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机构陷运营困局 全日集中照料社区呼吁正名

冯珊珊
2020-05-26 17:54:45
不同类型的养老机构在运营模式和收费模式方面以及定位方面差异巨大。

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太保寿险上海分公司副总经理周燕芳建议,民政等相关部门将“持续照料退休社区”(即“CCRC”)认定为养老机构。

周燕芳建议,将养老机构备案条件真正聚焦在基本核心要素上;明确养老床位的核定依据,限制民政部门在床位核定上的自由裁量权,做到“应核尽核”;给予CCRC与非营利性机构一视同仁的政策待遇。

保险、地产抢养老机构先机

国家统计局数字显示,2018年,中国65岁以上老人1.67亿,占比达到11.9%。近年来,老人数量持续增长。预计到2050年,中国65岁以上人口将接近3.7亿,占比达到26%。这意味着不到4个人中,就有一个65岁以上的老人。随着我国老年人口大幅增加,社会养老机构也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

“如果从投资主体的类型来划分,可能最多的还是集中在保险和地产两大类型的企业为主,而且这些企业投资兴办的养老机构多数是高端或偏高端的养老机构,甚至是一些养老或康养地产项目。”国内DRG领域的资深专家、复旦大学公共管理博士后、中国联通集团医疗健康首席专家刘芷辰向时代财经表示。

刘芷辰介绍,当前我国社会养老机构的参与主体主要分为两大类型:

第一种类型是公立养老机构,主要投资主体是以国家与地方的民政部门为主导兴建的养老机构,也包括公建民营的养老机构,即养老机构的基础设施是由政府投资建设,而运营采取外包给民营机构运营的方式。

第二种类型是民营养老机构,这种类型完全是由民营资本自行投资建设,完全采取市场化运营的方式进行运营,其参与的投资主体现在很多,包括很多大型的保险公司如泰康,地产公司如绿地、华润集团等,银行如光大等,还有很多国资背景的大型央企,以及国内比较大型的一些多元化集团企业等,也都纷纷开始积极布局养老机构。

“由于养老地产资金投入量大,包括医疗、康复护理、交通等配套设施,需要有雄厚的资金作保障。所以,一般在此布局的都是保险和大型地产公司。”刘芷辰表示。

另外,从行业发展属性上看,2013年地产行业进入“白银时代”,人人弯腰都可以捡到黄金的时代结束了。在此时间节点前后,地产公司纷纷开始进行多元化业务尝试。随着老龄化社会的到来,健康、养老产业被认为发展前景巨大,对许多地产商来说,这也是一个“曲线救国”的好方法。

目前,远洋、万科、保利等许多地产商已经在养老和康养领域布局多年,并且形成了独特的发展模式。鉴于养老产业本身是一个长周期、慢回收的产业,与地产公司在建设周期、资金回笼期上较有差异,因此地产商对养老产业的布局本质上并没有离开地产的大框架,追求的是投资带来的与地产主业的协同效应,形成一种新的生态圈。

556a3c74592862602667cebfdfa7f03f.jpg

现有运营模式尚待优化

据刘芷辰介绍,不同类型的养老机构在运营模式和收费模式方面以及定位方面差异巨大:

第一种类型的公立养老机构主要的运营模式是依靠政府财政拨款为主。

“其中,有些养老机构为政府举办的集中供养五保人员的农村养老机构和收养三无老人的城市养老机构,几乎全部依靠政府拨款,不收取任何的费用。还有大部分政府公立养老机构会收取入住老人已定的床位费,但人均收费基本是在几百元到几千元不等,相对比较便宜。”

第二种类型的民营养老机构,除了政府的补贴和来自社会的捐赠外,则主要依靠向老人收费。“收费标准从几千元到几万元都有,相对比较高。还有部分养老地产类或保险公司举办的养老项目有会员门槛的限制,必入需要先购买上百万的保险产品才能够享受到入住养老机构的资格等。”刘芷辰表示。

刘芷辰认为,“社会养老机构需要针对不同类型的老人进行精准的用户定位与需求分析,才能更好的挖掘老人的消费意愿,并提供老人更愿意购买的产品与服务。”

目前,国际上的一些主流分类方式将老人分为活力老人、半失能老人、失能老人。刘芷辰认为,针对这三种不同类型的老人,其养老需求是不同的,所要提供的养老服务也应该有所不同,各有侧重。

“比如,针对活力老人,他们大部分时间身体都是比较健康的,但是有可能会有一部分老人有慢性病,比如高血压,高血糖等,针对这些类型的老人,需要提供的养老服务需要综合考虑老人的不同需求,包括寻求社交、旅游、娱乐、学习、生活便利、就医与健康管理等方面的需求。”

“针对半失能和失能的老人,则要更多的考虑长期照护和就医提供与养老的日常服务提供相结合的服务。而针对活力老人,让他们放弃跟子女在一起生活,或者离开相对比较熟悉的朋友、邻居和居住环境,选择去养老机构生活,大部分老人还是不太能够接受的。”

“所以,资源的配置如何能够更好的适应中国当前的老年人群真实的养老需求,是需要引起社会资本高度关注的。”刘芷辰表示。

为CCRC正名

近年来,国外成熟的“持续照料退休社区”(即“CCRC”)进入中国养老市场。CCRC是一种提供全日制集中居住和照料、护理、娱乐等综合服务的养老机构,在中国尚属新业态。据悉,CCRC兼具多重功能,通常分为自理区、介助区、介护区、失智照护区等,服务模式也较为新颖,因此受到广大中产阶层的欢迎,成为我国养老消费升级的重要方向,对于拉动内需、扩大就业、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具有重要意义,不少保险公司参与其中。

然而,当前我国的CCRC还不能以养老机构的身份名正言顺地开展业务。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养老产业统计分类(2020)》(国家统计局令第30号)并无CCRC的相关定义,也没有明确将CCRC纳入“机构养老”的类别中,导致各地主管部门对其是否应认定为养老机构见解不一。

“大量已在运营的床位处于无监管、无登记的状态,导致国家出台的一系列针对养老机构的扶持政策与CCRC无缘。”据周燕芳介绍,即便某些项目有幸被认定为养老机构,最终核定的养老床位数一般不超过项目总床位数的50%。

为解决CCRC身份认定问题,周燕芳建议一种思路是在现有分类标准框架下,将自理区认定为养老公寓,将介助区、介护区、失智照护区等认定为养老院、护理院;另一种思路是对现有分类标准进行扩充,在“机构养老”大类下面新增CCRC一个小类。“给予CCRC与非营利性机构一视同仁的政策待遇。”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中国飞鹤发布澄清公告 否认沽空机构所有指控
业绩强势增长,财务结构持续优化,新力控股获三大国际评级机构“稳定”展望
时代早课 | 机构前瞻本周三国央行利率决议
大盘股尾盘再拉升 机构称预调仓系统下单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