滔搏首份财报:疫情影响明显 主销耐克阿迪

张梦琳
2020-05-29 18:42:08

国内最大体育用品零售商滔搏国际控股有限公司(6110.HK),在聚光灯下发布了上市之后第一份财报。

5月25日,滔搏发布截至2020年2月29日年度全年业绩公告。财报显示,报告期内,该公司实现营收336.9亿元,同比增长约3.5%;经营利润为33.03亿元,同比上升2%。

虽然营收和经营利润仍在上升,但增速有所放缓。

根据2019年中旬滔搏公布招股书显示,截至2017年、2018年和2019年2月28日年度,滔搏运动的总收入分别为216.9亿、265.5亿、325.6亿元人民币,营收增长保持在22.5%左右,经营利润分别为19亿元、22亿元、32亿元,也增幅均高于2%。

对此,滔搏在业绩报中坦言,年初爆发的大流行病对全国零售业带来近年最为重大挑战,为公司业务运营带来显著影响。

“在疫情的影响下,线下门店没有办法开业,所有的零售业都会受到一定冲击。”5月27日,滔搏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不过,这并没有影响滔搏在资本市场的表现。截至5月29日收盘,滔搏股价涨至11.00港元,股价或有望挑战其上市以来高点11.28港元。


打造私域流量

在业绩发布后,券商对滔搏看法不一。

其中,美林证券、大摩和交银国际都看好滔搏市场潜力,维持“增持”或“买入”评级。

但瑞信却持相反观点。瑞信予滔搏“中性”评级和9港元目标价。并称下半年滔搏收入按年下滑4.2%至167.33亿元,净利润更大跌14.9%至8.39亿元,均逊于该行预期。

公开资料显示,滔搏业务以线下为主,直营门店营收占比高达80%以上。

据滔搏招股书及财报显示,2017年至2019年2月底,滔搏联营及租赁开支成本分别约为27亿元、29亿元、33亿元,到了2020年2月底,滔搏联营及租赁开支成本降至32亿元。

滔搏在招股书中坦言,“我们主要与百货商店或购物中心的联营协议或租赁协议经营我们的门店,联营及租赁开支占公司现金流出的很大一部分。”

为释放压力,滔搏新开门店增速已经在放缓。

从招股书和财报中了解,2018财年,其门店净增加697家,占当期期末门店总数的8.4%;对比之下,2019财年,门店净增加仅41间,占当期期末门店总数比只有0.5%。

与此同时,滔搏正在推进“关小店开大店”策略。

据财报显示,规模在150平方米以下的门店已经从2017年的5918家门店减少到了5732家,相反,300平方米规模门店从200家增加至612家。

“在高线城市,成本肯定是会高一点,但相对来说,单价或者成交价也会相对高一些。”滔搏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事实上,为了吸引消费者“再次光临”,滔搏强化了会员体系和私域流量。

2016年,滔搏推出“TopFans”会员计划。

公开资料显示,2020财年,滔搏的累计注册会员数达到了2720万人。在截至2019年11月30日,会员贡献的该季度店内零售总额(含增值税)比例达到了86.2%。 

基于庞大流量基础,滔搏同时发力建设以门店为基础的社群,通过建立聊天群或门店公众号,加强消费者粘性。

在此战略下,滔搏单店销售增长成效显现。据招股书和财报显示,滔搏的单店平均销售额从2017财年的300万元增至2019财年的380万元,2020财年进一步增至397.8万元。

品牌依赖忧患

从招股书和财报数据来看,滔搏主力品牌是耐克与阿迪达斯,两者的收入占比高达90%左右,其余包括彪马、锐步、亚瑟士在内的十多个品牌收入只有10%左右的占比。

“耐克阿迪在运动市场就是稀缺资源,对于滔搏运动在本土运动市场强力复苏过程之中,抢占优势稀缺品牌资源更利于用户吸引。”5月27日,纺织服装品牌管理专家、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程伟雄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不过,与阿迪达斯和耐克合作的并非滔搏一家。

在港股市场上也做运动鞋服经销商的宝胜国际(03813.HK)同样是二者主要经销商之一。据咨询公司Frost&Sullivan的数据,以2018年零售额计算,滔搏目前是国内运动鞋服零售市场的行业龙头,市场份额达到15.9%,比第二名宝胜国际的市占率高出4.3个百分点。

“阿迪耐克不仅和头部经销商合作,自身也有大量旗舰店,并且这些品牌还有大量工厂店,在这种状况下,滔搏面临的竞争压力可想而知。”5月28日,北京京商流通战略研究院院长赖阳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滔搏也在招股书中指出,其零售协议的期限通常为1-5年,若未能与品牌合作伙伴保持良好关系或未能续签零售协议,滔搏国际自身的盈利能力及业务前景可能会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这成为滔搏的隐忧之一,与此同时,公司毛利率也有所影响。

根据招股书和财报显示,从2017年到2020年2月29日,滔搏运动毛利润率在41.8%-43.2%之间。

但作为国内品牌方的安踏、李宁毛利率在2019年分别达到55%和49.1%,国际品牌阿迪达斯和耐克在2019年的毛利率也分别为52%和44.7%。

针对毛利率低于同行的问题,滔搏运动解释称,毛利率下降的主要原因是不少生产厂商建议其零售价使用低于平常水平的折扣。

赖阳认为,受制于上游品牌商和下游客户的影响,滔搏运动作为中间商在整个产业链环节话语权较小,缺乏对上游品牌商的议价能力以及核心竞争力,从而被压缩自己的毛利率。

“滔搏平台可以基于对消费者运动需求各个环节的参与,借助其自身门店、客群、经验等优势向平台参与者提供差异化服务,超越传统的渠道商,并非简单作为‘中间人’帮助品牌商售卖商品。”程伟雄建议道。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