于2004年加入中银基金,历任基金经理、权益投资部总经理、助理执行总裁。2015年12月1日开始,升任中银基金副总经理。

陈军加盟,无疑给东吴基金的投研力量注入一针强心剂。

不过,对于马太效应愈加凸显的公募行业而言,中小基金公司破局并不容易。

经历了2019年的信威债踩雷、监管处罚、业绩巨亏,东吴基金能否在邓晖时代有所建树,尚需要时间检验。

换营或扛大旗

公开信息显示,邓晖挂帅后,东吴基金投研团队已出现多起人员调整,杨庆定、戴斌、朱冰兵、付琦等多位基金经理先后离任。

最受关注的是曾经执掌东吴鼎利、东吴鼎元的基金经理杨庆定,这两只基金踩雷信威债,随之将东吴基金卷入舆论漩涡。

其实,邓晖的前任王炯也曾经尝试在投研人才方面有所突破,引进宝盈基金原投资总监彭敢、西部利得原投资总监付琦。

但从结果来看,似乎并不理想。

天天基金网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月11日,付琦担任东吴国企改革基金经理共计1年又309天,其间,任职回报为-7.95%。

2019年,为业内公认的权益投资大年,但截至2020年6月5日,东吴国企改革的近1年、近2年、近3年业绩均处于不佳状态,3年期在2141只同类产品中排名第2121位,接近垫底。

被寄予厚望的彭敢表现亦并不尽如人意。时代周报记者统计发现,彭敢入职东吴基金以来,业绩平平。

截至2020年6月5日,其任职东吴嘉禾优势精选基金经理近3年,业绩跑输同类基金14.15%;其任职东吴双三角基金经理期间,东吴双三角A跑输同类14.14%,东吴双三角C跑输同类15.72%。

时代周报记者还了解到,彭敢入职东吴基金以来,常驻深圳。

一位资深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为了方便管理,基金公司投研团队大多会安排在公司总部,除非是极为看重的人才,才会允许异地办公。由此,彭敢在东吴基金的地位可窥一斑。

6月5日,一位接近东吴基金的人士透露,早年该公司一度看起来颇有生机,主要是其权益投资团队有一定特点,在行业中刷出存在感。

相较于彭敢身上有着明显的“成长股”标签,陈军的投资风格则更为均衡。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截至2020年2月24日离任,陈军在中银基金管理的5只产品均为正收益。其中,中银收益混合自2006年10月11日开始管理,任职回报为541.7%;中银中国混合任职回报为89.55%。

毋庸置疑,随着陈军的到来,东吴基金投研团队或发生较大变化。

据多位业内人士透露,除陈军外,原中银基金权益投资部副总裁邬炜、原中银基金投资经理刘浩宇也有望加盟东吴基金。

非货基规模缩水

作为成立16年的老牌公司,东吴基金近年状态不佳。

从行业规模看,其没有跟上行业的发展节奏。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公司资管规模为142.93亿元,在146家基金公司中,排名第90位。

相比总规模,倘若少了货币基金这块“遮羞布”,东吴基金的非货基规模看起来更为寒酸。同样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其股票型基金规模为1.57亿元,混合型基金规模为29.83亿元,债券型基金规模为13.56亿元。

6月5日,上述行业资深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对于除了天弘以外的绝大多数基金公司而言,非货基规模才是安身立命之本,贡献大部分管理费收入。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近年来,东吴基金非货币基金规模总体呈现持续缩水态势。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2018年二季度为其规模高峰,总规模达292.19亿元,但彼时货币基金规模为244.01亿元,可见公募规模的质量并不高。

而盘点东吴基金的权益类规模,会有今不如昔之感。2011年一季度末前,其规模呈上升态势,但自2011年二季度起,便开始了持续下滑。2015年三季度开始,东吴基金规模出现“伪增长”,即总规模增长,但主要依靠货币基金。

公司债券基金曾在2016年末增长到41.34亿元的规模,不过,接下来一个季度便跌至7.28亿元。

东吴鼎利去年二季度带来了一个大麻烦,踩雷信威债导致净值大跌,并被发现公司自有资金在大跌前赎回“抢跑”。

2019年6月3日,上海证监局向东吴基金下发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指出其存在多项违规行为,包括在业务开展中未建立控制严密、运行高效的内部监控体系,未遵循基金份额持有人利益优先原则,办理相关基金份额的申购、赎回业务。

新帅被寄予厚望

对比东吴基金2018年与2019年的财务数据可以发现,2018年公司营收为2.3亿元,2019年营收为2.06亿元,下滑10.75%。净利润则从2898.29万元,断崖式下跌为-9532.21万元。

对此,有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如此的反差,可以推测其亏损或与爆雷后的赔偿有关。

而邓晖去年四季度挂帅,颇有临危受命意味。

上述接近东吴基金的人士表示,东吴基金成立以来,历任3位总经理,分别为徐建平、任少华和王炯,他们均有大股东方任职背景。邓晖是个例外,因此意外。 

从邓晖履历看,其为券业老人,曾在湘财证券、长江证券、齐鲁证券等多家金融机构担任副总裁、总裁等职务,但没有过公募基金从业经历。

邓晖成为东吴基金总经理后,将公司的办公地点搬到上海陆家嘴金融圈。

在乔迁致辞中,他表示:“把引进核心人才和行业领军人物、构建科学长效的员工激励机制,作为年度工作重点。”

此前,东吴基金因违规遭遇整改,停发新产品半年。近期已恢复业务,并在4月16日完成东吴新产业基金的二次首发。

东吴鼎利也在6月8日公告,即将召开持有人大会。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