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退出QE:考验中国央行的操作能力

2014-11-04 21:10:59

时代周报记者 刘巍 发自广州

美国退出QE的时间点终于到来,但纽交所的股价仅小幅下跌,众多分析师认为,这由于退出QE的消息已被市场提前消化。

与此相近的是,在不少国际金融专家看来,美国退出量化宽松对于中国经济的影响不大、并且可控。

据此,时代周报记者采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张明与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郭田勇。

外资会有撤离

张明表示,美国退出QE,会导致新兴市场国家资本外流。在中国,这一事实也在发生,三季度我国的国际收支表显示了较大额度的逆差,说明资本确实在外流。“由于资本流入的放缓或者资本流向逆转,外汇占款规模下降不少”,张明说。

此前有观点认为,2014年的外汇占款可能不超过2万亿美元。

但张明观察到,与巴西、南非等基本已经开放了资本账户的国家相比,美国推出QE对我国的冲击比较有限—毕竟我国的资本账户并未开放,如果冲击进一步加剧,外管局可以采取一些措施来遏制资本的过度外流。“这种冲击有,但没有其他国家那么大。”张明称。

而对于外资撤离可能带来的流动性紧缩问题,郭田勇认为,央行完全有能力通过货币政策和操作消除。

郭田勇认为,从长期来看,经济对外依赖、保持巨大顺差的经济模式不可能长期持续,它将走向终结。因此,央行传统的投放基础货币的模式也将调整。

而央行也早已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目前央行已在使用SLF(常备借贷便利工具)、PSL(抵押补充贷款)等新的提供流动性的形式。

“这不仅仅是工具的问题,”郭田勇说,当下和将来,央行不会仅仅通过外汇占款这种方式来投放基础货币。格局发生变化之后,央行在寻找和探索一种新的基础货币投放方式。

郭田勇解释称,美国退出QE对国内的流动性影响程度,一方面与央行的操作能力有关;而另一方面,因为中国是一个体量巨大的经济体,它自我循环、自我满足的能力较强,不像小型经济体,对货币的依赖性太强,容易受到影响。中国经济的惯性和自我消化、自我循环能力强,因此若国内的经济保持稳定,美国的货币政策对此不足以产生影响。

张明亦认为,美国退出QE显然会对央行的货币政策造成一定影响,央行将会通过逆回购等操作来释放流动性。

郭田勇认为,美国退出QE,对人民币币值的影响比较复杂。

“但总体来说,未来人民币的贬值压力还是在增大,”郭田勇说,这对经济会有一定影响,但仍然在可控范围内。

而在对外贸易方面,两位学者都认为对中国出口贸易的影响是比较有限的。“中国三季度的贸易数据,能够反映这一点。”张明说。

中小企业融资成本将上升

“尽管从总量上看,流动性下降不多,但对于我国中小企业来说,影响肯定是负面的,由于资金总量的减少,融资成本将上升。中小企业在融资方面的困境仍在持续。”张明表示。

但中国政府肯定会采取措施来对冲这种影响。在资本外流进一步加剧的情况下,央行可能在前期的定向降准之后,实行全面宽松的货币政策,比如适当地下调储蓄准备金率。这样就可以释放流动性,缓解资本外流造成的冲击。

也有观点认为,央行可能会降息,以此来降低中小企业的融资成本。

如果中国能够通过释放流动性充分的抵消QE带来的流动性影响,那么还是不会对中小企业造成太多困难。

张明称,大宗商品的价格未来还会继续走弱,从需求上看,目前国际需求仍然疲弱、供给整体上平稳外,大宗商品的结算货币通常是美元,美联储退出QE,会使得大宗商品价格承压。

对中国来说,大宗商品价格走低是利大于弊的。对中国企业来说,对能源和中间产品的需求量还比较大,所以大宗商品价格的下降,可以降低进口成本。但同时,中国的PPI(生产者价格指 数)近年来持续较低,连续三年均为负增长,大宗商品价格走低,将会使这一点加剧,这可以算是一项不利影响。

过去数年,的确有大量跨境套利的现象,但现在随着美国退出QE,会对套利的空间形成挤压。美国经济的复苏,本身也会使得利差减小,因此跨境套利现象的确会因此减少。张明认为。




更多相关评论见 【时代议题: 美国QE后时代】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王毅霸气回“怼”:美国的“滥诉”是“三无产品”
全国人大首场发布会,发言人“硬核”回应中美关系
大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姚余栋:保持货币政策稳健,中国无需“抄作业”
欧债危机重演?后疫情时代,意大利政府债务问题凸显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