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疾产品异化为理财受罚 三峡人寿年内扭亏或无望

黄坤
2020-06-09 04:20:46
该公司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三峡人寿今年一季度净利润亏损5170万元,亏损幅度同比扩大近6倍,偿付能力充足率也从上一季度的501.36%骤降七成至150.45%。

2020年,是三峡人寿战略布局的奋进之年,也是多事之秋。

6月5日,时代周报记者从业内获得银保监会通报显示,三峡人寿因违规销售产品组合,高调宣传保证收益率高达6%,且主附险保障严重失调,被监管点名通报,并叫停新产品备案6个月。

通报显示,截至2020年4月20日,已售产品组合中主附险的件均保额比例为1∶46,严重背离附加险从属于主险的基本设计原则。所有有效业务保险金额为13.55亿元,但主险保险金额仅有1.4亿元,“重疾+两全”的产品组合严重异化为理财产品。

6月5日,时代周报记者致函三峡人寿,该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三峡惠民保系列产品已停售。公司已暂停与华康保险代理公司的新业务合作,双方均在针对相关问题进行积极自查和整改,全面强化经营管控,提升风险管控力度,坚决杜绝此类问题的发生,确保公司经营行稳致远。

但该负责人指出,“此次问题出在产品组合销售规则不合理,并不是产品本身有问题,因此对已售出的保单,公司按原保险合同执行,保障客户权益。”

此次三峡人寿遭银保监会通报批评,究竟是产品问题还是销售问题?产品组合销售是违规的吗?叫停新产品备案6个月,又会对三峡人寿产生怎样的影响?

6月6日,沪上一位保险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禁止申报新备案产品6个月不仅会影响到保险业务销售业绩,也会导致公司偿付能力下滑。

该公司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三峡人寿今年一季度净利润亏损5170万元,亏损幅度同比扩大近6倍,偿付能力充足率也从上一季度的501.36%骤降七成至150.45%。

产品设计背离保障初衷

上述通报内容显示,今年4月19日有市场消息反映,三峡人寿旗下“三峡惠民保”产品组合宣传保证收益率高达6%,且存在可能诱发被保险人罹患重疾,但不申请理赔行为的设计模式,背离重疾险保障初衷。

经监管核查,三峡人寿产品组合销售规则不合理,且在销售过程中发现相关风险后,未及时采取有效管理措施。另外,针对相关保险代理机构在销售中存在的主副险搭配比例严重失调问题,该公司未有实质性整改举措。

针对华康保险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康代理”)在销售中存在的主附险搭配比例严重失调问题,三峡人寿向华康代理发出风险提示,但在发现主附险种搭配严重偏离重疾保障本源的情况没有明显改善后,未有实质性整改举措,直到相关问题被曝光,才停止与华康代理的合作。

对此,银保监会决定对三峡人寿采取禁止新产品备案六个月的监管措施,并要求其立即开展中介渠道业务清理整顿工作,强化销售行为和销售渠道管控,对存在的问题进行全面自查整改,严肃追究相关人员责任。

对于上述问题,6月5日,时代周报记者致函三峡人寿,其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接到监管通报后,公司第一时间召开专门会议,立即在全辖开展中介渠道业务清理整顿工作,强化销售行为和销售渠道管控,对存在的问题进行全面自查整改,严肃追究相关人员责任。

在今后半年的发展方面,三峡人寿表示,将坚守合规底线,在加强市场研判、优化资产配置、提升科技赋能,探索“轻重资产”平衡发展新模式。在现有经营能力范围内,以“稳健经营”为原则,做好互联网、中介等轻资产销售渠道;同时逐步培育当期投入较高,但能为公司创造长期价值增长的精致化个险渠道。

产品问题or销售问题?

公开数据显示,三峡人寿2019年全年保险业务收入9.17亿元,较2018年增长83倍。2020年一季度,三峡人寿的保险业务收入达7.37亿元,已超过2019年的五成。

2020年一季度,受疫情影响,保险行业正常生产与线下活动的开展都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难,三峡人寿保费收入缘何逆势上涨?

据年报披露,2019 年,保费收入排名前五的产品中,两全保险占据了两席。

6月5日,三峡人寿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此次问题出在产品组合销售规则不合理,并不是产品本身有问题。针对停售的三峡惠民保产品组合,我司将继续做好停售后的保全、理赔等后续服务工作,保障已承保客户的利益不受影响。目前,我司所有在售产品的销售运营等工作正常开展。

对于组合销售,6月7日,上海资深保险经纪人王乃群向时代周报记者直言不讳,“组合销售屡见不鲜,有诸多利好,比如能够助保险公司增加件均保费、实现风险对冲、整体业务风险分散等。同时对消费者而言,通过产品组合,也能最大程度帮助客户实现利益诉求,但绝对不能强制消费者购买。”

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在通报中也指出,人身险公司在产品组合销售时,应充分体现主险的保障特点和保险价值,不得本末倒置,过度强调附加险的保险功能;应根据消费者需求合理搭配产品,给予消费者充分的选择权,不得以附加险为诱饵捆绑销售或变相捆绑销售。

同时,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也强调,“产品设计应符合一般的保险原理和精算原理,不得通过组合销售直接或变相突破预定利率、保险期间等方面的监管规定;应明确主险与附加险的销售规则,强化销售行为和销售渠道管控,不得有引导、默许、纵容销售人员夸大保险责任、产品收益等销售误导行为。”

亏损扩大趋势 

2016年4月,三峡人寿获批筹建,2017年12月21日正式开业,成为重庆第一家保险法人机构。

事实上,成立短短两年多时间内,三峡人寿就因对保险销售人员的执业登记管理不到位、保险产品现金价值计算不合理等典型产品备案等问题遭到监管多次点名通报。

在经营上,三峡人寿也陷入“连年亏损”困局,开业两年多,三峡人寿累积净亏3.12亿元。

公开数据显示,从营业执照签发日(2017年12月20日)至2017年年底,三峡人寿即净亏8363万元;2018年三峡人寿再次亏损5796万元;2019年三峡人寿净亏损同比扩大105%至1.19亿元;2020年一季度,三峡人寿再亏5170万元。

6月5日,三峡人寿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坦言,从数据上来看,随着价值业务的发展,由于费用摊销原则上绝大部分费用在业务发展当期处理,因此三峡人寿当期的经营亏损有所扩大。

从偿付能力来看,三峡人寿2019年一季度、二季度、三季度、四季度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2515.99%、1983.03%、730.75%、501.36%,

三峡人寿表示主要是业务快速增长导致的偿付能力充足率下降。

经营亏损加大的背后,是频繁变动的人事结构,

据天眼查显示,仅在2019年,三峡人寿包括非执行董事、副总经理、总经理助理、首席风险官、监事等多个重要核心高管职位即发生更换。

自2018年5月起,担任三峡人寿总经理的安逸民于当年辞职后,由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长黎已铭于2018年12 月起担任临时负责人。直到现在,三峡人寿的总经理一职仍处于缺位状态。

6月5日,三峡人寿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于致华同志作为三峡人寿主持工作的副总经理,全面代行总经理职权,主持公司日常经营管理工作。公司各项经营管理工作有序开展,履职符合监管要求。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