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缠斗内耗大 在线音乐转战直播场

范文茜
2020-05-26 04:17:20
互联网产业观察人士张书乐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版权对在线音乐平台而言,仍然是核心竞争力的存在,但商业模式的问题日益突出。现阶段各方都希望弱化版权的价格竞争,把焦点放在如何把版权变现、发挥更大作用上。

“网易云音乐愿意与任何版权方进行版权采购及合作,帮助他们在中国市场进行音乐作品的发行和销售。”5月25日,对于是否与索尼、环球唱片公司有合作意向的问题,网易云音乐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如此回复。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版权问题都是网易云音乐发展路上最大绊脚石。

5月20日,网易一季度业绩说明会上,当投资者问到网易云音乐的问题时,网易CEO丁磊显得有些激动。此前几个季度连续炮轰有唱片厂商垄断音乐版权、抬高价格后,网易云音乐始终让丁磊“意难平”。

一边是竞争不断加剧的版权争夺战,另一边不断商业化变现的窘境也让在线音乐平台倍感压力。

以腾讯音乐为例,2020年一季度日活用户数超过6亿,用户付费率只有6.5%,而其在版权等方面的各项成本却高达43.34亿元人民币。

5月25日,互联网产业观察人士张书乐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版权对在线音乐平台而言,仍然是核心竞争力的存在,但商业模式的问题日益突出。现阶段各方都希望弱化版权的价格竞争,把焦点放在如何把版权变现、发挥更大作用上。

用户注意力分流

七麦数据显示,2019年以来,网易云音乐、酷狗音乐、QQ音乐在免费应用排行榜上的排名呈下降趋势。

此前,这几大平台每月能进入免费榜TOP20甚至TOP10,进入2020年则下降到20名之后。

截至记者发稿,音乐类应用排名最高的网易云音乐只排在26位。

为吸引用户、提高活跃度,腾讯音乐不得不投入更多成本。

“增收不增利背后,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营销成本不断上升。”5月22日,太平洋证券传媒互联网分析师倪爽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财报数据显示,一季度,腾讯音乐运营支出11.6亿元,其中销售和营销费用为4.81亿元,同比增长10.1%;2019年全年,该项费用支出为20.4亿元,与2018年全年相比上升近20%。

倪爽认为,获客成本上升、用户活跃度和付费意愿增长乏力背后,一个不可忽略的事实是,在线音乐正受到其他在线娱乐平台对用户使用时长的竞争。

QuestMobile发布的《2020中国移动互联网春季大报告》与极光发布的《2020年Q1移动互联网行业数据研究报告》均显示,用户总使用时长同比增量TOP10领域,分别为短视频、移动游戏、在线视频、在线阅读等,在线音乐并不在TOP10之列。

“截至2019年12月,移动音乐月活用户规模增幅仅有0.9%,用户规模增长停滞,平台进入存量用户争夺阶段。”5月22日,易观智库高级分析师何利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受有声阅读、移动电台等快速发展,音频娱乐领域用户注意力有所分散,移动音乐市场正面临来自行业内外的竞争。

版权成本居高不下

除受到其他在线娱乐平台竞争外,版权更是长期制约在线音乐平台发展的问题。

在过往的财报会上,丁磊已多次谈到版权问题,炮轰云音乐版权短缺是因为“有公司在市场搞垄断,囤积居奇。”

5月20日,丁磊再次就版权问题发声,表示“在拿版权方面,网易愿意花钱去购买任何一个可以销售给我们的版权产品,但问题是目前个别厂商不愿意卖。”

在腾讯音乐不断巩固自己版权护城河的情况下,网易和阿里走到了一个阵营。

2019年9月,阿里巴巴注资7亿美元入股网易云音乐,资本加持后,网易在音乐版权上奋起直追,先后与滚石唱片、华纳版权、吉卜力工作室等达成战略合作。

其中,少城时代和华纳此前均为腾讯音乐的独家版权。

而腾讯也丝毫未松懈。在3月底与环球音乐版权协议即将到期时,以34亿美元拿到了后者10%的股权,进一步巩固了双方的绑定关系。

各方在版权上争夺不断,带来的是巨大的成本压力。

丁磊强调,版权费用目前依然是云音乐最大的成本支出,并指出世界三大唱片公司在中国采取独家销售模式,使音乐平台要花超过合理价格2―3倍的成本购买。

腾讯音乐在版权费用等方面的成本支出也一直攀升,2019年第二季度至第四季度,其营收成本分别为39.6亿元、43.0亿元、48.1亿元,分别同比增长46.1%、42.9%、34.9%。

张书乐指出,对音乐平台来说,版权很重要,丰富的曲库资源是提高用户黏性和付费率的重要武器。但也要面临投入回报比的问题,不能一味依赖版权,版权音乐合同到期后仍需要继续付费,意味着在线音乐平台将一直为内容付出高昂成本。

构建多元商业模式

正如丁磊所说,版权缠斗更多是一种内耗。

在张书乐看来,在巨大成本压力以及付费率增速缓慢的局面下,音乐平台必须跳出版权音乐播放器的模式,并增加更多附加值,才能摆脱版权战争。

正因如此,眼下腾讯与网易的“战火”正蔓延到音乐直播领域。

今年1月,网易云音乐宣布旗下LOOK直播的音频直播功能上线8个月即已占据行业第一阵营的位置,营收能力达到行业一线水平,30多位音乐人主播在LOOK直播上年入超过百万元。

“直播是我们变现的一种手段,但不是唯一手段。”丁磊表示,并不担心云音乐的商业变现模式,相信网易会创造出与众不同的商业模式。

网易云音乐在回复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平台已建立起多元健康的商业模式,主要包括付费会员、广告、直播、数字专辑等。其中,会员模式是最为重要的模式。

与此同时,在线K歌市场竞争也呈现白热化。除腾讯的全民K歌之外,阿里去年也上线了唱鸭、鲸鸣等两款K歌应用。

今年3月,网易云音乐则上线了一款名为“音街”的K歌应用,开始强化其音乐社区的社交属性。

面对对手步步逼近,腾讯音乐把目光又投向了长音频领域。

今年4月23日,腾讯音乐宣布推出长音频新产品牌“酷我畅听”,与阅文集团在长音频领域达成战略合作。

但在音乐行业观察人士范志辉看来,目前长音频市场中,已经有荔枝、喜马拉雅、蜻蜓FM等在线音频头部平台,腾讯音乐与这几大成熟玩家的用户竞争不可避免。另外,从荔枝2019年Q4财报来看,付费转化率不足1%,要想把长音频蛋糕做大,还需一段时间去教育市场。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