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养老院?看完这个你就知道还是居家模式合适

冯珊珊
2020-06-02 19:03:53
养老是一个社会问题,没有系统的顶层设计,将会带来非常严重的后果。

今年全国两会,全国人大代表、齐鲁制药集团总裁李燕提出建议:加快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体系建设。

李燕认为,我国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体系仍面临一些问题:一是养老服务相关法律法规体系不完善;二是养老服务供给资源不平衡,目前多以提供日常生活服务为主,缺少专业化的精神文化服务;三是养老服务人员综合素质不高且专业人才短缺;四是社会力量参与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不足。

李燕认为,国内可以借鉴国外关于社区居家养老的经验,具体包括,加强顶层设计,从制度上保障养老服务体系建设;支持和鼓励社会参与,扩展灵活多元养老主体;重视人才培养,提升服务的专业水平。

“养老服务体系建设是关系千家万户的民生问题,也是有效应人口老龄化问题的应有之义,作为一种重要的养老模式,社区居家养老受到政府高度重视和推广。”李燕表示。

“养老是一个社会问题,如果单纯的从是否盈利的角度出发,放任社会资本完全按照市场化的方式去投资建设和运营,而没有系统的顶层设计,将会带来非常严重的后果。”国内DRG领域的资深专家、复旦大学公共管理博士后、中国联通集团医疗健康首席专家刘芷辰1日向时代财经表示,养老体系建设需要综合考虑如何进行更符合中国特色的顶层设计。

居家养老大势所趋

“单纯把注意力集中在只解决3%的机构养老的问题上,无法满足中国剩余的97%的老人养老问题。”刘芷辰表示。

目前,我国养老服务体系由居家养老、社区养老、机构养老三部分组成。但实际上,无论是公立养老机构还是民营养老机构,都只能解决很少一部分老人的入住问题。

“机构养老的服务,其实主要还是针对失能和半失能的老人比较适用。”刘芷辰介绍,我国很早就提出了关于养老模式的“9073”的建议:即90%身体状况比较好的,愿意和子女在一起的老年人,采取以家庭为基础的居家养老。7%的老年人依托社区的养老服务中心,提供日间照料。3%的老年人通过机构养老予以保障。

刘芷辰曾经去过一个国内大型的省会级城市进行养老模式调研,该城市一位负责全市养老机构与社区日间照料机构等信息化运营监管的厂商就介绍称,事实上该市大部分老人还是采取的居家和社区养老为主,而该市政府办的公立养老机构的床位实际入住率不足一半,“这就是一个非常真实的案例。所以我们应该将更多的精力集中在如何解决适合我们国家的老人特点的养老模式的构建,并提供配套的支撑。”

“居家养老是解决我国未来90%以上老人养老问题的大方向,具有巨大的市场前景。”刘芷辰认为,政府需要在这方面加强与之相配套的相关医疗、健康管理、长期照护相关服务的配套保障机制、服务团队、机构以及相关支付保障等各方面的综合体系的构建上加强顶层设计,统筹考虑。

“其中,关于跟居家养老有关的一些配套的社区照护服务机构的新建、长期照护团队的人才培养以及专业化质量评估、相关服务质量与服务人员的监管等这些是需要政府进行购买来提供的,但是针对老人的一些个性化服务需求,比如老人居家的一些物联网、可穿戴终端,个性化健康管理服务等,则可以通过鼓励社会资本投入建设。”

刘芷辰曾对国外的养老模式进行过深入研究,“从民族文化,生活习惯等方面综合来看,可能日本的以社区和居家为主的养老模式更适合中国的国情。这种养老模式更加强调通过社会化的提供长期照护的服务来解决居家和社区养老需要的照护需求。”

通过长期照护体系不仅能够帮助构建社会凝聚力,还能够带来诸多潜在的益处,包括减少对急性医疗服务的不当使用、帮助家庭避免高昂的医疗费用以及将妇女解放出来去承担更多的社会职能。

支付问题亟待解决

“将长期照护视为一项重要的公共福利,这个定位至关重要。”刘芷辰发现,虽然日本是一个高度老龄化的社会,但是很多独居老人还是能够得到很好的照护服务,这跟他们相对成熟的服务体系和照护保险支付制度有很大关系。

“目前来说,中国社会需要解决一个制度性问题,就是养老照护的社会保险支付的问题。”刘芷辰解释,我国现行的五险一金的社会保障体系里,是不包含针对老年人的长期照护保险制度的,也就是说,老人只有生病了,才能通过医疗保险来解决医疗支付的问题。老人的日常生活开支是通过养老金来进行支付。但是如果老人是失能或半失能老人,又不能长期住院治疗,这时候庞大的照护费用的支付就完全要依靠老人及家人的自费来解决。

2f7071c42466a1cc0cb8411bfc0906ce.jpg

虽然我国部分试点城市已经启动了长期照护险的试运行,但是,筹资问题一直没有得到一个很好的解决。

“从长远来看,长期照护险其实是应该通过强制保险制度来解决的,也就是说,其实应该通过比如实行六险一金,把长期照护险纳入强制保险的制度保障,要求大家都来提前储蓄自己的养老照护保险,到了老年时再进行消费。这样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未来中国将会出现庞大的需要老年照护人群的支付问题。”

刘芷辰坦言,这里面还存在一些技术支撑的问题,比如针对不同的老年人,其身体状况可能是不同的,其照护险的支付标准也应该根据老人的不同身体状况进行评估区别对待。此外,同一老人在不同的时期其身体状态也是不断变化的,需要定期进行评估,以确定照护险的支付标准。

“国家应该在长期照护险的支付评估标准方面统一设置评估标准。”刘芷辰认为,我国在构建长期照护系统的体系化设计方面,无论是从财政制度、保险制度、服务队伍和质量保障方面,都有很多亟待提升和加强之处。

“当然,这些方面社会资本也可以参与进来,但是如果不能形成一个有序的良性循环的生态体系,还是无法保障可持续的发展。”刘芷辰表示。

和与日俱增的服务需求相比,养老护理员呈现出需求大于供给的现状,能够提供失智照护、安宁疗护等机构严重缺乏。

“养老服务体系建设是关系千家万户的民生问题,也是有效应人口老龄化问题的应有之义,作为一种重要的养老模式,社区居家养老受到政府高度重视和推广。”李燕表示。

李燕从制度建设、人才培养、社会参与、新技术运用等方面,提出如下建议:加快我国社区居家养老法律法规体系建设,完善相关政策规定;完善社区养老文体设施建设,丰富老年人精神生活;建立专业人员与志愿者相结合的居家养老服务队伍;拓宽养老资金筹措渠道,形成多元化和多渠道投入的发展机制;运用新型互联网技术,创新居家养老服务新模式。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数读中国上半年财政收支账:聚焦养老、教育、民生,政府过“紧日子”
医养结合,高品质服务模式打造养老行业新典范
稳健还是激进投资?养老金要成资本市场压舱石,先回答这个问题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